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uppets'Drama】小说+插画

——欢迎约稿!!!

 
 
 

日志

 
 
关于我

自由画师+自由写手(欢迎约稿)二次元, 耽美狼,声控,正太控,美型控,本命众多。娃麻(等我后续多拍照片),乐器宅(等我以后发作品),唱见(努力中)。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文】【现代校园BG】《萌生》  

2017-02-08 09:50:36|  分类: 私·写文(5篇显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就是随意的脑洞。
字数:4404(以word计数为准),完稿日期:2015年05月15日。

【正文】

“呐,知道么,就是因为你说的那一句话,就算是别的班上以前完全都不认识的家伙,现在都可以在背后议论纷纷,就算对着任何人都可以说知道你这个宇宙无敌大白痴了吧。”

边说着边踱步正好停在自己的面前,完全遮蔽了阳光直射投来的方向。看着对方一边不断吸着手中的果汁一边含糊着言辞的举动,其实如果只是这样责难自己的话,总感觉时间应该早就过了很久大概已经有半小时了吧。

嘴里说出这样的话语,可以算的上是不负任何责任的样子,轻描淡写地就这样说出来这样的话语。至少在与之对面坐在因为她站立的身体范围所笼罩着的阴影里,看着面前那个因为背光而看不清表情的脸,伴随着对方因大力吸完手中那盒果汁所导致的空气压缩的巨大声响,果然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是被完全当做白痴了吧。

“话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会说出那样的话,我想你应该自己心里明白的吧。”嘴里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加重力道将嘴里的吸管咬合到没有一丝缝隙,“去找那个人的麻烦,你应该知道这是完全没有胜算的吧。”语音刚落手中的纸盒便因外部的力道折揉在一起。

“呐,虽然这里知道也没什么立场来教训你,但还是会根据这件事想要对你发脾气。虽然事情的起因完全是因为我的缘故吧……”

语音未落,直到尾部的声音却轻到令人无法辨识。自己心里早就明白会发生的后续完全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办法好好善后好好解决问题的关系,如今却又要他人来为自己做点什么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失败所造成的吧。

看着撞击到掷纸篓的边缘直接掉落在一旁的那个已经失去原本形状的纸盒,投掷的动作还定格在原点接下来没有任何改变。啊自己是不是在别人眼里就是这般模样呢不论是谁自己在他人的眼里是不是就是那个没有任何利用作用的纸盒就连原本的模样都找不到了……

“喂,我说你最近可真是猖狂啊,说起来你到底是哪个班的,啊啊这还真的是抱歉啊。新来的,话说是这样的吧,之前好像还看到和三年A组的那个人气还不错的男生在校外见面来着吧。”

“是啊是啊,好像就是三年A组的那个田径部主力的男生呢,话说像你这种什么都没有的女人,话说是能够说你是女的吧就算是你这种没有任何女性特征的生物,能够跟他说话这种事情根本就是不够格的吧。”

“对啊对啊,什么都没有,说起来大概是什么呢,像你这样没有长相没有身材没有魅力的丑女。”其中一人边说着边上下打量起面前这个被她们围堵的对象,“对,就是这个。说丑女实在是最恰当不过了,连一般的男人脸都比不上。”斗狠般向前伸长脖子满脸都是厌恶。

……

默默地听着面前这几个人自顾自的说辞,其实到底说了些什么重要的内容,大概早就在进入耳朵的前一秒都被过滤掉的样子。只是默然的看着面前那几个女人狂笑到花枝乱颤的模样,啊绝对不是好话就是了,只得到了这个信息罢了。

依旧保持着不做声,想要看她们到底会持续到什么时候。话说刚才是不是有听到很不得了事情,丑女……好像是这个吧……

“呐,我是不知道你们找我是有什么天大的理由,但是丑女这种事情,说明白了就算不是自己很在意的东西,也是完全不想被你这种脸上粉涂到走两步筛几层,假睫毛简直可以自戳双目,话说你那眼妆难道不是被人给你打一个成熊猫眼然后补一对么,另外那头稻草是不是每天忘记清扫就顶着在街道压马路啊,最后那肚子上的恶心到爆的脂肪都完全可以把扣子挤爆掉,像你这种的野猪也还有脸说别人是丑女么?”

漫不经心地从嘴里吐出这样的话语,话说现在就算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抬起手背嘴角一抹就可以看到惊心的红痕,如果再一次自己大概还是会这样做吧。

野猪……就应该是野猪的样子……

舔舔嘴角留下的创伤,丝丝沁染的疼痛,也许口水并不是最佳的消毒工具。扯动嘴角伴随着牵扯的异样感倒吸一口凉气,话说现在真的是需要来好好面对的境况了,随随便便的那种态度会把自己推到地狱也说不定。

抬眼扫视着前方,眼前模糊地视野渐渐变得清晰,说起来面前的这几个女人自己并没有很高的认知度,不过好像又有在哪里见到过的感觉……

“呐我说你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不是还大着嗓子说那些自以为是的话了么,哦对了那个也叫说话么,不就是像你说的那种,野猪的反抗么……”

不知道后面讲了些什么,果然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是自己排斥的东西都会直接过滤掉的这个习惯就算是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也是如此,真是没有救了。尖细猖狂的哄笑声占据了耳膜,反复着的像是在说着什么言论所造成的声呐仅剩下类似于蚊蝇的声音,一遍接着一遍地在脑海萦绕,虽然像是耳朵所听到的声响,却也像是从头顶身边周围的环绕所产生的那样,完全就像被迫控制的一般,无法抵抗。自己心里知道,这是极度的厌恶。

攥紧的拳头更加了份力道,指甲嵌入掌心,仅仅只是数秒突如其来的刺痛被麻木所代替。也许只是因为这样的感知和刚才嘴角的火辣完全无法比较,但接下来的自己可以明确的感知。垂下眼帘,细微的缝隙中的那一小片瞳孔可以看见的地方,直接忽略掉重物落到地面重击产生的声响。回落到身旁自然下垂的臂膀,手掌摊开改变了形状。

定睛注视着面前那个可以算作是主谋的那个女人,不停地嘴里说着那些转变成次声波声呐的语句,耳畔环绕着类似于耳鸣这样的东西。一股力道推至到肩头,没有预兆地,下意识挪动脚步保持着平衡,摇晃着。不觉得睁大眼睛,眼前扫过的,一只手臂。渐渐地像被控制般只是被左右突来的力道来回推搡着,脑袋有些闷闷的,只能下意识地发出最原始的命令。

感受到后背与墙体的撞击,不知名的情感溢满了胸腔。蚊蝇的声呐就像突然不存在一般,视野里清晰到可以看到对方脸上的雀斑有多少。抬手挡开左右齐来的手臂,只是眼睑一抬的瞬间直接拽住对方的领口,脸上便多出来了个鲜红的印迹。

现在自己瞳孔可以看到的景象,无非就是一个瘫坐到地上难以置信地捂着自己那张可憎的脸嘴里喊着各种狠话却完全丧失之前的魄力的无能人士,真要说起来就连说出口的尾音都还带着委屈的哭腔。可能自己的说法太过于主观,至少现在如果有一个路人看到的话怎么都会认为是自己在欺负那个女人的吧。

啊,对了,这张脸好像确实是在哪里见过的啊,脑中闪过一幕幕仿佛熟悉的场景,一张张模糊的脸孔从脑中走马灯般循环播放着。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在……

被外界的什么因素打断思绪,侧过头,只需一秒便睁大双眼,就连瞳孔都瞬间收缩。

……看见了么……

望向对方的方向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只能看到眼前那人手扶着自行车的模样。“叮铃——”右手手指拨动车铃所发出的声响,是方才吸引自己侧过头看去的声响……

就在刚才那一刻清楚地认知到了对方的身份。对了,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那个女人应该是……

“呐,不管你持任何态度,我都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面前的人抬起眼帘,半晌不出声的结果就是这样的一句话,容不得任何怀疑容不得任何反对。

看着眼前对方这样认真的表情,自己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内心的感受。其实是一种很纠结的感觉吧,自己从小就知道对于自己这个一直邻居的青梅竹马,无论是任何事情只要是自己遇到任何问题任何困难都会一个人挑着大梁帮自己解决掉,但就算是这样的他,事情自己也是完全不想要他插手的,这种完全不想要他人触碰的少女心事。

这件说起来现在想到当时的情景真有种脑子进水的感觉,还记得在鞋柜前对方再一次看到自己脸上所表现出来的表情,还记得在楼梯口与自己擦肩而过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模样。说起来明明自己和他的关系在之前有了一点点的促进,可以在偶遇或空闲的时候有一搭没一搭地谈论着学习上生活上的琐事。每次说话都感觉无法直视着他的脸,眼神躲闪着,说话的语句注意着敬语,每一句话都要组织下语言。怎么说呢,不管对方有没有发现自己的感情,但至少在周围人眼里多少还是有些什么泄露出来的。

“呐……那件事,不是你所认为的那样……”

语句还没有说完,对方却连听的欲望都没有,直接从面前走开。看着对方一言不发离开的背影,就连一次挽留都没有机会。大概解释这种事情,对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必要的吧。可能他不会在意的并不是这件事情,就连自己本身都不会去在意。怎么说呢,严格地说起来其实就只是陌生人而已啊……

拿着的手中的信封被加重的力道捏出几道皱褶,今天依然无法交给他。里面怀抱着自己终于下定决心所包含的所有的情愫当然还有之前那件事情解释的说辞,自己心里是知道的看到那样的场景会被一眼误会那是理所当然的更何况自己与他什么关系都没有所以也就不需要再重新在意地去审视……想要告诉他自己对他的支持想要告诉他自己对他的心意。但这样看来,可能,自己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机会了……

独自站在塑胶跑道的一旁,身旁一个人都没有。今天是约定好的日子,是良和他约好要一较高下的日子。对面站着的人如果自己记得没错的话,不就是之前围堵自己的那几个么,原来是他的粉丝团啊怪不得之前有种略眼熟的感觉,之前自己也是想这样作为一名默默支持的群众站在一旁从心底为他助威。

站在起跑线的两个人各自做着热身运动,彼此间没有一句话语没有一个眼神上的交流。耳中听到预备的口令,弯下脊背曲下双膝指尖撑地双脚踏着助跑器,只需起跑的一声枪响便可以一决雌雄。

今天的胜负是200米赛跑,其实这种项目对于他而言完全就是作弊吧。作为一个田径队的而且还是田径队的主力,这种较量分明就是早就已经决定胜负的了。

脑海里这样想着完全没有办法平静,突如其来的寂静反而拉回了自己的思绪。刚刚不是才开始跑了么,怎么那么寂静,难道他刷新了自己令人难以置信的新记录?抬眼注意到对面那几个家伙的表情,呆滞的难以置信的样子,可是却连一点点的欣喜感都看不出来,不应该会从任何地方都没有表现出来啊……

“呐……我赢了哦……”

看着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断断续续述说着这句话的良,心里有些空空的。赢了,他是说他赢了那个田径部的主力么……这种事情,简直是奇迹……

“嗯?我也有天天练习的好么……”

嘴里一边吸着果汁一边含糊不清地回应着,心里有些郁闷。自己为了这个看起来完全没有胜算的比赛可是下了不少功夫呢。每天早上提前一个小时起床坚持晨练,上学都会直接跑步过去,为了不和那个田径部的主力遇到还特别选取了与之错开的晨练路径。一边这样忿忿地想着一边把吸管咬到没有一丝缝隙。

有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和良真的是很合拍呢,大概只是因为从小都待在一起吧。现在一口一口艰难地吸着的不就是自己上次有喝的果汁么,最新的菠萝口味。被咬到没有一丝空隙还能够吸得上来么,现在,应该是满满的心事吧。

“呐,现在他对你怎样,按照赌约他应该要好好地听下作为当事人的你的解释以及为此事道歉才对……”

听到面前的良滔滔不绝说着话语,自己是知道的。那天站在天台的门口,没有扭动把手,仔细地听到天台有人说话的声音。能够听到这样的话语现在自己想起都还是能够嘴角上扬给出一抹明媚的微笑。

“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后面的就只能你自己看着办了,反正那个家伙绝对不是你心里想的那样。”

……

“他啊……”嘴里说完这两个字,想到今早遇到对方虽然没有开口打声招呼但也没有避开自己目光的这种行为,这种的应该算是什么呢。不过想想又好像没什么问题,这种事情……

“没关系啦……”说着抬起手中的信封放置到眼前:

撕成两半。


========================================================================================================

以上~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