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uppets'Drama】小说+插画

——欢迎约稿(详见版块/置顶日志)

 
 
 

日志

 
 

【《艳·倾城》·文·原创】Chapter 1  

2017-04-13 16:19:16|  分类: 《艳·倾城》公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也把这个发布一下吧。

【正文】
“锵——夜过三更,小心火烛——”打更的吆喝着,在铜锣上打出“哐锵”的声响。三更过后的皇城异常的宁静,在黑夜的笼罩下现出一丝诡异。
然而三更后的世界里,这里明显的才正开始它一天中最热闹的时间。街边二三层的小楼外,打扮得花枝招展、脸上涂脂抹粉、姿态矫揉造作的女子发出娇嗔的声音伸手将门外路过的公子小哥朝门里拉去。小楼高层的窗户上趴着依旧如此的女子,挥着丝帕高声招呼着。小楼里嘈杂的笑声此起披伏,在这里这样的光景并不鲜见,人们称这条街为“花街”。
顺着小道,骑着高头大马的少年停留在“玉春坊”的门外,纵身一跃便稳稳当当地落地。将缰绳递给小楼门外的小厮便走进门内,仿若已经习以为常一般。见有贵客来,老鸨连忙亲身而迎,卖着谄媚的笑容询问道:“柳公子,今天可来了呀!哎呦,已经有那么长时间没有看见您了,还以为您今后都不会再来了呢!今天可有什么需要的,大可以尽管吩咐,一定给您照顾地服服帖帖的。”听闻到老鸨的话语,少年并不以为意,只是依旧说着与往常相同的话语:“把你们这儿的头牌给我叫来!”话音刚落就随手将一锭丢与老鸨。老鸨慌忙着接好,双手展开一看是锭金元宝,嘴角都笑得合不拢。马上将其在齿间一咬以辨真伪,见其如此举动,少年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轻蔑,但接着只说一句:“那我就到往常的地方去等她了。”语音还未落就已移步上楼朝往常的房间走去。
才刚为自己满上了茶水,房间的门扉就被人推开。走进一位脸上虽也涂脂抹粉但明显气质又比其他要略高许多的女子,女子走进屋内,朝着他颔首一笑,这便是打了招呼,然后就径直走到少年身边的空位处坐下。
瞧见对方此等举动,少年微微有些不悦:“都是老主顾了,何必要以如此姿态对我?”听闻此言,女子掩嘴微笑:“正因知您之心,方才如此这般带您的呀!”今次,又有什么苦心之事要与我倾诉的呢?”少年听闻不免有些窘迫,原来自己早已被人看穿,于是也不好再继续隐瞒便直言:“其实,今次是有一大苦心之事来诉,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才好?”
柳墨颜,乃柳氏将军府三子最末,同时也是柳将军最宠之子。现任于禁卫军总统司之职,然似有许多苦水,于是便时常向“玉春坊”头牌柳柔柔倾诉。说起来,两人并无任何渊源,只因对柳墨颜而言柳柔柔就如知己一般的存在,方才如此。
门外小厮拽着缰绳,马儿似乎不怎么老实,让小厮花费精力许多。路过“玉春坊”的路人每每看到马身所配骑鞍都不免有些唏嘘。
“那个是柳府小公子的马吧!”
“是的呀,看那所配骑鞍就可以知道是谁的了。”
“真是可惜了,他现在已任命为禁卫军的什么总统司,若不是如此的生性风流也早该是个人人赞之的好男儿了。”
……
走在门边,还未走出门外。听闻到路人对自己的评头论足,柳墨颜虽说并不是很在意他人的说辞,但心里明显的还是有些自知。可如今自己在世人眼中的此等模样,又到底是谁造成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