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uppets'Drama】小说+插画

——欢迎约稿(详见版块/置顶日志)

 
 
 

日志

 
 
关于我

自由画师+自由写手(欢迎约稿)二次元, 耽美狼,声控,正太控,美型控,本命众多。娃麻(等我后续多拍照片),乐器宅(等我以后发作品),唱见(努力中)。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文】【动物拟人】《囚》  

2017-02-08 10:56:24|  分类: 私·写文(5篇显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是我第一次参的本的文,但是这个本窗掉了……我也是没谁了QAQ
后期修改了一下说要投杂志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写的是修改后的日期,最早的日期2014年04月。
主题:【动物法则】。字数:4896(以word计数为准),完稿日期:2016年01月23日。

【正文】

  眯着双眼,眼里满是锐利的锋芒,可就算是这样也还是掩盖不了那一闪即逝的胆怯。眼前所注目的不是什么特别的正是能够令自己果腹的东西,烟灰色而又富有光泽的毛发,惬意而又松懈的背影。这是一匹狼,一匹野狼。

   默默地凝望着前方,压低身子尽量趴伏于地面。趴伏在一块岩石后,嘴里嘟哝地泻出低吼。明明心里明白需要绝对的安静,丝毫的动静都有可能会打草惊蛇,但就算是这样,出于自己野兽的本能也完全没有办法。前爪尖利的爪子扒住地面,后腿稍稍使了点力蹬住地面,一点点地抬起脚掌,悄悄地向前挪步,自己心里很清楚只需一个飞扑,那匹狼便会被压制于自己的身下,锋利的牙齿厮磨着下意识地做出撕扯的动作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便是每个人的本性。在这个物欲充斥的世界,就算是我们,为了最原始的欲求,仅仅只是食欲就可以付诸一切。

胃部间断性地抽搐,正如这个形容词一样整具身躯感觉就像被强制性扭曲着。咽了咽口水,伸出舌头舔舔嘴角,刚才如果张开嘴巴大概完全有可能会毫无形象地口水从嘴角溢出来吧。这是自己完全无法去忍受的,不论现在自己的境况如何,自己任然背负着草原之王的称号。狮子,虽然只是只幼

忍受着从胃部朝咽喉方向挤压着渐渐泛出的胃液,酸涩的味道溢满口腔,这种感觉真心令人感到不快,就算不愿去承认但也已经是那样的令人感到熟悉。从胃部发出“咕——”的声响,真的是羞耻到了极点。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眉头皱起。咧开的嘴角露出摩擦的利齿,撕咬的动作不断反复。唯一的目标驱使着自己的意念,眼里所能够看到的只有对方毫无警惕的背影。绝对不可以被前面的那个身影发现,绝对不可以被前面的那个身影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额角汗珠顺着脸部的线条来到下颌,随即落到地面。直射的阳光从东边的方向走向西边的位置,在制高点的位置逐渐西下。也不知道就这样对持了多久,但足以算得上是很久的时间。

仰起头看着天空,蓝天白云,真是清朗的颜色。眼睛稍稍眯了眯,模糊地只能看到阳光直射过来的星点光斑。张开嘴打了个打哈欠,侧过头来舔舐着身侧的毛发,能够像这样悠闲地晒晒太阳真的是很难得的一件事情,平常日常工作般还需要为了食物奔波,为了部落的领地扩张而繁忙。在这样闲适的日子里一个人默默地梳理着毛发,一个人默默地忘却做为族长的使命偷偷懒,不论是怎样都会觉得是种享受。

祥和的时间里,寂静的环境周边萦绕。像这样的西部峡谷中经常会出现一些野生的猛兽,像自己这样的群聚生存的野狼,一些只能够捡别人吃剩下的残羹的鬣狗,当然也会很少见的遇到像狮子老虎豹这样的猛兽。

“嗷——”

收回高昂的脖颈,心里有些狐疑。似乎隐隐从哪里听闻到这样的声音,这种除去狼族属于其他物种的声音。怎么说呢,如果自己的记忆没有混乱的话,这种类似于伟大的“草原之王”的嚎叫……

梳理毛发的动作变得缓慢,侧过眼来似乎发现到了什么。动作逐渐趋于停止,接着便直接侧过头去,凝视着。在自己后方的巨大岩石的一侧似乎有什么动静,也许是注意到这边的动作,那个趴伏的身影向里缩了缩,然而所投下的那道额外的影子却正好出卖了他的所在。

现在该怎么作出下一步的选择呢,如果真的是那位“大人”自己可就该没有办法全身而退了,作为群居的我们,现在却只有我孤身一人待在这里,真的是过于松懈的现状。屏住呼吸,保持着一动也不动的坐姿。现在到底该如何是好,是选择默默地一声不响静等逃跑的时机,还是一鼓作气直面对方的攻击来个大死斗?

爪子紧紧地贴合着地面,如果要逃跑的话,只需要一个蹬地就可以飞跃出去跑出好远。但是,真的可以这样么,在不知道对方的性别和年龄的情况下,万一对方是个捕猎的能手,自己的体能大概就完全没有胜算的可能,最大程度上应该会耗尽体力最后称为被扑杀的一方。想到这些,纹丝不动的身子逐渐变得有些僵硬。但是如果直接面对的话,一对一的方式可能会惨死其手……不,不对,也许只需要看准时机咬断对方的气管……

那个身影令人莫名地感到一股强烈的异样感,应该说是一种灼热的压迫感吧。也许是错觉也许是强烈的心理暗示,渐渐地感觉到从鼻中喷出的气体都变得厚重起来。微微启开嘴角,重重地来个深呼吸。汗珠顺着脸颊从下颌滴落,微微闪动着睫毛,上面挂着的汗珠映射着阳光露出异样的光彩。

眉头皱起,越皱越深。躲在岩石后的身影似乎找到了可以见缝插针的位置,前爪猛地着地后爪一蹬便朝着前方的那个身影扑了过去,本能的嘴里发出嚎叫,还没有等对方反应过来便一下子将对方扑倒在地。见对方迟迟没有还击,宣示着自己的胜利般笑着露出锋利的獠牙。

人生中的第一次狩猎,自己所做的捕猎前的准备步奏,那一系列的动作,全部都是学习母亲的。一想到母亲就不自觉地想起她严厉的嘴脸,一想到母亲就想到她威风凛凛的姿态。但是,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骄傲地俯视着爪下的那匹狼,傲慢地张开唇齿。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只需要给对方致命的一击就够了。

也许是察觉到了危险,才刚看到对方露出的獠牙,一爪挥过去直接将对方打翻在地,翻身站起来一爪便将那团挣扎着还未起身的肉球置于身下。恐吓性地一声厉吼,身下方才还在扭动的身子霎时没了动静。下一秒,眼里似乎闪动着异样的光辉。看着自己身下眼里噙着泪花,身子缩成一团害怕到瑟瑟发抖的模样……

看到对方这副样子,很明显地感到有些不耐烦,可能是从骨子里带着一些嫌弃。目空一切地抬起前爪用力地将身下的肉球扫到一边,然后坐回到之前坐着的地方,看来现在可以继续悠闲地晒太阳了。

“咳咳——”顺势翻滚到一边却被扬起的灰尘呛到喉咙。坐起身拍拍脸上身上沾染的脏污,眼睛瞥向那匹狼所在的位置。这可真的是所谓的乐极生悲,看来要在社会中生存下来也不是像自以为是的那般容易。

“呐,好吧,现在就算是我被你给俘虏到好了,但是我是绝对不会认为我已经输给你了,不论身心都是。”待在离对方两三米远的地方,看着对方满是惬意的侧脸,不由得就这样说了出来。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觉得就应该这样。

耳畔听到对方还处于变声期阶段的声音,自顾自说出来的言语,完全没有理会的价值。倒不如说本就互相没有任何关联,就连刚才猎手与猎物的身份关系都给破灭了,也就没有需要理会的必要了吧。

“呐,其实我今天捕猎应该也算是成功的吧,毕竟第一次就可以将野生的狼扑倒在自己脚下这其实是很厉害的吧。”自顾自的大声说着这样的话语,斜眼看向对方的位置发现对方还是无动于衷的模样,“哼,你像我这样年龄的时候肯定连扑向猎物的勇气都没有吧,不过这也难怪,毕竟我可是“草原之王”的子孙。”嘴里这样说着一边还沾沾自喜:“你肯定很想知道我的名字吧,那我就可怜你勉强告诉你吧,我的名字叫作卡洛尔……”

一直听着对方这样自以为是的言论,就算是有着良好修养的绅士也会有觉得厌烦的时候。也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早已锁紧眉头,但是想起刚才对方那个怂样,如果现在再吼一声对方会不会马上哭出来呢。真的是不想再看到那个表情,真的是很烦躁啊。爪子下意识地收紧,也许会在一时的冲动决定下杀掉对方也说不定。

一边听着对方自以为是的话语一边机警地注意着周围的环境,自己也不是傻子,在自己的领土居然混进来一只还未成年的幼狮,其背后一定有着什么其他的缘由。也许他自己所在的部落就在这附近;也许是走散了,那么也就是说他的父母离这里的距离也就不远了。不论是哪一个,对自己都是不利的。

“咔哒——”

听到陌生的声响,还在思索的瞬间便马上被拉回到现实。竖起耳朵,屏住呼吸。

“卡……卡洛尔……卡洛……”

断断续续地,可以听到模糊的声音。那是人类特有的声音,说话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发出的方位距离这边的距离越来越近,似乎正在朝着这边走来!

“既然我已经告诉你我的名字,那么出于礼貌你也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那我就勉为其难地问问你,你的名字是叫什么?”

尾音未落便察觉到方才还坐在身旁的那匹狼早已攀上了附近的山坡,居高临下的观望着自己这边的方位。发生了什么事么 ,完全没有一点戒备的卡洛尔依旧一脸茫然的样子。

卡洛尔……卡洛尔……”

待自己清晰地听到人类那熟悉的声音,这才突然反应过来。是人类,是知道自己存在的人类,他们来找他了,他们要把他强行带回去了……不要,不可以,暗无天日的训练,狠毒的抽打,饥寒的夜晚……

也许是凭着自己身体的本能,也许是内心极度的恐惧,就这样驱使着自己努力地朝着狼所在的顶端伸出了爪子,哪怕只要一点点就好,只要不断地前进离那顶点的距离逐渐缩短。也许是自身能力有限,这样做了却无法有任何的效果,依旧只能眼巴巴地望着顶端,从喉咙呜咽出声。

释放内心的勇气,尝试性地从喉咙发出低吼,露出尖利的兽齿,向向前靠近的人类举起尖利的爪子。来回周旋着企图寻找到空隙突出重围,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接着便攀爬上较矮的岩石,然而早就已经失去了自救能力的自己不管怎么努力都还是无法攀上更高的第二层阶梯。软弱无力的双爪耷拉着,整个身子向后仰去,最终跌倒在地。

随着“咔哒——”一声响,便被脖子上的锁链控制了行动。虽然依旧挣扎着不愿前行,嘴里呜咽声变得频繁,但也完全无法脱离。只能被走在前面的人类拖拽着,间或扔块生肉在自己面前。生肉,带着血腥的味道。不能被诱惑,自己可是“草原之王”,可是……

胃部的扭曲似乎变得更甚起来,绞痛的感觉几乎都可以令自己流出泪来。这已经是第几天了……卑微地低下高昂的头颅,嗅嗅眼前那样的美味,试探性地张开唇舌叼起,大口咀嚼起来。这已经是第几次了……抛弃了自己的骄傲自己那至高无上的尊严。但是,如果不这样做,自己还能够活在这个世界上么?没有绝对能力擅长捕猎的自己,没有部落温暖饥寒不愁的自己。这样的自己,如果没有施舍没有可怜,自己还能够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么?

咽下口中的美味,顺从地走上几步。现在那匹狼还会待在那里,居高临下地观望着自己的丑态么?也许不会吧,其实从刚才自己就已经知晓对方对自己的感觉,满满的轻视。心里虽然明了,但还是会有着一点点的期待,只要一眼就好,只要能看到对方的身影就好。

缓缓地侧过头,望向那个顶点……

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

经受着皮鞭抽打在后腿的伤痛,承担着空腹肠鸣的艰辛。真的,真的很想要站在那个通向曙光的山坡顶点,哪怕只是站在那匹狼的身旁。

躲避着抽打,呜咽声一声接着一声。不同的社会,世界中唯有人类是永远的霸主,反抗不能。不,也许等到自己长大,但是更希望的还是脱离这里,获得自由。

空空的,迎接自己的那只手迟迟没有伸过来,又或者打从一开始就是不存在的吧。苦笑着,心里这样默默地想着。

想要脱离这里,想要变得自由,想要抓住那不存在救命的稻草,想要变得和那匹野狼一样……

但是,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

瘫坐在一旁,眼睁睁着瞧见驯兽师手上拿着皮鞭恐吓性质地抽击着地面,命令那只成年虎做各种高难度的尝试。自己并不太清楚人类所做的这种事情到底是有什么必要,只知道这里所有的动物应该都和自己一样,全部都是从年幼的时候开始就存在在这里,每日被锁在铁质的冰冷的牢笼中,每日和人类为伴。每天在饥饿的时候被投喂几块生肉,每天在闲适的时候被要求做各种危险的表演,最为基本的自由应该从来都没有过。

每次只要有表演的时候,就会有超级多的人类聚集在一起,观望着动物们所在的舞台嬉笑着手舞足蹈地表示自己的喜悦。驯兽师和其他的成员都会很高兴,然而自己却感到很可悲。也许,马戏团就是这样的地方吧。

可以清楚地听闻小丑表演时所播放的曲子,参杂着人类喜悦的笑声,一阵接着一阵。慵懒地趴伏在铁笼的一侧,只是就这样默默地待在这里不做任何事情,自己因为过于年幼的关系还没有任何表演的机会。舔舐着身上的毛发,带着肉体的疼痛。逃跑的惩罚,反抗的惩罚,失败的惩罚。也不知道是多少次了,作为惩罚的肉体伤害。

听闻几声脚步声,屏住呼吸。撑起身子向布帘掀起的一侧观望,一个似成相识的身影映入眼帘。灰色的身影迈出步子来到身前,接着只是默默地彼此一言不发。

男人爽朗的说话声传入耳畔,下意识地凝望着他所处的方向。他站起身子直接快步飞扑上去将男人扑倒在地,接着便恐吓性地露出尖利的獠牙。男人惊恐的尖叫着,手臂裸露的肉体被尖利的牙齿撕扯着鲜血迸飞满是鲜腥。

妥协地将牢笼的枷锁卸下,撑起身子毫不犹豫地跟随在他的身后,跟着他一匹狼孤傲的身影后方,逃离了困顿所有的囚。


==========================================================================================================

以上~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