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uppets'Drama】小说+插画

——欢迎约稿(详见版块/置顶日志)

 
 
 

日志

 
 

【原创·文·同人】【APH-米英】《美味》  

2017-02-08 10:19:12|  分类: 私·写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是参本文,本子REPO 也发过。
主题是《APH》英中心。写手担当,执笔短篇小说《美味》。字数:7339(以word计数为准),完稿日期:2015年08月07日。

【正文】

自然地为面前的女伴拉开座椅,待坐定后才绅士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将餐巾平整地摊在腿上,稍微整理一下袖口后便自如地询问对面女伴的点单。今天是自己与这位小姐第一次的共餐,虽然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成分,然而自己是知道的,作为绅士的自己是绝对可以应对这样的场面。

准备菜品需要一定的时间,深知的我们只是偶尔目光交汇继而轻轻笑笑。侧过脸来就连一丝的笑意都是无法在自己的脸上看出。身侧的服务员轻声询问着什么,继而颔首取出冰桶里的红酒,1986年的年份可以清楚告知它的价值。充分与空气接触,醒酒过后便熟练地依次在高脚杯中倾倒,至三分之一的容量。

轻轻举起酒杯与对面的人相互示意一番便轻酌上一口,操起餐刀将盘中的牛排细细切割,分成差不多大小的小块。对面的女伴切下一块便直接食用,接着再切割着下一块。这样的用餐方式分明就是典型的美式,笑笑尽量不显露出自己略微的失礼。转念,竟直接就想起了那个人。

将方才费尽心思制作的料理端上了桌,脸上明显地挂上了自豪的表情。抬手蹭蹭额角渗出的细密的汗水,偷偷打量起坐在桌前面对餐盘的那张脸。他的脸上毫不隐晦地表现出自己的情绪,拿着刀叉的手失去了力道似乎没有什么精神。明明方才就有吵吵嚷嚷地催促做饭的本人却在这一刻仿佛是突然失去了食欲,舔了舔双唇,带着些干涩。

自己是知道阿尔是吃惯了汉堡薯条那些的快餐,对于这样的新鲜感就算是感到无法顺利接受也是有所可能的。自顾自地在心里笃定着,自顾自地摇摇脑袋,这种时候的阿尔还真的是像个小孩子一样的存在。

“亚瑟做的东西是肯定不能吃的对吧,哈哈哈,这样的卖相简直就是黑暗料理不是吗?”

像这样的说法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听说了,但是每次都会自动把这句忽略掉的自己在某种程度上对于自己是毫无效用。自己心里也清楚,在很多人的心里都觉得身边有个会给自己提出建议的人,应该就可以激励自己努力克服困难做得更好。然而对于这一点自己所持有的更多的是质疑,明明在自己的味觉里自己所做的料理都在自己可以接受的范畴。

带着些不耐烦,嘴里竟“啧”出声。皱起的眉头,转变的三白眼。自己知道自己在阿尔的面前算得上是毫无形象了,绅士这样的身份在此刻的自己身上是完全不符合的。然而自己心里知道,这种时候,只有在面对阿尔的时候才可以。

面前的阿尔一脸嬉皮笑脸的哈哈笑着,这样的他明明就会引起自己的不满,怎么看都不令人感到顺眼。然而莫名地却不会想要远离他,只不过这样的事情阿尔应该是不知道的吧。

侧过脸注意到厨房的状态,默默地一股羞耻感升腾。可以清楚感觉到耳朵双颊逐渐升温,就连嘴里反驳逞强的话语都变得不太利索。也许在这种层面上自己就应该承认,自己在料理厨艺这样的事情上完全称不上擅长,面对这样的场面,自己甚至对于自己方才是否有使用过厨房制作料理这件事情多少感到了怀疑。任谁都不会在料理的时候把厨房变成一个凶残的战场,似乎是终于有了自觉,下意识加重了指间于掌心的力道。

有些不习惯地小口啃咬着手中的汉堡,咀嚼着无法辨别的味道。餐桌对面的阿尔大口大口地吃着自己喜欢的食物,一手拿过可乐吸上几口。三三两两的男女坐在周边,一边闲聊一边简单地解决着这一餐的温饱。和自己所熟悉的环境截然不同,满是世俗毫不见一丝的优雅。这种现象被称作是快餐文化,是当代人们快节奏生活中的一个显著的部分。年轻男女们都热衷于接受,当然面前那个一边鼓着腮帮子咀嚼一边认真地注视着自己的阿尔也是一样。

然而自己并不能够接受这样的现况,毕竟在自己内心深沉的地方还是一如既往的是位追求品质追求优雅的绅士。在内心这样想着,竟一时忘却了咀嚼的工作。面前传来含糊的声音,阿尔似乎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说了些什么。

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习惯,便直接皱起了眉头,尽量压低说话的音量。“你就不能吃完再讲话么?”自己心里清楚现在的表情应该相当地难看,然而在这种时候还能够哈哈笑着并用沾着油腻的手指拍打着自己的肩膀的人,应该也就只有他了……

按下洗衣机的按键,确认能够顺利运转便伸了个懒腰直接拿了本漫画坐在了一旁。偶尔遇到有趣的地方还不忘记手舞足蹈,嘴里为那些攻击的招数配着音效。亚瑟现在这个时间并不在家,而自己正在为自己所犯下的错误付出相应的代价。

汉堡是自己的最爱,亚瑟是深知的。自己也发现亚瑟并不喜欢自己所喜欢的汉堡,然而自己却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原因。汉堡,自从自己与他开始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就会拿着快餐店的传单和优惠券向他推荐。使用的方法各种各样,想方设法地让亚瑟看到。虽然曾一度被亚瑟当做大型垃圾和那些传单一起被扔出屋子,但却也能够在之后竟为自己找一些理由去原谅自己。在这一点上自己是清楚地知道的,亚瑟是个好人,就和自己一样。

推着购物车径直朝目标走去,今天要准备的食材早就已经决定好了,侧过脸来查看记好的购物单,兀自点了点头。早在出门的时候就告诉待在家里的阿尔今晚会为他准备喜欢的菜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早就已经猜出答案。想起出门时阿尔依旧哈哈哈笑着的模样,可能他压根就没有打算去想吧。

牛肉选择了本田推荐的淞沪牛,虽然自己并不知道这样的牛肉是什么样的口感,但是相信本田应该是不会有错的。部分所需材料家中应该还有剩余,记得上次做司康饼的时候黄油还没用完。反复查看一遍,确认是否有遗漏。接着似乎记起了什么,便转身朝另一边走去。取过一袋燕麦片,便松懈下来叹出一口气。

插进钥匙转动,门被顺利地打开。手上的塑料袋碰撞着门框发出不和谐的声响,嘴里冒出埋怨的语句,吃力地换好拖鞋将塑料袋拎进屋。阿尔听闻到动静忙不迭地小跑过来,随着一声肉体与地面撞击的声响,之后便又回归了平静。

快步走到里屋,接着便瞧见阿尔狼狈的模样。那个一直哈哈笑着嬉皮赖脸的对象在这一刻竟沉默地一点声音都没有,在某种层面上更令人感到担心。仿佛是重新拥有了力量一般,阿尔伸出手来借着攀附的力坐起身来,接着便没心没肺得哈哈笑着,嘴里不住地说着因为自己是像英雄一样的人所以是不会有问题的话语。听闻也只能嘴角扯出一抹苦笑,隐隐瞧见另只手偷偷抚摸腹部的动作,这种时候也只有自己知道他的话里满是宽慰。

努力旋转绞肉机的把手,这种时候才会懊悔当时购买的时候怎么没有选择电动的呢。手动是件消磨时间与体力的事情,多少还消磨了些耐心。嘴里不安分地啧啧出声,翻着白眼目视远方。唯一的优点大概就只有可以不用随时照看绞肉的进度吧,心里这样想着转而又摇摇脑袋,就连自己都无法认同。

肉饼顺着滑进了平底锅,煎烤着滋滋地冒油。在这样的小地方自己还是能够知道一些的,作为料理人的基本自觉还是有的。自己在内心自我认定一番,嘴角扬起骄傲的弧度。翻个面继续煎烤,今天的自己自信度比起往常应该会更多一分,墙上便利贴上细密的字体不时看上一眼,仿佛就可以瞬间变成大厨一般。

脑海里萦绕着本田教学菜谱认真仔细的模样,就连这样的地方都会注意到的自己在某个层面上更令人深觉感动。侧眼偷偷瞧见阿尔,如往常一样拿着刀叉坐在桌边等待着。脸上总是那样看起来相当兴致高昂的表情,深觉得就连自己都被感染了一样,一直都能够保有着好心情。

亚瑟准备的特别料理,就呈现在自己的面前。抬眼注意到对方如往常般自傲的神情,看来今天的他对自己的料理相当满意甚至到自负的程度。今天的菜品和往常是有着些不同,至少在卖相上要好看许多,不会令人倒胃口,当然能够令自己食指大动。

刀叉控制着肉饼,切下一块便直接送入嘴里。仔细咀嚼着,嘴里的还没咽下就又切下了一块。拿起手边的橙汁饮下几口,便注意到站在对面双手抱臂的亚瑟正盯着这边的样子,似乎在期待着什么。清了清喉头,便操起如往常一样的口气,但是却说出不太一样的词句。

“哈哈哈,亚瑟也是能够做好的嘛,虽然多少有点碳烤的味道。”

面前的他霎时黑下脸来,也不顾及所谓的礼节,直接用叉子将剩下的半块肉饼翻个面,一层薄薄的黑色的焦糊映入眼帘。这样的场面尴尬到了极点,操起往常随意的语气,嘴里说着宽慰的话语。面前的他眉头皱起,表情严肃,至于有没有听到自己的说话那是完全不清楚的了。

伸了个赖腰,接着便打了个大哈欠。眼前一片模糊,坐在床边耷拉着双臂,肩膀一高一低,精疲力竭完全没有精神的样子。胡乱地在床头柜上摸来摸去,好不容易才找到眼镜的方位。今天是休息日,然而在这样的日子里自己是完全没有会早起的习惯。拉开窗帘,刺眼的日光投射过来,眼睛眯成一条缝带着隐隐的排斥感,完全无法适应。身上还穿着居家的宽松T恤,然而如此般邋遢的模样大概才是阿尔的常态。

隔壁房间的亚瑟应该早就起床进行自己今天一天的日程安排,前不久也有听他提起过自己新安排的额外事务。隐约能够记起几个主要出现的人物,本田王耀弗朗西斯似乎都有出现。想想他们的共通性似乎就可以忆起些什么,站在原地细细去想,却在瞬间就放弃了这样的念头,这样的事情其实并不适合自己,至少这样的事情自己是知晓的。

床头柜的闹钟有被按下的痕迹,大概是亚瑟自己过来帮自己关掉了吧。如果自己的记忆没有错的话自己是没有在休息日重新设置闹钟的习惯的。还记得曾在亚瑟面前提起过这件事情,得到的是亚瑟一口同意愿意在闹铃响起的时候帮自己关掉的回复。按照他的说法无非就是自己哪怕在休息日也是统一的作息时间,做这件事情完全就是一个顺便。但是自己是知道的,亚瑟他,真的,他真的是个好人。突然多出了一丝落寞,亚瑟这个好人啊,说不定并不是只对于自己一个人。

大跨步来到阳台,找了个舒适的角落便直接坐在那里继续阅读那半本还未看完的漫画,哪怕里面的英雄主角在各种同人本里都有出现过,却也完全不能够影响自己对他的喜爱。有的时候自己也是知道的,自己不仅仅只喜欢这一个英雄角色,在路德的眼里就是完全不能够令人相信的花心男人。虽然他不会直接说出来自己也很清楚,德国人想要委婉也是委婉不来的。不过试想单就这一点,这样的自己和费里西安诺却是完全没有可比性的存在。

隐约传来吉他悠扬的乐声,伴随着清脆的歌声。听着竟感觉是那样的耳熟,挺直背脊望向楼下的方向,费里西安诺正理所当然地在向某位女士倾诉情意。从很久以前就知道女人们都喜欢意大利人,意大利人是世界上最为有情调的人,谈恋爱这样的事情意大利人是首选。然而真正目睹费里西安诺搭讪的技艺甚至能够令人称好,也着实能令人羡慕一遭。

听闻到门被推开的动静,自己知道是亚瑟回来了。楼下被路德强行拖回家的费里西安诺挣扎着嘴里说出软糯的言语,爆发出女子欢乐的笑语。模仿着从嘴里唱出最近自己喜欢的歌曲,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跟前,一脸欣喜的模样。

“阿尔,我想你应该知道的……对于你是个音痴的这件事情,你应该是知道的啊……”

面前的亚瑟带着些隐忍的情绪,将脸侧到一边,不愿去直视阿尔闪亮纯真的眼神。偷偷瞟上一眼,阿尔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紧接着便依旧嬉皮笑脸地笑出声来。自己算是真的了解,要让阿尔自己了解这件事情的事实是一件多么不适合他的事情。

耳边不间断地传来类似于歌唱的声音,至少在阿尔看来就是天籁般美好的歌唱,然而亚瑟的眉头皱褶逐渐增加,黑着脸隐忍着。手上切菜的动作不停歇,只是多出了些力道,刀刃在砧板上发出的声响逐渐增加了分贝。这样的算是种不满,然而噪音产出的那人只是忘情地来回荡悠着,全然不知。

虽然自己可以跟他说明自己的想法,但是自己却知道最为基本的,自己是没有剥夺他的喜好的权利的,就像他没有剥夺自己下厨的权利一样。因为喜欢,哪怕没有办法做到自己的预期也还是抓紧各种机会练习着。阿尔一直都充当着“试毒”的工作,哪怕不能够下口也会认真地给出最为真实的评价。也许阿尔只是喜欢唱歌所以才唱歌,唱得不好于是多练习而已,这样的他自己没有权利去剥夺他的权利。

将水果沙拉放在他的面前,看到食物的他停下了唱歌的动作,直接拿起叉子饱腹起来。亚瑟清了清嗓子便说明自己对于他唱歌这件事情的一些建议,然而话音落后半晌却见他依旧埋头食用。抬眼略带着点疑惑的目光,亚瑟算是知道自己就不应该产生这种彼此间互相的想法,内心里久违地画着圈圈诅咒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哟,诅咒他一辈子都是音痴。

接到了王耀寄来的请柬,翻开红色光面卡纸,里面规整地写着些什么。无非就是中华街又重新开张了一家中华餐馆的事情,庆祝之余美餐一顿,这样的事情阿尔应该是很乐衷。敲开阿尔的房门,将字样展现在他眼前询问他的意思。没有得到意料中的反应,最为优先的居然是反过来询问自己的意愿。怔怔然点了点头,接着才听闻他招牌样的笑声,脸上的笑容尤为灿烂。

东道主王耀站在中华街的入口,远远地就瞧见拱手作个揖。身边站着几个王耀的弟弟妹妹们,自己也算是头一次看到这全体都到齐的阵仗,作为绅士的代表便规矩地整整衣摆,弯腰施礼。身边的阿尔依旧保留他的随性,勾肩搭背地便与王耀聊上几句。

新开的餐馆便是这满汉楼,按照招牌来说无非就是可以供应满汉全席的餐馆。也曾听王耀介绍过,在这中华街里是可以找全满汉全席的。然而这新的餐馆里只需要坐在餐桌旁,便可以顺利地等待着满汉全席上桌,出现在自己眼前,进入自己的胃腹。

稍稍侧眼瞄瞄四周,如自己所想的那般华贵。镀金龙雕栖于横梁四角,龙凤彩绘于墙壁四周,翡翠玉如意摆放在展台。有种比以往都还要过分的感觉,曾也因为同样的请柬参与会宴,虽华贵但却并比不上如今这般。自己算是清楚王耀家对于奢华的理解了,在各种层面上自己都受到了侵害。默默地端起瓷盏,饮上一口茶。虽并不了解绿茶的分类,但自己是知道的在茶的方面也是无法令人感到平静。

“耀君家的东西真的是不管是什么都好厉害啊,哈哈哈,这么厉害总觉得很令人难以接受啊。”

阿尔的气场瞬间改变了氛围,只有在这种时候自己才会觉得像他这样的应该也很不错。坐在旁边的王耀听闻只是轻轻笑笑,操着习惯性的语癖谦虚起来。身边的弟弟妹妹也跟着轻笑着,竟调侃着挑开了话题。

如果说日本的美食是清淡带着些鲜腥,那么中国的美食是丰富带着些淳美。不熟练地操着筷子夹起一块东坡肉,一层油光显现。一口包在嘴里细细咀嚼,无法言喻的美味。侧眼瞧见身边的人举起筷子多伸了几次,鼓着腮帮子一嘴的油腻。果然不论是在任何时候,阿尔都还是阿尔,表现出最为真实的自我,不曾改变一丝一毫。

从冰柜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红酒,一声不吭地便径直出门,留下阿尔在身后疑惑的双眼。走上没几步便直接敲了门,开门的是个熟悉的面孔。然而那个熟悉的面孔依旧在做着熟悉的事情,视线一直平视着对方的脸,忽略掉对方恶意的性骚扰。直接将说好准备的红酒递到面前,这算是对于最近帮助的谢礼了。

空手从门外进来,脸上也是索然无味。一眼瞧见阿尔满是疑惑地望着自己的方位,开口告诉他自己方才的去处却突然多出了分紧张。自己知晓自己失礼的模样,顿时脸颊红到耳根,越是感到羞耻却会变得更为羞耻。抬眼望见阿尔只露出一双眼睛趴伏在沙发靠背上的模样,竟又多出了些更多的感觉,无法言状,也许是另一种紧张的来源。

确认了今天的日期,确认自己所作出的准备。比往常要更早的,开始了晚餐准备的时间。几张菜谱随手贴在手边便围上围裙开始准备食材。今天的菜品要比往常丰盛许多,不同的原因彼此间都很清楚。偷偷瞄瞄阿尔的方向,依旧沉浸在英雄的世界里。也许,他说不定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般在心里笃定,叹出一口气。

一盘一盘的菜品端上桌,可以认出的有从本田那里学习的汉堡肉,从王耀那里学习的东坡肉,还有从弗朗西斯那里学习到的法式小羊排。顺着看一遍,便能够顺利地在心里一一认出。侧眼观察亚瑟的方向,和往常带着些不同的,一扫傲气,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虽然自己平常总是很随性什么事情都得过且过,看起来也是不管事的模样。但自己心里是知道的,为了自己亚瑟是作出了多少的努力的。汉堡肉是因为看到自己那么喜欢汉堡的缘故吧,被自己发现了整理过后遗留在一旁的手抄菜谱。上次去王耀那边用餐,餐后便发现偷偷跑去拜托王耀给手抄菜谱的事情。自顾自地敲响隔壁弗朗西斯的门,偷偷地从门缝瞧见听闻了两人中的小小交易。

前些日子给自己额外安排的料理培训班,也不知道是试做了多少次才能够变成如今这种色香味俱全的模样。每次料理总是那样笨手笨脚,调料混在一起或碰撒都是常有的事情。一个人偷偷地在水龙头冲凉水冰敷烫伤的手背,一个人在晚上锁着门翻箱倒柜到处找创可贴。亚瑟,真的是个好人,一个很努力的好人,一个只对自己好的好人。

“阿尔,也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了,多年前的今天可是我们初遇的时候。当时我就决定了那天便是你的生日……然而却不知道在你长大之后,你就这样离我而去……生日也就这样被搁浅,被你认可的日期就不再是那一天了……”

“所以你知道么,前段时间大家再一次地聚集在了一起,并相互起誓绝无背叛。今天正是我一直都在等待的日子……所以……”

面前的他说着多少带着些苦涩,声音渐渐地压低,带着些隐忍。嘴里说着些不太负责任的话语,他听着眼睛瞪大,消化着我的话语。紧接着毫无犹豫地转过身去,清洗着厨具,重新开始制作。

叉起一块塞进嘴里,一如记忆中的味道。虽然那句真实的评价每次都会说上一遭,但是现在鼓着腮帮子想要说的却变得模糊。面前那张脸又盛满了不耐,眉头紧锁。自己知道自己总是做一些违背他绅士品格的事情,想着咽下最后一口。

“亚瑟,你做的司康饼果然是世界上最难吃的。哈哈哈,然而和当初是一样的味道呢。”

……

与面前的那位女士共餐,是作为教授食谱的谢礼。为女士打开车门,目送着离开。伸手进口袋确认着手抄纸条的位置,安心地舒了一口气,仿若就是极为重要的东西似的。突然想起那个人的脸,便会再一次地将那张纸条放在珍贵的级别。

“阿尔,我做好了,等我……”

“呜啊,真讨厌,又做失败了!”

将端上来的带着焦糊的司康饼大口塞进嘴里咀嚼,抬眼望见对方不耐烦的脸上似乎多了一丝缓和。虽然自己知道亚瑟为了能够做出自认的美味而如此般的努力着,身上还萦绕着红酒的芬芳,带着一丝女士香水的介入。

伸手将面前那人的后脑捧在手心,鼻尖轻擦着鼻尖,彼此间的距离只剩下毫厘。可以清楚地看到亚瑟逐渐红晕的双颊,微微皱起的眉头。鼻间稍显浓郁地气息喷在自己的脸上,口中妥协地接过从嘴里递过来的半口司康饼,细细咀嚼,一如既往地味道,并不能够令人称赞。

耳边听闻对方小声说出的言语,有些排斥地怒视面前那人,接着却转而羞涩地低下头双手捂住脸,耳边一片红晕。

“哈哈哈,虽然依旧是世界级的那么难吃,但是却是我认可的美味哦。”

面前的那人依旧没心没肺地洋溢着笑脸,从指间的缝隙里所看到的表情在各种意义上,也可以称作是单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美味。


==========================================================================================================

以上~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