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uppets'Drama】小说+插画

——欢迎约稿(详见版块/置顶日志)

 
 
 

日志

 
 

【原创·文】【民国耽美】《一直》  

2017-02-08 09:16:30|  分类: 私·写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是自己第一次写的民国背景的文,是某个社团的作业。
字数:4947(以word计数为准),完稿日期:2014年11月17日。

【正文】

抬袖掩眉,眼波流转,一手揽过垂下的袖摆,低眉间眼角只需一撇便可了了其中的欲语还休。下一秒水袖蜿蜒,脚步轻盈挪出毫厘,只消一个转身便可知其中所持有的风情。

交叠在膝上的双手莫名地收紧,就算嘴里没有给出任何评价,单凭手中那攥着的多出几条褶皱的丝帕,想要知道心中的那点想法是再容易不过了。

婉转歌喉夜莺鸣啼,翻转水袖斜靠碎步,哪怕只是一丁点儿的小动作都带出一弯秋水。台上动作映入眼底,鼻间不由地跟着调子哼出声来,轻启朱唇细齿绢白,轻声地接应着接下来的短句。

不自觉地声音增大些许只引得坐于一旁的兄长的轻声笑语。这位只长于自己数月的兄长温晚之,说起来在众多堂兄当中应该算是与自己最投缘的那一位吧。也许是因为彼此间的年龄没有什么太大的差距而感到无比亲切,但也许还是因为彼此间兴趣相投在其他的喜好也没有太大的差别的缘故吧。

轻声笑语中,不是对自己轻声吟唱的行为就是对自己羞涩姿态的“取笑”。虽然这位小哥哥总是这样轻笑着,但只需看清眼中的怜爱便可知绝无恶意。

坐在二楼的坐席观看着这杭州城最为有人气的戏台子的表演,今天过来表演的据说是从京城巡回到此的戏班子,至于更多却不得而知。自己对于这戏剧说起来并没多少认知,然而却也不好驳长辈的面子,这一坐便就过去半个时辰。说起来今天是太奶奶八十大寿的日子,按说就这样把这戏园子给包下来也就那么回事儿,但太奶奶可是个喜欢热闹的主儿,看这坐满看台的场面都还要满意欣喜一把。怎么说呢,大概在太奶奶的眼里这么多的人在就像都在庆贺自己寿诞似的可不乐乎。

尝试性地去了解,然而却无果。余光瞟到与太奶奶悄声细语的二姨娘,那满脸的笑容透出一股假意。自不用去管现在对方的说辞,莫不是一些只需要令太奶奶高兴的话语。在这个家里,大家都争抢着能够在太奶奶的面前能有个好脸色,毕竟也许在这一家之主仙逝的那天能够拿到大头的家产,在这个层面上人也真是现实的可怕。

注意到二姨娘不住瞄向自己这边的视线以及太奶奶略一点头应允的态度,谈论的事务多少能猜出一二。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家族明明人丁兴旺却还是多事地要怂恿自己早点结婚生子。无法逃脱传统宗法的枷锁,许久就算给出自己无法接受异性的说辞却也无果。家族的继承吗,看来到死都只有执行的这一条路了。

然而现在自己所看到的,真的希望二姨娘的那张脸能够从自己的眼前消失,只有这样才能够不用顺理成章地自动地将眼前的那张脸与之做出鲜明的对比。

从自己这边的角度来看,对方的年龄无法辨清,也许其实要比自己年幼倒也说不定。注意到对方的原因并无其他,也许只是方才那一抹笑颜,温暖到就连初雪都能融化。这样的模样仿佛自己曾经也有过,只不过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却无法知晓,毕竟那段过往就算是在如今的现在也不愿意再度谈起。

也不知道到底盯着看了多久,眼睛就连眨都不会眨。不由得回过神来,下意识地说着不妙的字眼,现在自己该如何解释这样的状况呢。那个人,可是个男人。

轻笑着抚上自家小妹妹乖巧的脑袋,任由这样像对小动物般的安抚。每次都是这样呢,一旦被自己这样摸摸头,温婉的脸都会变得红彤彤的但却不会说出讨厌的字眼只是一味地任由着。自己心里明白这种模样大概可以算得上是对自己这个小哥哥的喜爱吧,只要明白到这一点都会觉得很愉快,大概这个就是自己现在一脸乐呵呵的原因吧。

“晚哥哥,停下手吧,会被别人看到的……”嘴里一边说着这样的话语一边伸出手来轻柔地摘下还抚在脑袋上的那只白皙修长的手,两手交叠置于手心。最后的尾音几不可闻,只是从脸颊红到耳根佯装着鼓起了脸颊。

从刚才就一直觉得总有种像被人注视的错觉,可是稍微警惕地用余光瞟瞟周围却似乎又什么奇怪的现象都没有,也许真的只是自己多心了吧。

眼见温晚之装作无意地来回扫视着周围的小动作再加上早就因为羞耻而敷上红晕的双颊,毕竟随便盯着陌生人看的这种行为是很不礼貌的。作为接受着传统教育的我们在这一方面是有着很严厉的规矩。

“晚哥哥,你是在做什么?在找什么呢?”

愈是听闻温婉的说话愈是感到一丝羞耻,现在总不能告诉她因为自己对于错觉的这件小事感到很在意的这种说辞吧。可是直觉再次告诉了自己,现在自己要是不告诉眼前的小妹妹这其中的缘由,总觉得反而会有种令人更加羞耻的感觉呢……

猛地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马上被接下来的话语封住了唇齿。

“如果是说觉得这里有太多陌生人的话,大概是因为今天是曲家主人那位太奶奶的八十寿诞呢。晚哥哥不知道么,今天虽然这里没有被包场但来的客人却也十之八九是与曲家有着交情的。至于我们家好像文哥哥和曲家大少有着些交情,但是今天说是有事被绊着了所以才要看起来比较闲的我俩代替他的位置一起来的呢……”

耳里听闻着温婉的说辞,终于也好理清一下头绪。不过好像这件事情自己并没有被告知过,只是突然被自家小妹妹拉着一起来作陪罢了。

抬起头自然而然地掠过不远处的坐席,正席的方位怎么说都应该是今天的主角。然而有些不敢去确定一般,方才那若有似无瞟过来的视线。那个人,是怎么了呢……

果然是个男人呢,所以现在自己到底算什么啊。心里一直喊着“可恶”“不好”这般类似的词汇,然而却还是沿着自己在意的范围画着圈,如方才一样刚抬起眼睑就看到不远处的那张脸。只不过这一次,眼里的对方也正看着自己这边的方位,准确的说应该就是在看自己的这种事情……

啊被发现了!

两人内心里同时发出惊呼,一边狼狈地收回各自的视线一边隐藏因为被抓包而通红一片到脖颈的现状。抬起手拖住下巴把脸侧向一边,抬起双手捂住脸就连自家妹妹询问的话语都没办法去理会。

 

“江庭啊,之前因为被事务缠身而无法亲自到场祝寿的事情,自家的妹妹和小弟过去有尽到应有的礼仪吧。”嘴里一边这样说着一边翻着手中的书册踱步到伏案的曲江庭身边,借着昏黄的灯盏才足以看清手中的文字。

说到小弟不由地脑海中闪现出对方的一颦一笑以及最后窘迫的模样,竟突地笑出声来。“嗯,最后有过来给太奶奶说贺词,怎么说呢你家的小妹妹倒还是个蛮机灵的孩子,太奶奶好像喜欢的不得了……”默默地说到这里,脑中竟又显现出那位小弟说着贺词满脸温暖的笑容,不过之后大概是因为瞟到自己这边发现自己一直紧盯着他的关系而瞬间局促的神态。怎么说呢,就算说僵硬都不为过吧。

“那位小弟……总觉得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呢。”

“啊,是啊,要说可爱的话,他大概在我们这些同辈中算是最可爱的吧,到不是说我们现在的年龄算不上而是说我们在他这个年龄的时候啊……”嘴里一边这样说着一边不由地伸手掩饰快笑出来的表情。

注意到曲江庭那疑惑的视线,便端正起身子说道:“啊只是在小的时候比起和我们这些有着年龄差的兄长一起玩,他呀……”

说辞中只要说到停顿处便夹杂着两种声线的笑声,笑着笑着就连眼泪都笑了出来,但就算是这样也没有人停下来擦掉。

轻笑着终于放缓了笑意,下意识眨巴了下眼睛,可以明显感受到眼角渗出的水渍。像这样谈起某个人令自己感到如此般的愉快的这件事情,想想也是在许久以前的事情了。越是了解到的相关事情越多,就越是想要去了解的更多。这种突然多出的思绪到底算的了是什么自己也不甚清楚,但是自己知道在某种层面上,那个可爱的孩子,那种名为好感的心情。

一个人默默地坐在桌边,手上的书页翻了一页便一直停留。脑子里被占据的满满的,全数都是那张算得上是熟悉却又显得陌生的那张容颜。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会被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占据了心底的空间,大概只是最为基本的个人本身所持有的较好的教养,大概只是他最为客套的那个微笑。

前些日子若无其事地从文哥那里了解了那个人的一些事情,自己知晓他本是和温文一起工作的报社的编辑。当做借口的肯定是想要向他们问是否可以推荐一些好的画册,下意识地翻动了下一页,微微叹出口气来。

 

侧过头四面查看一番便蹑手蹑脚沿着早就拟定好的路线直接向宅子的大门跑去,今天按照母亲告诉给自己的安排,大概在午饭后就会有教授琴艺的先生登门到府,自己可没有任何兴趣去面对那位古板的老先生。想想上次第一次上课的时候那沉闷到极致的气氛,怎么样自己都不想要再经受一次。

眼见着周围空档的空间,不禁喜上眉梢。在这样的时间里就应该一个人出门一个人去画室寻自家晚之哥哥一道去什么地方游玩,绝不浪费这万里晴空下的静匿时间。一边鼻间哼唱着调子一边向前迈出几步的距离,却在下一秒选择遮蔽在门边的一角,透过仅有的间隙观望着宅子大门的动向。

那位男子如果自己记忆没有错的话,他应该是曲家大少曲江庭。眼见着他与门口管家通报几句接着便被引进了门。会一人来到自家的原因大概只会有一个,无非就是来找大哥温文,谈论的大概也都只会是些在工作上的那些事情吧。想着刚有些犹豫,却发现自己早就已经偷偷来到文哥哥的房门外。

偷听这种事情自己深知并不是大家闺秀应该的行为,然而好奇心占了上风。

 

 

 

 

没有目的性地被前面那人拖拽着,从刚才就一直这样了。有些不理解现在的状况,只知道现在只需要机械地跟着走在后头就够了。

“啊真是的,晚哥哥,你知道么,母亲又以各种奇怪的理由给我请来先生教授我所谓的琴棋书画,你要知道光是应付之前的那几位先生就有够受了……”

不休地发着自己的闹骚,可能因为不是第一次听所以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像这样讨厌教学的先生可怎么能行呢,自己还想要把美术的基础交给她呢,或许这个就不太现实了吧。想到这里,不由地摇摇头叹口气。

就这样被带领着来到一处,停下了脚步。体力有些吃不消,说起来还真是惭愧,只要跑了稍远的路程就连自家的小妹妹都无法比及。大概是因为自己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慌乱地奔跑的关系吧,不过往好处想大概也可以算作以前被温婉说“完全抓不到跑步的要领”的这种说辞吧。有些惭愧地站在一边,扶上面前的木质围栏,调整呼吸静下心来。

“果然还是来这里最好,来这里不管是什么样的心情都可以平复的。”

耳边传来温婉清亮的嗓音,眼里看着池中一朵白莲,围绕绿荷。不由地扬起微笑,但自己心里知道大概并不是这一池绿意的缘故。

来人大概也是注意到这边的关系,站在桥体的第一个圆弧处迟迟没有动作。隐约可见的面部轮廓,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莫不是那日所遇到的曲家大少。不知道现在是怎么样的状态,站在原地无法进行接下来的动作。

现在是我走过去呢还是等着他们移动到离自己距离近的地方呢……脑子里这样的选择进行了混战,好像不管怎么样都看得出来自己的居心,怎么样看都还是太故意了。

眼前的那人一步也没有挪动,自己也只是默默地观察着,然而身边的温婉毫无察觉,这大概算的上是种小小的安慰。不想要被追问其中的种种,不想被插手其中。只需要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就好。

迈出一步,另只脚还未有接下来的动作便眼见前方的两人说着什么继而转身离去的情景。有些失落,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自己会这么没有决断力呢。上次遇见是必然,自己没有办法认识他。今天在这里算得上是巧合,那自己没有办法认识他也算得上正常吧。一边这样调整着自我认知一边蕴含着苦恼,就连温晚之离去时侧过脸望向自己最后的一眼都不曾发现。

 

 

坐在对开的画布前,木质的调色板上盛满了各色颜料。小尖铲挑起一色缓缓地蹭上旁边的另一色,在油料的调和下混出别样色彩。一铲敷上画布,尽力拖拽着以望得到一丝平整。

算起来这一副画作大概已经经历了一个月的时间,就算是这样说起自己的绘画水准大概也只能得到先生以及家人的认可吧。其他人的评价,自己从未得到过。不过这却也理所当然,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外人看过自己的作品。

今天的部分是打算就这样收尾,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可以自己一个人不受任何人的打扰。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这间画室确实也没有人在。至于为什么大概也就只有自己知道了,从前几天自己可以拿到画室门钥匙的时候开始。

专心致志地继续糊着颜料,可以说是心无杂念的状态,就连身后多出一个人的存在都没有发现。身上穿着的围裙被调色板的边沿蹭出一道道的痕迹,手臂上的袖套偶尔在调色时沾上一点颜色倒也没什么大碍。

再铲上一铲糊上,一边拖拽到平滑。

“停一下,沾上其他颜色了。”陌生的声线却属于那张熟悉的脸。

乖巧地任对方取下自己的袖套,这才发现上面所沾染的颜色已经到了不能控制的地步。拿出纸巾擦拭着粘着的颜料,顺手将袖套调转方向,然后及其自然地套回原来的那只手臂。眼看着带有污渍的一头远离了画面,不由地觉得神奇,但其实这么容易的解决方法自己以前怎么没有想到。

“这样就好了,你可以继续画……”不知是什么原因,只知接下来马上接上一句,“啊你可以不用在意我,又或者其实我来这里是打扰到你了吗?那可真的是很抱歉。”嘴里说着一脸的歉意。

看来是他会错意了。盯着他的脸其实只是因为自己很好奇自己怎么会对他感兴趣,和自己一样,他也是个男人。虽然有听说是跟文哥是同事的关系好像从在学校的时候开始就像死党一样的存在。他的名字叫曲江庭,这是从文哥哪儿打听到的;他是个归国子女,在认识文哥以前一直都在哥伦比亚等等,还有很多,自己都想知道。

垂下眼睑,不让对方看清自己的脸。轻启双唇却说不出话来便又合上。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也许是因为一瞬的紧张,咽下口中剩余的水分,喉头浮动。真的很想要说出自己心里埋藏的话语。在这种时候就会羡慕起温婉来,有的时候敢于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那种勇敢真的是太让人向往。

“温晚之,这是你的名字吧。”

抬起头看着对方的双眼,静静地等待着接下来的话语。他知道自己的名字,是想要说些什么呢……

记不清对方到底说了些什么,只知道方才的回答很含糊。只记得和文哥有关系,大概意思应该就是“和温文是好友,真想把我这个做弟弟的也能当做亲兄弟来看待”这样的话语。不愿意承认,却无法改变。

机械地糊着颜料,其实自己早就应该想到,像这种已经是大人的人怎么会抱有那种小孩子一样的心态。明明从不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却依旧要被现实惊醒,哪怕是一片悲凉。

不出一声就连转身的多余动作都不会有,眼中的那个背影似乎透着些决绝。方才还可以好好的交谈地说着话,而现在却草草地结束署上了名字。

娟秀的署名立于右下角,而不难在下面发现一排略小的字迹。

署上姓名签好日期,呆坐着没有太多的动作。只是唇齿张合,却一言不发,只有嘴型能看出仿佛说着这样的话语:

“一直,都喜欢你……”

垂下眼帘,说不出一句话来。如果没有世俗的存在如果没有身为长孙的责任与义务,这种话我一定会先说。

拿起滚落一旁的碳条,只是轻轻的力道也能印上重重的字迹:

“一直,也都喜欢你……”


=========================================================================================================================

以上~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