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uppets'Drama】小说+插画

——欢迎约稿(详见版块/置顶日志)

 
 
 

日志

 
 

【原创·文】【现代校园BG】《United》  

2017-02-08 08:37:14|  分类: 私·写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股脑地把手上的短篇全部放出来吧,希望能够有点击量,希望能够让大家记得我除了画手同样还是个写手呐OwO
希望能够交到新的小伙伴,希望能够有机会参与本子执着,希望能够有人来找约文稿。
这一篇我本来是用来参某个社团的每月作业的,但是作业还没审核完社团就散了……之后也拿去投稿了杂志……但是……
字数:7882(以word计数为准),完稿日期:2014年07月10日。

【正文】

   闭上眼睛仔细的聆听,不断地被低音浑厚的音色撞击耳膜,不自觉地鼻间跟着哼唱出同样的曲调,只不过被耳机遮挡,大概只有自己没法得知旋律与节奏的准确性吧。下意识地手指敲击着裤缝,每一个鼓点都激起内心的热情。

感受着时间的流逝,微微睁开双眼,这才发现自己早就已经错过了通向对面的时限。眼看着前方人群陆陆续续横跨斑马线的背影,眼看着前方信号灯通行、暂停、停止之间转变的过程,静静地等待着身边人群的聚集。噔——

走动。

笔直地走在自己通往目的地的道路上,周遭来回繁杂的声响,职业女性踩着高跟鞋敲击地面发出清脆的音色,小孩子拽着监护人的衣角嬉闹着发出稚嫩的声线……

电吉他弹奏着音律带动着电流,贝司拨弹着簧弦沉重而又富有力道。嘴角向上弯起一抹弧度,脑海中完全可以勾勒出音乐现场的模样。一边脑内演奏着一边走在路上,前面再过两个路口就是目的地——艺岛乐器行。

“呐,我过来看看,话说最近有进新货么?”

耳畔对方的话语还未说完,刚抬起眼帘就看到来人一进门便直奔吉他展卖的方位,“啊是啊,有进来新货,喜欢的话可以自己看看。”

仔细地一把一把地看过去,总感觉都像是老朋友似的,没有一点新鲜感。新货呢,话说完全没有看到可以眼前一亮的那种呢。尽管会这样但还是忍不住般,嘴里说着的话也不知道对方听到了没有就自顾自的连上了电源。

“呐,可以试一下手么?”

“啊,当然没问题,只要像以前一样用完好好放好就行了。

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进去对方的回答,只是一味地拿起乐器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便尝试着拨动琴弦,鼻间哼唱着方才还环绕在耳边的旋律,一点点地摸索着,希望可以有所突破,至少一小段也好,多么希望自己也可以拥有可以拿上台面的演奏技巧。

说起来,这个名为艺岛的乐器行自己第一次路过这个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亮点的店面时,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将来会变成定期过来游玩的常客,可以这么说吧。至于其中的缘由当然是有的,不仅仅喜爱这里的乐器,当然也完全没有料到会和这里的小老板成为好朋友。小老板,其实就是老板唯一的儿子,当初得知是和自己一个学校的时候还有些惊喜呢,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成为了有着共同爱好和理想的好伙伴。

来回重复地哼着副歌部分的调子,至于为什么是副歌的部分大概就是如所有普通人所想的一样高潮的地方更能够有深刻的记忆吧,不过现实也正如此。一点点地去尝试着,仅仅只是根据耳朵一点一点音律的分辨,这种状况大概也只有所谓的专业人士才能够达到的高度吧。但是,他也能算是专业的么?

坐在收银台前,手里仔细地登记着新进的货品编号,已售出的商品件数,反复计算确认着利润记载的准确性。耳中传来不远处断断续续地吉他声,再加上听起来比吉他声更大的哼唱声。说起来,彻是从什么时候就开始定期到自家乐器行来呢,好像是两年前还是初中生的时候呢,那个时候好像就迷上了电子乐摇滚乐这样的东西,不过虽然一直都有说要买一把专属于自己的吉他,但总是会存钱到一定的时候都拿去购买自己喜欢的乐队的CD了呢,不过照现在的样子来看想要在近期购买吉他简直就是不可能实现的愿望啊。

伴随着“咯嘎——”的声响,走进门的来者不出声,只是默默地开门然后径自关上。

“啊,欢迎光临!”只是听到走进的脚步声,不需抬眼只是清亮地打声招呼。且不用说彻只要一来就绝对会待到下午,像这种一大早上就来乐器行的人真的是很少见啊。

转动眼球,来回扫视着摆放乐器的方位。一步步地向内走去,定住脚步,默默地注视着前方的位置。不够熟练不够流畅地弹拨着音符,明明鼻子可以哼唱出完整的曲调;跟着音律上下点着脑袋,明明有脚后跟准确地打着拍子。总之,看起来很享受的样子。

……这首曲子……总感觉……

一边思考着什么一边熟练地放下背在肩上的箱子,拿出乐器插上电源,找了个可以坐下的地方,端好架势。指尖尝试性地拨动着琴弦,跟着那个哼唱鼻间哼出相同的曲调,跟着和弦弹奏出属于自己的音色,果然如自己所想的一样。这首曲子,果然是那首呢。

低沉的音色,簧弦有力的拨弹,明明只是跟在吉他清亮的和弦后面,低音反而有种更加出众跳跃的感觉。抬眼撇下身旁,果然在不远处的地方看到对方正在打着拍子的双腿,手里弹奏的乐器听音色应该是电贝司吧,不过哼唱方面总感觉莫非是和自己是同好,一样喜欢这首曲子的这种感觉。想到这里不由得有些高兴起来,在这里居然可以遇到这样的人真的是太让人激动……

“啊,这里不要停啊,继续……”

心里乐滋滋地,耳中插进这样一句话。松懈的双手马上努力想要跟上,后面的音符也努力地去弹拨。不过真的记忆有些混乱啊……啊啊节奏开始跟不上了,这个地方自己貌似弹错了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没有办法继续弹奏下去,但是又不想要就这样放弃,还有几个小节,只剩几个小节了……

最后一个音符尾音刚落,僵硬的手指挣扎着找到了应该放置的位置。完全不能放松下来,双腿无法动弹,不敢抬眼,对方的表情是怎么样的不敢去想象更不敢去确认。

“啊,葵,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呢,顺说上次重装的新弦应该还好用吧?”

……是对方的名字么,听不出来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的名字啊……啊果然不敢看对方的脸啊,不管怎样对方的你说点什么啊倒是。

“嗯,这次只是来看看拨片的。”

啊,略中性的声线啊,倒不如说是语气更像是男孩子的感觉……

“这个是上次你来定的货,这个的话限量设计只有二十枚,幸亏你来的还比较及时现在还有货。”

“这个系列的那个棕红色的呢?”
    “啊,那个的话只有两枚。”

“全要了。”

……

一直到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这才突地放松下来。啊完全失败了呢,本来还以为可以搞好关系变成可以一起讨论一起练习的同好那样的角色,可是这种结果真的是……应该被完全瞧不上了吧……

“呐,彻还好吧,没精打采的样子。”

“啊,刚才那个人,到底是……”将手中的吉他放回到原位,确实发生了这种事真的有些打不起精神来啊。

“你说葵啊,附近高中的,贝司弹得很棒呢,听说还参加过乐队的救场演出呢。”

“救场啊……”突然感觉得到了很了不得的信息,“能,能详细地说说么……”

趴倒在床上,把脸整个埋进身下的棉被里。周围一片寂静只能听到鼻中发出的一点点沉闷的呼吸声,脑中一遍接着一遍地反复重现着白天在乐器行所听到的信息。救场演出么,而且还是自己与之合奏的那首曲子……话说是哪一场的演出呢,去找找看能不能找到。

一股脑地爬起身,顺手打开搁在床头的笔记本电脑,打下一连串的搜索关键字,不知道能不能够找到点什么……

逆光看不清面孔如剪影般的身影,熟练运用技巧的弹奏,特别是中间的那段即兴SOLO完全不会输给本乐队的成员。一遍一遍地来回点动着进度条,只听取这瞬间的精彩。这真的是件奇怪的事情,明明以自己的立场怎么样都会更加偏向于主音吉他手,但是现在却完全被一名贝司手吸引到所有的注意。诚服于对方高超的演奏技巧,享受对方低声部和弦的一方沉稳。

“呐,话说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排练啊,好想快点找个地方能够登台表演啊……”

默默地脑海中萦绕着昨晚看到的影像,昨晚听到的贝司的声音。只是像这样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忽略掉外界传来的动静……

“喂——”

耳畔传来突如其来巨大的声响,耳膜剧烈震动,不由得伸出手去试图截断声音传来的方向。完全没有听到身边伙伴刚才所说的话语,只能够摆出一张满是疑惑的表情,虽然知道这样可以算的上是不够有礼貌,但是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我是说,你是不是该准备去买把自己专属的电吉他啦,虽然觉得你经常去的那家乐器行愿意租用的样子,不过像这样的是完全不可以的吧。还有乐队成员,之前不是要我去试着问问轻音部的那几个家伙么,不过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啊,果然轻音部自己组建了乐队之后就不可能再加入其他乐队了不是么。不过还是有一点,有几个新进空闲还没有自组乐队的妹子,这个要考虑看看吗?”

啊,听完对方的话语,顿时觉得这个世上的事情怎么尽都是些令人觉得糟糕的。昨天在那个贝司手的面前也是完完全全出了洋相,现在组建乐队的成员这种事情也完全没有办法达成。妹子么,自己完全无法想象和几个妹子一起玩摇滚的感觉,这种的简直是最糟糕不过了……

想着,单手扶着脸的动作转换,双手后撑着地面仰望着。啊,今天是多云的样子啊。没有经受到一丝阳光的照射,双眼就连眯成一条缝都完全不需要。很舒服呢,微风拂面的感觉。发梢随着微风朝着同一个方向飞扬出自然地弧度,衣摆的褶皱随着风力多增加了几道。

“呐,话说有件事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来者一进门便直接来到收银台前,与往常完全不一样,略有点反常。

“我的话想要组建一个摇滚乐队,但是很不辛的找不到合适的成员,所以想说要是可以的话,你这里会不会有些门路……”

这种请求自己知道对于一个乐器行的小老板而言可能没有什么难度,毕竟来往这里的人都是和音乐有着一些关联的。但就算是这样,这种的毕竟也是一种请求,自己多少还是有点放不开,明明应该是自己来解决这些事情的,现在却要拜托给其他不相干的人,这种果然还是有些不大好意思呢。

“啊,乐队啊,说到这个……”

有点卖关子,一个人说着这样的话语,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离开收银前台,径直走向屋子一角摆放着键盘的方向,有些兴致勃勃地一下接着一下地敲击着键盘,每按压一下便发出一个清脆的音色。

“要听听看么,虽然是自己偷闲有一搭没一搭地练习过,但是水平的话也说不清到底算是个什么样子。”

……龙还会键盘么,这个信息自己可是完全不知道呢……真的没有想到,隐藏技能真的是满点啊。心里这样想着,点头算是应允对方的说辞,默许着接下来的这一段的演练。算不上是完美的演奏,技巧方面也没有很亮眼。但就算是这样的演奏,却莫名地有着能够令人无法忽视的吸引力。也许是指法的流畅,也许是情感中所带着的温馨与治愈。

“呐,可以的话,如果愿意的话,加入我们吧……”

看着眼前排列地整整齐齐的电吉他,是的就如阳所说的一样,要组建乐队倒不如说是想要学习练习的话乐器绝对是必不可少的。所以现在,眼球转动来回扫视着,现在只有两把,只需要在两把之中做出选择。

两把同样都是伊班娜出产,不论造型还是手感都基本一样,现在可供选择的不同点就仅仅只有颜色而已了……

“决定了,要红色的那把……”

“棕色的那把。”

语音刚落就有一个声音接在了后面,说起来声线有点耳熟。该不会吧,总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吧。心里这样嘀咕着,侧过脸试图望向背后的方向。陌生的面孔却有着似曾相识的身影,肩上背着的装着乐器的箱子,好像有在哪里看到过啊……

“诶……那个……”

“棕色的。”

“……诶……”

“买棕色的。”

“……”

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自己完全不认识但是却一来就提出自己的建议,这种的应该算是建议吧……

“啊,葵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么?”

……是之前就有说的那个贝司好手么?是那天自己出丑都看在眼里的自己一厢情愿的同好么?脑海中瞬间闪过这些信息,羞耻感瞬间爆满容量条,想必现在不仅仅是脸庞就连耳根脖颈也染上一片晕红了吧。

“呐,会买棕色的吧,这把不管怎么样看起来都更帅气啊。”

自顾自地继续着刚才的话题,诶……难道对方已经忘掉自己了么,还是说只是单单忘记了发生过的这件事……

“才不会呢,红色的更显眼,红色的才是主角应该有的配置……”理直气壮地说出自己的想法,但是最后的那几个字一旦想到之前自己所表现出来的模样,就算没有注意到对方瞬时望向自己的那对双眼,说出那几个字眼也着实是令人感到有些难堪啊。

“呐,虽然说出这样的话有些失礼,毕竟我们这是第二次见面可以算是完全陌生的两个人吧,现在也只是知道你是个弹奏贝司的好手名字叫做葵,仅此而已。”有些不好意思地将这些话语说出口,简直已经窘迫到就连对方的脸都不敢去看。

“其实有一个摇滚乐队马上就要成立了,只不过算来算去都还差一个贝司手……然后就……上次,不是有合奏过……那个……啊那个算是合奏吧……所所以……这个……”简直可以算得上有点语无伦次了,依旧无法去观察对方的动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能够感受到被人注视着的灼灼目光。

“啊那个……”

“螺丝配好了,那我就先走了。”

“……”

……附近最近的高中啊……

看着手中龙给自己画的路线图,其实这个说是路线图完全没错吧只是稍微难看懂一点,心里这样想着。一想到昨天离开乐器行的时候,龙告诉自己葵留下的话语这件事情,简直是让自己欢欣鼓舞了好半天,一直到晚上睡着脸上都始终挂着灿烂的笑容。

“有什么需要的话就去学校找我吧。”

……话说是在这里吧……

看着面前墙壁上那几个烫金的大字,女子高中什么的……

女子高中……女子……女子……

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那个自己看中的贝斯好手原来是女孩子啊,葵这个名字自己完全没有怀疑性别是否是异性,就算这个名字雌雄莫辩。对方的脸孔自己只有看过一次,也许是因为长长的刘海下面被遮住部分的面容,也许是因为那次根本就鼓不起勇气看清对方的脸孔。说话的声音也是一样,完全分辨不出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呢。

不过真的要在这里等么,女孩子呢……倒也不说是对异性有什么不满,不过乐队中一个女孩子三个男孩子的这种比例,多少还是有些不方便的吧。嗯……也不知道等会儿见到本尊,对方会有什么想法呢。

也不知道昨天说的那句话有没有传达到,好吧,新组建的乐队,如果可以的话自己也想要参一脚。不过好像想太多也得不到什么想要的答案,便也只好作罢。微垂着眼帘,不去注意前方与周边,只是像这样单调地行进着。

“呐,葵,是葵对吧。”

注意到身边离校人群中那一抹似曾相识的身影,急匆匆地脱口而出的话语却因为周遭人员的侧目就连尾音都开始发颤。

走在回程的路上,两个人。这种感觉要怎么形容呢,和女孩子一起两个人,怎么说都有些尴尬。特别在其他人的眼里,这种情况会不会被当做……想到这里脸又红到了耳根,不由得抬手捂住脸掩盖住羞涩的表情。保持适当的距离,就算是和自己并排行走也要保持至少一人宽的距离。啊不由自主地脸转向一边,真的不要注意到这边异常的举动啊。

话说真的一句话都没有么,越来越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侧下脸,眼角瞟到对方干净的侧脸。说真的葵真的和其他的女孩子有些不一样呢,脸上可真的是太过于干净了,找不到一点点的皮肤问题,找不到一点点的上妆痕迹。五官算不上美艳但也算得上清秀,特别是侧脸,果然自己是没有好好看清对方的脸孔,怎么看都是女孩子啊。

女孩子……扫视着一直到制服的裙摆,膝上十公分,绝对领域……

唔,真的是羞耻到了极点,只能抬手捂住通红的脸。刚才是不是被葵给发现了,好像眼角瞟了一眼啊,怎么办……

“呐,还是买棕色的那把吧。”

“……”

“呐……”

要不是感受到衣角被拉扯的力道,自己可能没有办法马上回过神来。晃神中看到对方的脸,第一次清晰地看到对方的正脸,唔……

“唔,买,买棕色的……”

拿在手里完全爱不释手,大概原因就是这是自己第一把专属的电吉他吧。棕黑色的琴面,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不是依照自己意愿选择的主角代表的红色,但拿在手里却也会有种非常喜欢的感觉。

尝试着继续弹奏之前有练习的那首曲子,可能是练得多了吧总觉得已经熟练了很多,啊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一起排练啊,好想尝试乐队一起合奏的感觉啊。

“呐,你说的那个贝斯手今天会过来的吧。”

点头应着阳的提问,应该会来的。之前不是还同意自己去学校找她么,之前不是还一起去乐器行帮忙挑选了自己的专属电吉他么,之前不是还愉快地交换了邮件地址的么……

“啊,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来太晚了。”

迟到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样子,来者一来便放下箱子,拿出自己的乐器连接上音箱。很自觉地找到自己应该站的位置,站定好,半晌看着对方的脸庞一脸的茫然。

看到这样的葵,不由得有种这种的不就是只小动物的感觉么。“呐,在排练前,我们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语音还未落,低沉的音色便早已弹拨出来,一手扫弦使用的好像是之前订购的那枚拨片,一手跟着节拍熟练地按着弦。啊啊一上来就那么兴奋么,看着对方一脸认真的模样,只好向身后的阳和龙点头示意。

嘴里清亮地喊出拍子的节奏,随着1234”尾音的落下,乐器一个接一个合上方才贝司的和弦。吉他找到主音的部分,尝试着想要跟上贝司的节奏。键盘流畅地演奏着音符,不过还真的是喜欢在和弦的地方增加或减少一两个音符完成自己的即兴演奏啊。架子鼓分明的鼓点每一下都准确地落在节拍上。明明是第一次排练,却有种好像合奏过很多次的感觉。

想要包含着情感地唱出那首歌的歌词,却不管怎么样都显得略有些蹩脚。没有办法放开嗓子,貌似还没有开嗓的样子,气息也很不稳,大概因为紧张的缘故,一口气完全没有办法拖到小节结束的地方,尾音不可抑制地颤抖,高一点的地方假音转换简直可以暴露自己就是业余的水准。

啊啊又是这种暴露水准的事情!脑子里想到白天排练完,阳和龙嘴里虽然说着没关系但自己心里明白就这样的唱功想要登台分明就是自取灭亡。特别是葵的表情,那种有些失落看起来就像是自己出了丑一样一蹶不振的样子。怎么办呢,不想要看到那样的葵呢……

“呐,彻,下个星期的文化祭我们可以出场的吧……”

默默地小声练唱着,依旧又一次地忽视掉了身旁多出来的声响。真的得要好好练习呢,不然就等于是辜负了葵的一番心意。

默默地躺在床上思考着到底该如何才好,手边的手机震动着显示出来电。翻开放在耳边,半晌却没有回应。

“那个……我应该没有打错吧。”果不其然听到那边试探性地问句,虽然自己只是无意识的想要等到对方说出第一句话而已。

只是淡淡地应了声,想要知道对方打来电话的来意。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平淡,但只有现场看到的人才能发现自己此时整个露出来的头部皮肤完全就是被煮熟的模样。

也不知道到底谈论了多久,闹钟上的时针走了一圈又一圈。说起电话里的内容,想起来也是各种令人感到激进励志。这种时候如果葵打过来的电话里面的内容跟阳和龙的一样满是安慰的话语的话,自己大概会有种更加羞愧想要钻地洞的感觉吧。一晚上都在讲解弹奏的基本技巧,演唱的气息控制以及基本的练声方法。说起来,葵好像算得上是专业的吧,能够不厌其烦地和自己讨论这种对于她来说完全低能的问题,这种的简直是太感谢了。

最后的一个音落地,今天的排练听上去效果还比较不错的感觉。回过头看着大家,每个人脸上都是还比较轻松的表情,特别是葵的样子,虽然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但是可以一个人自顾自地轻轻拨动着琴弦,鼻子里哼着曲调一脸的惬意。

“呐,明天的表演就都加油吧。”

……

站在后台等待着,舞台上在表演的是其他社团的节目。看看演出列表,自己乐队的表演应该是排在轻音部节目的后面。也就是说,这个表演结束后就还剩一个节目了。

努力地练着音阶,试图更快地开嗓适应高音的部分。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反正就是只能不停地喝水来缓解自己紧绷地咽喉。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在某个角落里有个注视着自己的灼热视线……

鼓足肺扩量演唱着早已烂熟于心的歌词,熟练地弹奏着早就不再生疏的音符。总觉得唱歌一点都不觉得困难了,总觉得演奏一点都不觉得平庸了,SOLO的部分就算是自己一个人的专场也完全没有问题。到底是因为什么呢,是因为所谓的人来疯么?

“呐,这个给你,好好加油。”

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东西,摊开手掌映入眼里的那个东西不就是葵之前订购的拨片么。其中一枚葵自己有在用,那这个应该就是另一枚吧。这个不是很珍贵很稀有的么?这个问题还没有问出口就看到对方望着自己的眼神,看起来很诚挚。

一曲毕,贝司落下最后一个音为这次的演出作上最完美的休止符。一片寂静,不过只维持了一拍的时间,哄堂而起的鼓掌声充满了整个会场。

大声地喊出最想要说出的那句话:

“大家好,我们是United乐队,从今天起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又一次地被欢呼声包围,一层热浪接着一层热浪。

回过头,终于能够看见那一抹笑颜,最美。

……

=========================================================================================================================

以上~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