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uppets'Drama】

——欢迎。

 
 
 

日志

 
 
关于我

自由画师+自由写手(欢迎约稿)二次元, 耽美狼,声控,正太控,美型控,本命众多。娃麻(等我后续多拍照片),乐器宅(等我以后发作品),唱见(努力中)。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文】【无明显CP】《始·终·轮回》  

2017-02-08 10:15:00|  分类: 私·写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是某个社团的命题审核作文,第二篇。
字数:2647(以word计数为准),完稿日期:2015年07月22日。

【正文】

默默地坐在一旁,微垂着脑袋。身边的长辈们一个接着一个来到祭坛前行了礼便坐回原来的位置。被身边的女人轻轻拍拍后背,带着些催促。模仿着那些大人的举动,然而却并不太知晓其中所包含的情愫。

静静地直视着祭坛所供着的黑白照片,上面的老人有着慈祥的面容,熟悉的眉眼。头一次如此庄重地身穿着黑色素面的服装,在臂膀上缠上一缕黑纱。在今天的日子里,全家上下齐聚在一起,送走这位家中的长者。

一个人呆坐在长廊的一侧,多少还是有些触动。想起那位老人对自己所保有的慈爱,作为自己的亲人,他也许算是自己最为亲近的那一个。记得曾从他的嘴里听说过,早在自己还是襁褓中的婴儿模样时便被那对不负责任的父母当做累赘般塞给了这位年岁已大的独居老人。自己也曾询问起奶奶的事情,每每谈论起他的眼里总会满溢出一种情感。现在的自己终于可以清楚,那是种寂寞。

几天前在长辈们的陪同下见到了那位老人最后的一面,安详的面容,完全感受不到任何不适的痕迹。长辈们说这叫做自然死亡,是因为活的年月太久了,身体无法跟上运转于是自动静止不再运作。我想他的离开定是如自己所期望的,在那个可以接纳他的世界里与他最想念的人再次相遇再次陪伴。

眼里的泪水顺着脸颊的线条从下颌滴落,多多少少含有一丝悲伤。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与这位老人讲述着学校里发生的一件件有趣的事情,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坐在他的对面,大口大口地品尝他所煮的饭菜。抬起手抹一抹脸庞,干燥。今天的我没有任何理由在他面前哭泣,此刻的他是如此幸福。

身后的长辈们聚在一起谈论着些什么,自己心里知道无非就是今后该如何安置我的居所。按照大家的想法,如今照料我的爷爷已不在世,作为父母的两人该必须负起照料我的责任。那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直接走向我的方向,而那个女人站立在原地,默默地。在她的脸上我找不到一丝情绪的波动,毕竟自己对她而言也只是那个男人的附属品罢了。

如往常的习惯,在饭前跪坐到灵位的面前,庄重地施力。这样的事情从小都在做,只不过在最近的日子里灵牌有所增加,幼时的一块增为一双。小的时候就知道那是属于自己的生母,然而就算每每这样祭拜着却也无法忆起她生前一分一毫的模样。

也许她是个美丽的女人,正如自己面前的那人一样。也许她是个温柔的女人,正如自己面前的那人一样。也许她是个愿意将自己视为重要的女人,而这样的事情面前的那人却从不曾有过。

也许在我这样的年龄里,对于后母的认知也是有的。稍微年幼的时候也曾疑惑过作为母亲的那人为何总是用冰冷的眼光看待自己,可后来却也顺利地在电视剧中找到了符合于她的身份。父亲是个恋旧情的人,然而却又是个可以称之为滥情的人。在自己的记忆里,那些三姑六婆们嘴里曾鄙夷过的事情,那个男人曾经的过往。他与她的相遇是在母亲生前的事情,母亲的离去后瞬间这个女人就填补上了她的位置。将幼时的我当做拖油瓶扔给了爷爷,应该也是那个男人赞同了她的说法。

偶尔父亲也会在灵位前祭拜,那个女人也会跟在后面端坐着。虽然脸上完全看不出什么过多的表情,但心里的澎湃多多少少还是可以猜想出来。毕竟现在她这个所对的灵位中有着那位前夫人的存在。

这样的虚假总是换来父亲嘴里所说的为了那微不足道的安心,我知道他其实是愧疚的。母亲生前最为虚弱最为痛苦的时间里,他正在外结识新的姻缘。这样的男人,是无法被原谅的。

家里偶尔三三两两多出些人流的走动,有些疑惑却也有些不想去深究,有些事情自己还是想要糊涂点的好。几个亲戚和父母两人围坐在桌前,相谈甚欢。内容自己并没有办法听清,只是在不远的角落里刚好可以看清其中一个说话的嘴型,仿佛与自己相关联的样子。被父亲叫到一起坐下,接着便被炮轰般询问了些什么。无外乎都是些有没有女朋友啊,这种年纪也该找了啊,不如就直接从可以联姻的家族里面挑一个什么的。完全不敢兴趣的话题,哪怕自己突兀地告知自己已经心有所属的对象也只会被围追堵截追问一番,接着便带着些强硬提出各种条件各种要求。

将话语撂在了身后,一个人反锁在房间里。无法承受这样的煎熬,为了家族产业也真的是渗透地那么深。记得爷爷奶奶结婚的时候彼此间算是父母的决定,倒也庆幸两人的交往平淡却也温馨。父母的婚姻建筑在青梅竹马的关系之上,能够令那些围绕在身边的亲戚们闭上闲杂的嘴巴倒也算是幸运。默默地将手机屏保置于眼前,看得越清晰心里便越加的沉重。

偶然在车站遇到了她,彼此间还记得对方的面容以及名字,甚是感到欣慰。犹记得还是学生时代的我们,明明只是说过简短到只有几个字的话语,明明更多的只是远远地看着她的身影。相对微笑着说上一句“你好”,哪怕只是这样的话语也能够令自己由衷地感到欣喜。

身穿着淡色的和服,盘发的她模样甚是优雅。今天这样的日子里,她只身一人来到人群当中,微笑着和我打起了招呼。在这样的场合中,她终还是来了,手里拿着从我这里亲手递出的请柬,参与了我的新婚典礼。

身边身穿着白无垢的女子,自己并不熟悉。第一次的会面是在姑婆的陪伴下在附近比较奢侈的餐厅,而在三次的会面之后对方便应允嫁入我家。从根本上我本就是状况之外的,毕竟心里的那个位置已有一个人的进住。

面前的那人笑颜如花,张口闭口谈论着家中女儿可爱的模样。随意扎了个低马尾,身穿素雅的连衣裙,掩嘴轻笑,怎么说现在都已经身为人母了呢。前段时间与丈夫分了手,犹记得电话中她脆弱的声线,走到面前的她眼角含泪的模样,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有的时候我也想,像这样与女性坐在一起谈天说说闲事也是件消磨时间的好方法。然而居于家中,面对的只有静默。刚结婚时的那阵子,妻子也算是个暖心的人,人虽然什么不说但也总是用柔和的眼光待你。时日的流逝,竟变得形如陌路,互相对视间仅只剩下后来的一声重重的叹息。淘气的儿子也算是调节剂,偶尔犯些错误,严厉地说教一番,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彼此间保有了同样的本质。

有的时候自己也会想,就这样碌碌无为地度过一生,经营着祖辈传接下来的产业,保持着它的运作。年事已高,就这样和本无爱情的妻子一起坐在长廊吹吹风,看着小孙子在院子中跑跑跳跳。几年前儿子也成了家,也如往常一般半推半就地根据家长们的意思,作为生父的自己却没有什么说话权,这种时候却也只能附和。无法与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自己深知里面的苦痛。端起茶杯抿上一口,想想叹了一口气。

就这样仿若传承一般,不愿意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被安排好的事情是必须完成的。门口的小孩风也似的跑到跟前,嘴里说着去外婆家高兴的一件件小事。微笑着听闻,竟内心感到一丝甜。不禁忆起那人上了年纪的模样,祥和的笑颜,心里默默地庆幸,哪怕如今是这般身份的彼此却也深切地感到命运所开的玩笑。


==========================================================================================================

以上~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