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uppets'Drama】小说+插画

——欢迎约稿(详见版块/置顶日志)

 
 
 

日志

 
 
关于我

自由画师+自由写手(欢迎约稿)二次元, 耽美狼,声控,正太控,美型控,本命众多。娃麻(等我后续多拍照片),乐器宅(等我以后发作品),唱见(努力中)。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文】【无明显CP】《最后的路途》  

2017-02-08 10:51:25|  分类: 私·写文(5篇显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也是对应杂志栏目写的文,后来和之前的那篇《尽头的那一间房》一起参比赛,结果╮(╯-╰)╭
我发现我是万年不种体质……= =
字数:5109(以word计数为准),完稿日期:2016年01月02日。

【正文】

手上的书页翻到背面,认真地识读那些映入眼帘的文字。耳边充斥着男男女女嬉笑的声响,不禁觉得多了丝烦躁。侧过眼来注意到在前方黑板的角落里书写的字迹,距离高考的时间一步一步地逼近,然而身边的气氛却还停留在许久以前。

自己早就有所觉悟,在这样的氛围下单凭自己个人是绝没有机会改变得了什么的。男孩和女孩互相嬉闹着,在下一瞬推搡的躯体撞了过来,将身前的课桌改变了位置,文具零零散散,乱了一地。

那人笑着说出嬉笑的话语,嘈杂的声音在耳畔过往,只是就这样静静地进行自己手上的动作,一一捡拾。

偶尔一个人在走廊徐步行走,这样的地方被教师们勒令禁止,安静才是它所应该保持的模样。向前走上几步,在楼梯口的拐角处停下,便可以清晰地在玻璃窗的边沿瞧见教室内的场景。默默独立于此的班级,一个不会被他人的声音所叨扰的班级。一个个低着的脑袋,笔在纸上书写着,偶尔可以听闻的只有书本翻页的声响。多少有些憧憬,回头望见教室门口喧闹的男女,竟只得独自一人伤怀。

手上的教科书变成了小说,在空闲的十分钟里独自欣赏文句的华美。方才课堂上老师按部就班讲解着难点的例题,不去管三三两两交头接耳,只是完成任务般持续到下课铃的响起。这样的班级里老师本没有什么希望,希望只需要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们,这一点自己是深知的。

巨响在耳边炸开,接下来的话语满载着怒意的口吻。侧过头去,便可以看到在教室左上角靠窗的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够听闻那男子的声音,与之对立的对象沉默着一言不发。这样的应对方式算得上是最能够将人的耐心消磨光,瞬间爆发怒意。局外人的我,或者说是其他的“我们”,都只是默默地站在原本的位置上,看着好戏的意图。

沉默的那方如果自己的记忆没有错,那便是在这个班上最与之不融的角色。剪着娃娃头,带着黑框眼镜,算不上是个容易令人记住的对象。在潜意识的思维中,站在前面几步路远的女子,将头发染成黄色,扎着各种颜色鲜艳的头花。有意识地将制服裙向上提拉,露出更多的腿部曲线。制服的外套就像个麻袋,空白的地方画着些乱七八糟的涂鸦,写着些无病生吟的字句,平日里随意仍在抽屉的角落,待遇就像抹布一般。

这样的认知才是对的,自己总是这样对自己说。然而更加仔细地去打量那个隐忍的侧影也许像她那样的也是另一种可以存在于世上的模式吧。微微抬起头,嘴里说了些什么,只是还是如往常一样一板一眼的表情一板一眼的说辞。面前的男子很明显并不能够接受这样的态度,嘴里叫嚣着便向前逼近一步。

男孩与女孩的争吵,这样的场面自己并不算是少见,然而对女孩动粗的男孩却在自己的心里多了一丝新鲜感,算得上是种可以称之为鄙视的感觉。不由自主地直起趴伏在桌面的身子,撑起桌面,甚至下一步就会选择直接介入其中,力所能及地去做点什么。

教室的门被狠狠地推开,门扉敲打在墙面发出剧烈的声响。聒噪的大嗓门从门口传入,紧接着便直接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事件的中心。嘴里说着打抱不平的话语,接着便如闹剧一般与男子斗狠撒泼起来。

顿时有种深深的脱力感,明明努力下定决心的勇气在一瞬间被抽离。重新趴伏在课桌上,发觉到事件就这样改变了方向,竟不自主地笑出声来。

每月的月考登记在面前的布告栏,一个人站在这里竟会觉得周边过于宽敞。自己是特意挑选了个比较人烟稀少的时间,在现在这个时间里,能够站在这里的人只能够是自己。习惯性地将视线后移到倒数百名的分界线,顺着在熟悉的方位找到自己的名字。这样的结果在自己的意料之中,长期保持这样的分数,自己也算是知道自己的平衡点在什么位置。

班里的那些家伙都不会在意这样的排名,每月一考每月一排,说起来更多的是种习惯后的不耐。排名到哪个名次本不是他们所在乎的,心里都清楚天天无所事事的自己该是个什么模样。尽头转角的那个班级,每次都是那么的积极,早在张贴的第一时间里便围了一圈。有的时候总觉得像小丑一般的模样,却也无法轻视他们所得到的优势。靠在窗边的墙角,可以清楚明白地了解到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到底有多少。

身边一个脚步接近,来者习惯性地从排名第一名的位置向后慢慢推移,查看自己所处的位置。也许是得到了不错的结果,竟自顾自地轻哼出声,熟悉的调子。也许是注意到身边投来的视线,侧过眼来,竟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身走开。

推开面前的铁门,接着便瞧见前面不远处的地方一个男子的背影。也许是注意到一丝的响动,对方侧过头来,下一秒招呼着脸上扬起微笑。在这样的时间里,到天台吹吹风是自己的习惯。偶尔也会在这里继续翻看小说消磨时间,一个人倒也清净。身边的朔嘴里说了些什么,毫无悬念,自己清楚他想要告诉的内容。月考年纪第一,也算是配得上他常胜将军的称号。

自顾自地拆开手中面包的包装,一边脸上洋溢着炫耀意味的表情。手中的小说看去了大半,这也算是自己今天所作的成绩。在心里这样安慰着,不禁突然多出了些落寞。自己也算是很庆幸,自己初中的小伙伴会和自己一起就读同样的高中,然而可能就在不久之后的人生中重要的考试后分道扬镳,想想就觉得自己达成所定目标的渺茫。

“我之前有跟你说过我理想中的志愿吧……不过看样子,我应该是没什么希望了……”

嘴里一边说着这样的话语,一边就连音量都缩减到只够自己听清的分贝。说出这样没志气的话感到相当丢脸,然而却是无法违抗的事实。

沉默过后,侧眼偷偷察觉对方的表情,有些淡漠。他本不是个会安慰别人的人,这样的静默也算是他所给予的好。这样兀自认为着,收回视线。

“那就努力去完成,从现在开始努力地去完成。”

“我不是说过了么,有我陪着你的。所要去的志愿,我可是要和你一起去的。”

手上的小说被强硬地夺走,嘴里说了些什么话语。愕然,清楚地能够描绘双唇的动作……

我,真的能够做到么……

推开玻璃门,走进便听闻“欢迎光临”的声音招呼着。眼球转动来回扫视,便迅速找到了目标的人物。径直走近身旁,才突然发现与预定中不同的景象。机械性地回应着面前人员的招呼,然而却找不到一个陌生的面孔。

多出三位女孩的参与,这是没有告知给自己的部分。一个是自己本班坐在教室第一排靠窗的那个女孩,一个是突然来到班上为她解围的那个女孩,而另一个则是在招贴板前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女孩。

对于这样的局面,也算是种尴尬中的尴尬。毕竟说起成绩总分和排名这种事情,自己的顺位确实太低,面对不熟悉的外人多少可以感到一丝紧迫感。如果只是和自己的那位亲友在一起也算是家常便饭,哪怕是多大的差距也只是被调侃一番笑笑也便过去了,然而与面前的三位排名在前列的女同学待在一起,拘谨夹杂着紧张却是在所难免。

偷偷叹出一口气,勉强自己把书本上的基本内容映入脑海,常用的那些公式样的东西只需要熟练的掌握应该就会改变一些目前的局面。这样的道理自己是深知的,然而却正因为深知反而多了一丝抵触,长期没有学习习惯的自己正做着非自愿的行为。

认真地听取身边人们的教学,久违地掏出记号笔在重要的地方做上记号,最起码要形成这样的意识。这样笼统一看自己的弱点真的不是一处两处,内心不禁苦笑着这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认真地进行着课后习题,稍稍瞥见身旁人的练习册早就一本接着一本地从背包里搜出来,堆放在桌子的一侧,煞有介事地介绍着推荐着。有些放空,按照对方的说法仿佛就是做完了这些就可以顺利得到想要的分数一样。那样的结果对于面前的这些人而言是那样的理所当然,自己也只好在内心这样笃定着。

一个人努力与时间做着竞争,手边各种教材和练习册胡乱摆放着。抓耳捞腮大概算是目前自己的常态,可却又倔强地不愿求助于他人。隔壁的房间是正在读大学的姐姐的房间,还没有挣扎一会儿便硬着头皮敲了门。面前是一张带着惊异的面孔,大概在她的意识里从来都没有预料到会看到自家弟弟如此般的举动。也是,自己在她眼里就是个不爱学习没有上进心已经穷途末路的对象。

甜品和牛奶小心翼翼地搁放在手边,侧过头来瞧见同样带着点惊异表情的母亲,那表情中似乎更多了种欣慰。原来在姐姐备战高考的时候努力学习就能够享受到这样的待遇,这样的想法也许带着点偏差,但却能够在内心得到认同。

手中的书页翻开又被合上,脸上满是无奈。什么样的功课都可以靠努力来进行补救,然而如此般的鸿沟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跨越的。重重地叹出一口气,有种真正穷尽的感觉。身边的人望见自己此刻的表情不禁轻笑出声,自己算是相当清楚目前的困境。

“英语,可能真的不行……”

“就算你这样说,它也依旧是主科中的一门。考试是必须的。”

“……我为什么不去试试特长生……或者小语种呢……”

“……”

下楼梯来到下一层,自己教室正下方的方位。站在门侧偷偷观察,学生形成两个圈交叉错落地围坐着,中间的那人想必是教学的老师,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画架上的绘制看起来似乎有些高端,心里这样默默想着咽了口口水。

按照身边朔的说法,随意在纸上画了点什么。然而稻草人一样的画技,确实能够知晓自己在美术的地方似乎并没什么作用。

跟在那位在招贴栏有过一面之缘的女生身后,顺利地找到了音乐班的根据地。作为一起学习小组的伙伴,在陌生的关系上多了些熟悉。还未走到门口便隐约可听闻有人演奏乐器以及歌唱的声响。咽下口水与朔面面相觑,这才注意到自己其实算是个音痴般的存在。

早早选定了个时间,早上六点的时间便到达教室。从窗户望向操场的方向,这个时间正是田径队训练的时间。默默地将手机设置成秒表的格式,在起跑的时间里开始,在到达的时间里按下按键。瞧见显示屏上面所显示的所需时间,竟连一句话都无法说出。默默地将手机收回口袋,默默地收回视线坐回到自己的座位。抬眼正与面前的朔四目相对,相视重重地叹口气。

“小语种啊,嗯我们两个有在外学习日语的,要一起吗?”

出乎意料地从对面的两人那里得到了这样的信息,其中一人说着有些踟蹰。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她算得上是自己班上老师的骄傲吧,毕竟可以挤进前一百名的位置。学习小语种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更为有利的竞争环境,朔说着鼓动起犹豫的我。在心里默默下定决心,这样的选择或许才是最好的。

也许自己的学习能力真的很差劲,上了几次课就深刻地有了这样的感觉。但也许这也算不上是绝对的,毕竟在初进高中的时候自己也还算是优秀的行列。一定是自己完全怠慢了的缘故,就连写字这样的事情都会觉得生疏。

每天都在学校里努力地从老师那里希望能够获得点什么,然而更多的都是徒劳无功。距离高考的日子一天天地过去,身边的环境却还是如此般嘈杂散漫。从背包拿出还未写完的练习册,想想以前背包里只会装小说的时候便深觉有些不可思议。被从身旁遇见的班上的同学报以质疑的态度,但也只是听着并不会放在心上。

英语的课程早早地就放弃,埋头努力进行着日语习题的作业。也许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像这种以后都不需要考试的科目果然还是早早地就放弃为好。把精力转移到必须的地方,是最为有效的学习方式。

有的时候会突然觉得自己的思维方式似乎会和朔他们有分毫地重叠,也许正是这样的地方才铸就了结果的等次。身边的朔听闻我的感受,只是突然地笑了起来,也许在他的眼里也是这样认为的

四月调考的成绩已出,文理科生拿着分数个个一脸的严肃。手上的卷子上分数虽不见涨,但也知道是头一次得到了突破。以前自己总是觉得很奇怪,明明每次都是不一样的题目,写的答案都不一样,但是得到的分数却总是在同一档次上下起伏。然而额外的知识武装着头脑,在会与不会之间有着绝大的差别。四月调考的卷子相对有着些难度,可能比起高考卷子而言会更难一些。

“真的进步了呢,但是这样的分数还是不够的。”

身边的几个人说了和自家姐姐同样的话,根据分析来看,总分上还需要个百来分才能够有所作为。前几天遇到了在美术班学习的原初中同学,说起最近的事务果然还是在为了美术的联考做准备。自己这样的分数羞于出口,却在下一秒被告知如果美术生考出这样的文化分数完全就是学霸等级。羞愧于对方嘴里所说的崇拜,会一门技艺的这件事情在自己心里满满都是羡慕。

手上的练习册写到了最后,关上封底将手中的笔放下,伸了个舒服的懒腰。在规定的时间里做了规定数量的习题,正确率有所上升,这便是自己在学习小组里得到的成就。总分比起往常有了很大的提升,其他的成员也是竭尽所能地持平保住自己所处的位置。稍稍想想今后自己不会有机会成为班上那最后的一个,都会觉得这段日子里自己的做法是有益的。

熟悉的声音回荡在操场,高三年级毕业班的学生们都规矩地排成队形听闻着前方校领导的演讲。今天是毕业典礼的日子,过了今天我们便再也无法相见。高考成绩发表,朔果然毫无悬念地考进了一类,小组中三个女孩子都顺利考上了自己所报的志愿,而我虽然算是低空飞过不过也顺利考上了三类的本科。

“你啊,居然还只是考上了本地的三类。要不是我早有先见之明一类报本地院校,那可就只有你一个人待在这块土地上了。”

面前的那人坐在桌子上懒懒洋洋,一脸嫌弃地诉说着些什么。听着,不禁轻笑起来。


==========================================================================================================

以上~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