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uppets'Drama】小说+插画

——欢迎约稿(详见版块/置顶日志)

 
 
 

日志

 
 
关于我

自由画师+自由写手(欢迎约稿)二次元, 耽美狼,声控,正太控,美型控,本命众多。娃麻(等我后续多拍照片),乐器宅(等我以后发作品),唱见(努力中)。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文·同人】【K-伏八】《沾染赤色的一抹青》  

2017-02-08 08:26:41|  分类: 私·写文(5篇显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是决定在这边做一个同步的更新,和半次元那边。这边大概会整理一下当时写完文的时间,按照先后排一下。
这篇是自己真正意义上参的第一本同人本的小说,嗯收到了样刊OwO
主题是《K》里的【伏八】这一对CP。写手担当,执笔短篇小说《沾染赤色的一抹青》。字数:5126(以word计数为准),完稿日期:2014年06月30日。

【正文】

站在面前的你紧锁着眉头,嘴里一边不削地爆出粗俗的字眼一边在语句数量增长的基础上放大了说话的音量。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话语自己根本就不需要一个字一个字的去认真听着或者去确认,自己心里明白不论是在什么时候只要与自己重逢,从他嘴里说出来的都是那样的千篇一律。

“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见到你?”看着面前那张熟悉的脸孔,身上那套藏青色的制服看在眼里越发的刺眼。

“美咲,在这件事上应该是我要向你提问才对吧。”眼里载满了对方怒意横生的脸,每增加一分就越是想要捉弄对方,嘴里轻佻地说着脸上的表情就连自己都觉得应该招呼着来上一拳。

每次都是这样,越是迫切地想要看到对方那张脸就越是会做出一些令对方讨厌的事情。说是令对方感到讨厌,其实是就连自己都会厌恶这样的自己吧。每次看到被对方这样讨厌而流露出来的举动,脸上所挂着苦笑的原因就连自己都不想要去一一了解。

背叛者——

这个便是面前的人给自己的评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从自己离开吠舞罗离开他身边的时候开始的吧。

有的时候自己也会思考,关于这件事情好像就是上天给自己的命中注定一样,完全不需要了解其中的来龙去脉,更不需要了解自己这个当事人的想法。有的时候也想要提及解释这种事情,但结果却连来问你为什么要离开的人都没有。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样的,只要得到结果就可以了,他们所看到的只有结果而已。就算是现在站在自己对面的他,满脸厌恶难堪表情的他,应该也是如其他人一样是这样想的吧。

背叛者——

也许这样的称谓才是最适合自己的吧……

“像现在这种情况不管怎么说都应该是Scepter 4的主场吧,专门负责处理这方面的事情我们才是专家。”嘴里说着这样的说辞,明明只是顺口说出来的话语,对方频频龇牙的神情看在眼里也能够明白这句话在对方心里的感受。

“倒是像你们这种的就应该放心的把这件事情交给我们,我们是一定……”

“杀手!”

“……?”

“是那个家伙杀死了十束哥!”

他的眼里充满了可以说是愤恨的色彩,果然正如自己所判断的一样。“吠舞罗”,代替了他的整个世界。

 双臂交叉抬起护住自己的头部,完全无法看清前面对方的模样。一声求饶的话语都没有,就连因为痛苦而发出的闷哼声都听不见。站在不远处的墙壁后,默默地看着前面暴力的场面,什么都没有做。

手撑着后背靠着的墙壁,吞下混着血腥的唾液呛出声低咳起来。抬手抹过嘴角一片腥红,站定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依旧一声都不出……

嗯,刚才,是不是有被注意到这边……

定睛看到对方侧到一边的脸,啊该不会是自己看错了吧。对方应该是和自己一个年级的八田才对,对于他的事情自己也算是有所耳闻,绝对是因为自己自大却不自知的个性才导致成为了大家第一排斥的对象了。

至于为什么会知道对方性格的这件事情自己也只能说早在很久以前自己就有和对方相处的经历,确实在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对于这种不可一世但却又无懈可击有着两把刷子的家伙不论是谁都还是或多或少带着些羡慕憧憬的。不过像“孩子王”这样的角色到了稍微长大的中学有的也只是令人嫌恶的对象。从各种方面来说大家都希望成为世界的中心而不再是围绕在中心的四周,因为至少在自己的心里中心的那个位子除了自己不会再属于其他的任何人。

依旧站在墙壁的后面,眼睛一直注视着前方八田所在的方向,前方的人没有动作只是继续维持着刚刚手撑着背后的墙壁弯腰直不起身的姿态。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方才抬手擦拭着嘴角可以隐约看见残留在肌肤上粉红的痕迹,大概是方才咳嗽溅出的血腥。不知道能不能够就这样继续接下来的动作,只是缓缓抬起原本自由下垂的另一只手臂,径直捂住小腹的部分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脸上的表情产生了变化,皱起了眉头却依旧不愿发出声音表现自己的疼痛。慢慢地直起身,脸上不带有更多的表情只是如方才一样皱起的眉头,从嘴唇的缝隙里倒吸一口凉气发出“嘶——”的声响,当然这只能从对方的动作推测出来,毕竟现在的自己依旧只是站在不远处的墙壁后,什么都没有做。

自己对于八田很是了解,就算只是在小学的时候自己和其他的几个小伙伴一样跟在“孩子王”的八田身后,玩耍的时候一起去同一个地方玩耍,放学的时候一起从同一条小路回家。那个时候,自己与八田,同班。

每天跟在同班且同龄的八田身后,下课后和班上其他几个孩子一起围绕在八田的身边,听着他们讨论最近最热门的游戏,听着他们讨论自家老妈给自己准备的便当是怎样怎样地没有水准。每次听到这些,自己总会有种感觉,讨厌的感觉。

但是就算是这样的感觉也没有维持很久,直到亲眼看到对方因为把章鱼小香肠掉到地上一脸不舍一脸痛苦地嚎叫着“啊,最喜欢的”这样的字眼,才由衷地感到,八田,绝对不会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至少虽然嘴里有说着令人讨厌的话语,但是只有自己知道,那一定只是逞强的表现。

勉强地直起腰身还未站稳就一下子靠在墙壁上,大口地喘起气来。指甲嵌进皮肤带着隐隐的疼痛,现在自己能够为他做些什么呢,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被重重的力道推倒,掌握不了重心一屁股跌坐到地上,尾椎的钝痛只引得倒吸一口凉气,扬起的灰尘散落在破了皮的伤口处有种隐约的痛感。脸颊有种钝痛的感觉抬手轻轻触碰看起来是青肿的状态,撑在身边的手腕貌似也扭到了的样子。

“哼,臭小鬼,识相点就快回家找妈妈,不然我不介意把你打到就连你老妈都不认识!”

耳边回响着嘈杂的嘲笑声,眼里满是愤怒与不甘。说起起冲突的原因,其实也不是什么很特别的事情,仅仅只是看不顺眼这样的事情罢了。事实真就如此,人只要一到了青春期只要一到了叛逆期,眼里最容不下的应该就是这种“孩子王”样挑战自己底线怎么看都觉得刺眼的小鬼了吧。

眼里的火气像浇了油一般,也不管自己此刻狼狈的身躯,撑起身子几步冲上前握紧的拳头朝着刚才对自己动手的那张脸挥去。

“嘭——”

肉体和地面碰撞的声响,拳头击打着肉体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站在一旁的对方的另外几个同伴一声又一声地发出嘲讽的大笑。站在一旁无能为力的我们,能够做的事情一件都没有。不是不讲义气而是比起挥动拳头大家更多的选择害怕到瑟瑟发抖,甚至开始不争气地流下眼泪嘴里喊着求救的字眼,就连最基本地看着面前的状况都做不到。

本已握紧的拳头更多地加重了力道,指甲陷进掌心的皮肉有些刺痛。也许是看不过眼也许是终于鼓起了勇气,努力地向前迈出一步,只需要再两步就可以来到八田的身旁,也许是可以帮忙不过更多可能的也许是可以一同承受被欺侮的伤害。

“不要,不要过来……”

大概是注意到身后沉重的脚步声,前面被撂倒在地蜷缩成一团的八田,一边双臂交叉保护着自己的头部一边从嘴里泻出痛苦的呻吟,方才的那一句中气十足的嚎叫仿佛就像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一般。

不准过去……看着地上一直蜷缩着微微发抖的身影,自己有些手足无措。不过去的话,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景象愈发地恶化,明明身上的青紫一片接着一片的增加,明明痛楚早就溢满胸腔。眼里的泪水好像早就无法被眼眶所承接,一颗滴落在镜片上散开模糊了视线。无助的哭喊,心脏绞痛的感觉,却怎么样都无法从嘴里发出声音。

交叉的手臂被一记接着一记的重力踢踹着,就算是护着自己的脸和脑袋却还是可以感受到来自于外力的冲击,沉重而富有力度。重击落下,双臂、双腕、胃部、小腹和膝盖,应该说凡是可以攻击的部分都有被伤害的痕迹,不去管是否疼痛只用看到所显现的脏污与青肿。淤血集结在皮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抹去最后一丝的残留。

最后,八田如我们所想的,没有去学校。他的座位,就这样空下了两个月。

也不知道是自己耳朵所亲自听闻还是自己所产生的自我意识,班主任告诉我们八田住院了至于详细的信息没人告诉我们,只有我们知道他一定伤得很重。

正如我们所想到的,回归的八田只是轻描淡写地告诉我们他只是手臂骨折外加有点肠胃出血。按照他说的就是到了医院差不多都得要进行急救了,看到八田像是在说着他人的事情一样一脸的嬉皮笑脸无所谓的样子,自己再也没有办法正视他的脸,这样的自己,就连自己都会觉得差劲令人羞愧。

现在的自己正和那时的自己一样,同样做着连自己都会感到差劲的事情,看着背靠在墙上已经缓和了气息的八田,如果自己就这样冲过去搀扶着他去医务室躺着并拨打救护车的电话号码的话,对于八田而言这又会被视作什么呢?

脑子满是八田那一撇的眼神,就算课堂上正在教麻烦而繁琐的课程也完全无法拉回早就在九霄云外的思绪。

“呐,美咲……”

“不要叫我的名字!”

坐在八田的身旁,嘴里咬着学校小卖部买来的咖喱面包,虽然有好好的咀嚼但还是觉得有些食不知味,毕竟对自己而言自己还是直接去学校食堂买汉堡肉要好得多吧。

但是斜眼看着身旁嘴角和额头都被贴了创口贴努力张嘴啃食手中饭团的八田,多少也有种自己该同甘共苦的决心。果然刚才的围攻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啊,至少在自己所看到的范围,八田就连长大嘴巴都是一种酷刑。

“话说,腹部还好么,不是被集中攻击了么?”

“啊,被你这样一说,好像还真的有点……”嘴里一边这样应着一边伸出闲置的手掌覆上小腹轻轻地揉弄起来,感觉疼痛好像还是和以前所遇到的有些差别,并不属于会令人感到昏厥或者意识不清的那种,只是很单纯的钝痛。有些不耐干脆掀起衣服的下摆,这才发现小腹的部位完全是一片青紫,应该怎么说呢淤血倾向于黑色的聚集,这次的皮下出血看来不知道该在什么时候才会痊愈了。

“说起来,比起小学我的身体好像更耐打了呢。”嘴里说着这样的话语一边依旧观察着自己腹部的淤青,就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耐打?这种说法真的有些令人发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种说辞。要说“耐打”的这件事情,明明就是因为前段时间加入了“吠舞罗”之后每天都有很好的锻炼身体就连格斗技都有去好好学习。这样的八田,仿佛就是自己的整个世界。

走在幽静的小道上,一路上没有遇到几个人,能够遇到的也只是坐在一边看起来像是小混混样的嘴脸。装作没有看见般的从旁边走过,没有受到任何阻拦。自己很清楚该如何解决这种问题,如果你盯着对方看对方会以为你在挑衅,如果带着些不自在一脸的紧张样就只会燃起对方想要欺负你的欲望,不过这种欺负可非彼欺负,不要忘了对方可是职业的小混混。

一前一后地走着,目标却很模糊。只是一个偶然而已,之前自己有目睹几个“吠舞罗”成员貌似要去集会的样子,于是自己就尾随了一阵子。当然自己知道这种行为是完全不提倡负面的行为,但这对于没有门道的我们确是唯一的途径。

“嗯,我记得他们是走这边的。”

“嗯,所以应该是在这里么?”

看着面前名为HOMRA”的酒吧,心里满是微妙的情绪。“吠舞罗”的成员就在自己面前的这间酒吧里,那位传说中的“赤之王”第三王权者周防尊就在眼前这间酒吧里,真的是头一次自己有与那位王者拉近了一小步距离的感觉……

“啊,当时自己可真的是完全想不到自己可以亲眼见到‘赤之王’的周防尊啊。”

“是啊,不过只要一度看到自己位于左边锁骨上的标记,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自己如今的身份与使命了吧。”

……

“呐,美咲,我记得你好像有说过同伴就是你的所有吧……”

“……”

“但是就是因为这种事情,现在的我们才会变成这样啊。”

想要独占你追逐着前方的视线,想要独占你因为喜悦而露出笑颜的表情,想要独占你对这未知的未来满是期待的心情。关于你的所有都想要拥有,永久的拥有。想要让时间回转,一直轮回着沾染赤色之前的那些日子,至少在那些时日里你的世界还能有我的存在。

“背叛者!”

又一次地从对方的嘴里听到这个词汇,美咲,就算到现在这种时候,恐怕就算到最后你依旧还是不懂,在这个词汇身后所包含的所有。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你才会铸就一个这样的我啊,哪怕现在的自己身着着藏青色的制服,那残留在左边锁骨烧焦痕迹下的一抹赤便足以告知了全部。

你一定不知道当时被告知这是第一次出现两个人的标记在同一个位置的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多么的微妙,雀跃中带着更多的慌张,万一让你觉得自己的举动带着些反感那岂不是大不妙,所以在那张冷静的正经脸下面的想法你还是不知道为好吧。但只要一看到你因为知道消息感到惊奇的表情,哪怕只是这样自己也会感到满足。

脸上只能像这样摆上无可救药的表情,里面满载的苦闷我相信你完全都不了解吧或者你压根就不想要去好好了解。在你的眼光落在其他人身上的时候,不论哪个时候的我眼中能够看到的地方就只有你的存在,正如从以前一直到现在的心情一样,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

面前的你瘫软地跪坐在地上,一直都不离手的滑板从身边滑出好远。无法控制地,就算抬手一遍遍地擦拭着眼角也无力阻止如泄洪一般的泪流,那宛如崩堤般的哭喊仿佛是在追逐逝者一般带着回响。

第三王权者,赤之王,陨落了……

八田的整个世界就这样轻易地崩解,哪怕留出更多的泪水也没有办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从今天起,“吠舞罗”就再也不会存在于这个世界,八田的整个世界。

红色的标记消褪着,红色的星点朝着一个共同的方向聚集。

从今天起,你的那个满是赤色存在的世界能够接纳这样的一抹青么?

……

=========================================================================================================

以上~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