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uppets'Drama】小说+插画

——欢迎约稿!!!

 
 
 

日志

 
 
关于我

自由画师+自由写手(欢迎约稿)二次元, 耽美狼,声控,正太控,美型控,本命众多。娃麻(等我后续多拍照片),乐器宅(等我以后发作品),唱见(努力中)。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文·同人】【APH-湾娘】《玻璃上所映照的你的身影》  

2017-02-08 09:09:34|  分类: 私·写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也是参本文,是【童话穿越改变】的主题。嗯本窗了。
选写了【牧羊女和扫烟囱的人】,字数:6087(以word计数为准),完稿日期:2014年10月16日。

【正文】
不知道在那未来的什么时候,自己会被无心亦或者有意的行为从这安稳的桌布上被迫离开随之坠落,重力的作用滚落在地毯之上,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只是增加几分磕碰脱落剥掉颜色的痕迹,否则等待着自己的就只有残碎的疼痛。
也许这样形容自己的感觉会令人感到有些奇怪,但事实上作为一个瓷作的装饰玩偶,肢体的重度破坏就等于了自己生命的结束,等同于人类的致命伤,等同于死亡。
每天都像这样独自一人呆立于这一方的平静,一只手持有做工精细的木杖,很清楚的能够清楚她的身份。鲜红的长裙被另一只手执起裙摆,身上穿着缀满布艺所扎的玫瑰花样的装饰的长裙。鹅黄绒边的田园风帽子扣在头顶,质地与自己柔亮的黑色长卷发相得益彰。脚上穿着镶有金边的短靴迈开半步站立着,整体的造型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如此这般的可爱美好。
当然这是大家给予自己的评价,其中不只有人类还有那些同处于这间房间的“小伙伴”。想起刚出生的那一天,制作的工匠还在烦恼到底该给我这样一尊新出炉的白胎涂上怎样的颜色的时候,放在自己身边已经完成的那件作品侧过脑袋对自己面带着柔和的微笑。头上戴着梅花样的发饰,身着着缀满了白色亮珠的粉红色民国时期的女式服装的她,却有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容。
很久以后自己都还在向往着希望能够成为和她一样美好的存在,但直到身上的颜色已被涂满,直到自己从烧窑里被取出冷却,这时自己才知道自己被赋予了“牧羊女样林乙玲”的身份,说起来还算得上是比较稀有的限量品。但就算是身负了如此般的姓名,摆在了贩售橱柜上的一侧,侧过头来清楚地看见在另一头的她,心理满满地都是羡慕。不需要更多的名字,想要成为自己所认可的模样自己所认可的美好。
从第一天来到这间房间里以来,自己就深受着大家的喜爱与呵护。不论是在什么时候,哪怕是那位只要一说话就能够发出充满着魅力的声线的女主人手上拿着抹布擦拭着自己脚下的木桌的时候。细心地将自己周围的环境抹干净,轻巧地将自己移动到其他已经收拾好的地方。每次被这样悉心地照顾,自己都会觉得自己的存在是真正地拥有着价值的。
每天,应该是可以这样认为吧,自从自己成为这房间里的一员的时候,就有一双眼睛在不远处注视着自己这边的方向,无时不刻地关注着自己的存在。
说起来在这间房间里除了摆放自己的木桌以外,还存在着一面看起来就有些年月并且手工一流的富有装饰性的碗柜,但内行的人都会知道碗柜这种家具比起碗盘其实杯盏套组的数量要多的多。当然这面碗柜同时也是这样,女主人相当热衷于购置整套整套的杯盏,好看的花纹缀于光滑细腻的杯面,合手的杯把握在手里满是安心。一张一合,碗柜里的东西迅速的增加,华美的内容大概就是能够体现他的价值。
当自己第一次有注意这面碗柜的时候,虽然这是自己自从出生以来第一次去好好注意这美好事物的工艺,却曾有被这其上的装饰性的手工木雕惊叹到的经验,又或者其实就是因为是第一次的审美才会那么轻易地就被迷上。心里有些兴奋地,兴奋于自己的小小发现,兴奋于对这世界的美好向往。
蔓藤花纹和叶子,大概算得上是上面那些木雕花纹中的主要内容。碗柜的上面缀满了玫瑰和郁金香之类的花朵纹样,奇奇怪怪的蔓藤花纹缀于其间。但是如若仔细地注意其中的小细节便可以发现在这些花纹中间竟有一只小雄鹿的脑袋露了出来,头上的花角看起来简直在可爱的范畴上又增添了几分。
碗柜看起来很老旧,虽然自己找不到任何可以做这种认可的理由。只是像这样默默地在内心里认为着,毕竟至少在这间屋子里的主人与女主人之间的谈话中没有一次有谈及关于这面碗柜的事情。
“现在你可以有一个丈夫。”
这句话就像曾几何时被告知过的一般,听在耳里已经有很多次了,而现实告诉自己自己的判断很明显是正确的。然而与往常一样,这件事情自己不存在任何选择的权利。在那碗柜的中央其实还雕刻了一个类似人类的全身像,然而这放在前面自己是不愿意主动述说的,毕竟在自己内心深处是属于排斥的范围。
总体来说,他的模样看起来的确有些好笑甚至可以说是带着些恶趣味,至少一般的人是不愿意喜欢他的,当然这也包括了作为牧羊女的自己。他的样子看起来像是露出了牙齿,但是从基本上而言是不能认为这就是他给出的笑容的,毕竟从各方面来看都不是这样。他的腿看起来和公羊的腿一模一样,他的额头上长出了一些类似于小角的肉状物,再加上那一把长胡须,果然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山羊与人类的结合体。
不用去管这山羊与人类的结合体人类的小孩所给他赋予的姓名以及他在这间房间里在这些“小伙伴”中的声望与地位,不用去管曾说起那句话多次命令自己决定丈夫结婚的自以为是自己的“老祖父”的对象到底是谁。毕竟在这所有之中,自己都不愿意去顺从,自己要亲手决定自己的命运与幸福。
就算每天都只是睁着眼睛眯缝着,一道完全可以忽视到无法察觉的视线,不知道为什么对自己而言却是那样的刺眼。说起来每天那可以感觉到被注目被偷窥的视线,这下看起来可以很好地找到眉目。不想要去了解对方的过往,不想要去认可对方的作为。至少在自己心里的深处是可以确认这样的一件事情的,对方足够可以令自己感到厌恶。
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有着怎样的原因,现在正在自己的身边立着一位脸上沾染着黑色的脏污,身穿着已经无法猜测原本的颜色的厚重的外套,里面还穿着看的出来是还保留着纯白的衬衫,头上橘色的看起来就像个稻草窝隐藏在帽子的下面,脚上穿着的单鞋看起来一点都无法保暖的人偶。真是令人无法相信,这样的他竟是与自己一样是瓷的。不知道该怎么来称呼眼前这一位看起来超级狼狈的新邻居,当然也只是在他进行自我介绍之前为止。
他说他并不太清楚自己的名字,但是却知道自己的身份也就是自己终生的职业。一名扫烟囱的人,这个就是他的身份。无法忘记对方在提及时满脸的窘迫,无法忘记对方因为害羞而彤红的双颊。
“现在你可以有一个丈夫。”
见缝插针地,在这个星期里这已经是第几次说道这件事情了呢。一想到亲自去面对那位瓷作的看起来其实是个“中国人”的人偶的时候,不断颤微微地点着脑袋的这尊装饰性人偶大概就是从很久以前就有说过的存在与这间房间里的自己的“老祖父”吧。
不想要顺从,但却又无能为力。自己很清楚一旦那位被孩子们称为“公山羊腿”其实是给他取了一个繁复而奇怪的名字的木雕,只需要一句小小的试探,不论什么东西都是会得到自己的“老祖父”的认可的吧,毕竟从根本上而言他只会点头不是么。
每次都像这样提心吊胆地,害怕在哪一天的时候自己总会觉得作为一个瓷作的装饰玩偶,自己的生命是那么的卑微,也许在不久来了兴致,自己就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违抗了,除非,自己可以抛弃这一切放弃所有。
放弃所有,说起来是那么的容易简单。一旦这样认为了又到底是为什么不能够就这样舍弃掉自己的生命奔赴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身份呢。
“我想要离开,想要逃离这里……”
这句话一直萦绕在自己的心头久久不能消散,眼角、脸颊上所忆起的感触浮出水面。偷偷抬手轻触面容的肌肤,如今已经无法找到当时能够留下的泪痕。
“我的生活不可以被他人所左右,我的生活是由我自己决定的。”
嘴里嗫嚅着喃喃数语,这种可以算得上自己人生信条的话语会一直存在着,直到自己从这个世上消失不见为止。
站在身边的那个算得上是脏兮兮的扫烟囱的人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事情也都不做,只是默默地站立在那里注视着面前的少女无声息地泪流。
“咣——”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什么东西发生了改变。那位会说出“现在你可以有一个丈夫。”的“老祖父”似乎失去了踪迹。一旁的木椅和柜架上团坐着两只长毛闲适的猫咪。也许这个就是“老祖父”无法再回来的缘故吧。
房间里的“小伙伴”们都噤声,任谁都不乐意成为这舍弃掉生命的“第二人”。长久的时间泯灭了昔日的童真,躁动的习性产生破坏的行为。本来觉得很久以前早就消失的苦恼现如今无可奈何地又冒了出来。
动物与人,大概算得上是更加恐怖的存在吧,不论什么东西他都是可以侵略攻击的,而不是取决于这个东西是否有趣是否令人感到好奇。
“我想要离开,想要逃离这里……”
这一次从心底又冒出了这样的话语,不再是与之前一样的理由,而仅仅只是为了生存这样基本存在的东西而已。
目送着白色与灰色踱步离开的身影,不禁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张开嘴巴说出心里藏匿的话语,可是却无法出声,有的只有那一字一句对应着的口型。真的是有些窝囊,居然可以恐惧到失声的地步……
“好啊,那就让我来带你逃走吧。”
陌生却带着熟悉的声音响起,有些无法跟上对方的节奏。要带自己逃走么……这件事情,怎么可以是这样如此这般随意说说的的口气,至少在自己心里是需要相当大的决心。
“你么,我才不要跟你一起逃走呢,至少你绝对不会是那种对象……”语气里满是愠怒,现在可以说面前的这一位扫烟囱的人算得上是自己现在最不待见的人了吧。
对于对方的回复自己也不是没有料到。只是像这样说得如此明白多少还是感到有些惭愧。不过这种事情也是无能为力啊毕竟就自己的身份而言自己只是个扫烟囱的人罢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别的。
其实自己说出那样的话内心里还是有部分地期待吧,期待着一天能有一位与自己一样瓷作的王子来到这间房间摆放在自己的身旁,自己能够与那位王子讲话交流,自己能够与那位王子说着朋友以上的话语……
想到这些不由地抬起双手遮住覆上红晕的双颊,这种表情不想要被他人察觉,不能够被他人发现。不论是谁,就算是自己允许站立的地方与自己最近的那位扫烟囱的人也是不能够允许听见,不仅仅是因为这种想法暴露了自己这种小女生公主一样的美好向往,更因为这是从心底对对方的答复,一种完全否定了对方的答复。
也许其实从对方嘴里说出这样的话语是有所考虑的,也许之前只是站在自己身边默默地看着自己哭泣而无动于衷的行为仅仅只是因为自己的若有所思,不过也许现在自己所想的一切只是为对方找个好听的理由来掩盖其中的真实,也许现在的自己只是在给自己留下足够可怜的借口。
每天都像是这样,白色的毛球仿佛视察般踱着步子从桌下的空间走过,一直走到墙边便灵巧地攀爬上不算高的窗台,侧过身子注视着窗外的景色,似乎正如在欣赏着自己的容姿。经绷着身子连着脆弱的神经,伪装着自己的模样,至少在这一刻是不可以露出马脚的自己身为“玩具世界的住民”的这件事情是不可以让任何人发现的,哪怕现在自己正在躲避的只是一只猫。
灰色的毛球耷拉着脑袋,三步并作两步跑出一段距离,接着在原地骚骚脖颈的瘙痒,然后从鼻子里呼出“咕噜”的声响便向前又跑出几步。抬起前爪直立起身子,搭在木椅上早就有准备好的软绵的垫子上,试探性如踩奶般轻轻抬起而又落下,感觉是无上的享受。后腿抬起搭上木椅的横木结构,一个攀扶边来到棉垫的中心,原地环绕着将尾巴围绕在身侧,舒服地躺下显现出一个圆环形的模样。
好不容易等到它俩安静下来,刚想要放松一下却又会马上重新变得紧张起来。灰色的毛球伸了个懒腰,支起身子舔舔自己的毛发顺顺自己的尾巴,接着在打着哈欠的一声喵叫中回复到方才的姿态继续自己午睡的时间。白色的毛球抬起后腿搔了搔脖颈,突然转过头来,摆正自己的坐姿,四肢都聚集在了同一个点,也不知道它现在所盯着看的东西为何物,至少会令人有一种也许待会儿它就会直接跳跃扑上来的感觉。
不敢做一丁点儿的动作,估计哪怕只是稍微的扬扬自己的眉毛都会有可能被他人发现,对,就是自己面前的那只白色的毛球。紧盯着这边的瞳孔因为白天光线的缘故而收缩,很明显没有了晚间自带美瞳的可爱。明明就是违反认知的,自带美瞳的双眼完全无法找到眼白的部分,大概这在动物中其实是普遍的存在吧。
举起木杖的手臂有些酸涩,无力支撑的情况下开始轻微的颤抖。早知道从一开始自己就应该选择一个容易的姿势,然而却是无法预料到这状况外的现状。这种时候真的哪怕一点点都希望能够有一个人在自己耳边说着鼓励的话语亦或者奋不顾身地为自己消灭这危险的境地。
没有预兆地,脑海中出现了那位扫烟囱的人的模样。真的是无法解释的这种状况,大概主要是因为在不久以前对方有跟自己说起这方面的话题吧。无尽的罪恶感掺杂着惋惜,如果当时自己没有将自己心里的那一番话告诉他就好了。然而如今,原本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位扫烟囱的人的位置变得空荡荡,没有任何东西在那里。
完全无法理解,扫烟囱的人的举动真的令人无法理解。这次的他并没有选择默默地待在一旁看着自己哭泣的模样,这次的他有好好地决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感受着地球的重力以及吸引力,直接呈现出垂直落地的模样。无法相信自己的双眼,小心翼翼地站在木桌的边沿朝下观望着,映入眼帘的只有那碎成片无法认知的零件。这种时候也只有自己才会知道刚才是发生了什么,这种时候也只有自己才会知道现在被白色的毛球和灰色的毛球俯下身子用鼻子稍稍嗅着味道的那些零件组装起来原本到底是个什么模样的东西。
他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算得上是自主决定的事件。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觉得多次从他嘴里听到那样的话语感觉到略微的心烦而告诉给他的自己内心的那个略带着不可实现的梦想的时候,真的是深深地伤害到他的内心了么?
心理如此纠结的此刻,忽略掉了面前马上要到来的大难。白色的毛球扭扭屁股调整了一下姿势接着便飞扑了过来。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外力推到,接着随着一下重心不稳,毛球伸出的双爪将桌布拽了下来的同时随着翻滚了几周,接着在高空与地毯之间经历了一段短暂的旅程。
现在只要自己就这样被掉在地上,自己的命运就会和之前有存在于自己身边的那位扫烟囱的人的一样,破碎变成碎片。但是这种想法瞬间就得到了反驳,当自己感受到那温暖的体温与柔软的肉体的那一刻。灰色的毛球结束了它的午睡时间,也可以说他要开始它的玩耍时间,在这种时候大概可以要说是托了它的福自己才成功获救才能够继续自己的人生吧。救命恩人,在心里这样想着,不由得觉得它也是有着如此可爱的一面的。
白色的毛球冲了过来和灰色的毛球打作一团,八只肉爪落在自己的身上和脸上,虽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损坏但是在长毛的遮蔽下没什么可以令人感到欣喜的。动物的天性本就如此,这是身为牧羊女的我这样认为的,倒不如说应该还是有着一些根据可以令人感到信服的。默默地被两只毛球扔在了一边,反而它们两只倒打的火热。你拍我一下我就一定要拍回去给你,反而有种在玩闹的错觉。
手臂被一个外力拉起,不去理会自己的疑问也不理会自己微薄之力的违抗,只是像这样被那个看起来要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身影拉着向壁炉的方向走去。有股熟悉的感觉,这样的体型,大致的服装搭配虽然有被暗色的灰煤渣染上无法褪去的颜色,说不定他真的是自己所想到的那位扫烟囱的人。
“今天,就让我来带走你吧。”
跟随着对方的步子,刚从黑压压的壁炉里出来还没有掸掸沾染在衣服上的煤灰,就听见站在几步远处窗台上的那位扫烟囱的人的声音。很乐意,这是现在自己的想法。不再是立于王子的层面上,而是立于可以依靠的人的层面上。站在他的身边,从窗户玻璃看着里面的一切,那些熟悉的过往都不在继续。
淅沥的雨点打在身上,有些陌生的感觉。像我们这样的手工艺术品完全都不会需要在哪一天暴露于这雨中。空气里湿润的感觉,鼻腔里清凉的感觉直到吸入肺部都还会有所残留。浩大的外面的世界,从心底决定了以后的冒险旅程。
澄澈的雨水从脏污上滑过,污浊的部分变得消散,显现出他原本的模样。金色的王子收入眼眸,只因玻璃上所映照的你的身影。

=================================================================================================
以上~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