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uppets'Drama】小说+插画

——欢迎约稿(详见版块/置顶日志)

 
 
 

日志

 
 
关于我

自由画师+自由写手(欢迎约稿)二次元, 耽美狼,声控,正太控,美型控,本命众多。娃麻(等我后续多拍照片),乐器宅(等我以后发作品),唱见(努力中)。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文·同人】【刀剑-岩今】《约定》  

2017-02-08 10:01:36|  分类: 私·写文(5篇显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是参本文,本群躺尸中。最爱小今剑了OwO
字数:3028(以word计数为准),完稿日期:2015年06月21日。

【正文】

走出房间便顺手将门拉上,双手插进衣袖抱臂身前,向前稍稍迈出几步,便见不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坐于长廊一侧。双腿悬于半空来回摆动,双手撑在身旁使了点力,双肩耸起在颈侧,微垂着脑袋,一脸的索然无味。

自己倒也算是深知其中的缘由,掩嘴不禁轻笑出声。向前徐进几步,嘴里一边询问着什么一边在对方的目送中坐于其旁。身边的今剑一声不吭,只是默默地望见我所在的方向,侧过脸去,接着便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独自思索着些什么。

早在昨天傍晚的时候,自己就有结成部队朝战争的地点发出了讨伐的命令,也不知道今天是否能够顺利战胜归来。今剑是知道这其中所存有的概率性,忆起上次被评为三星级难度的一大战役,参与的部队人员回来的那天一个个都残兵败将,站在本丸的门口互相搀扶着,鲜血从伤口处淌下在脚边染上一片。就算是打着胜利的旗号,算算人数却也知晓造成了多少人员的战死。

我尤记得,当时接迎的那些年幼的孩子们一个个哭得梨花带雨。这样的战役虽并不算是第一次见,但就算是这样的现状也足以另孩子们感到不安与伤痛。明明大家心里都知道,只要是作为主公手里的那把刀,就要为主公生为主公死,哪怕只是年幼的自己也要做好出战的准备,誓死效忠。

他抬起明亮的眼眸,凝望着面前那个因为疼痛而弯下腰的高大的男人,身上的袈裟外袍早已被战争的残酷打上印记,变得残破。捂住腹部手指的间隙处渗出鲜血,衣物全被浸染。被划伤的脸庞稍稍扬起,对着面前的人勉强给出个微笑。抬手抚上他的脑袋,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嘴巴张张合合,似乎说了些什么。

一个人独坐在手入室的门口,哪怕就这样待到傍晚也一直就这样默默地等待着。打了个大哈欠,揉揉迷蒙的双眼。眼见今剑这副模样,作为主公的我多少还是能够了解到几分,倚靠在长廊的一侧,抬头望见天边的一轮明月,圆月的模样。这样算算,等待的时间也已有几日了。

早在本丸招募组建之始,人丁稀少的关系,哪怕心中多有不愿,也无可避免地对那些初来乍到的孩子们发布战争讨伐的号令。孩子们一个个眼里满含着坚定的意念,嘴里一个个说着会胜利归来的承诺。那个时候,一个人独坐在朝向门方向的长廊,默默地注视着门口的方向,静静地等待着孩子们的归来,便是我能够做的唯一的事情。

战场上竭尽所能,手里操持着短刀,不去管跌跌撞撞满身的灰土,不去管浅浅划破的皮肉之痛。嘴里怒喊着朝前扑去,双手用力将利刃刺入血肉肌体,飞迸的鲜血扬起溅了一身。耳边利刃金属碰撞所发出的声响,败者凄厉地尖叫着肉体倒在血泊之中,胜者将利刃拔出腐败的躯体,大笑着胜利的喜悦。

那大概是自己第一次,应该也是最后一次吧。失去了意识的自己被搀扶着,双脚在地上托拽着直到本丸的门口。清醒时的自己头脑一片空白,仿佛是下意识清空了一般,那战场的凄厉一点都无法忆起。腰腹四肢都被绷带紧紧缠绕,稍稍移动便一阵刺痛袭来。隐约中能够感到一丝突然的恐惧,自己,如若在多一点伤害,是不是就会这样死去……

身上染满了鲜血,这样的事情今剑应该是熟悉的。因为熟悉,所以更加恐惧。突然双臂抱紧将自己蜷缩起来,瞳孔下意识地收缩。脑海中满是焦躁,额角冒出冷汗。现在正躺在手入室里的那个人,会不会就这样死去……

身后的门被拉开,一个人嘴里一边哼着调子一边将身上的衣物整理好,迈出一步便瞧见眼前的小人儿回过头来。说不清是欣喜还是突然安下心来,眼里竟不可抑制地漫出泪水。无视对方嘴里说着的放宽心的话语,无视对方嘴里一边哀嚎着疼痛的字眼一边倒吸凉气的举动。下意识地向前扑去,紧紧抓住对方的衣料,顷刻间无法抑制的哭喊声足以说清他的思绪。这一刻,他的整个世界仿若一个不小心又失而复得。

“今剑君,你像这样等了多久啦,要一起来吗?”

一旁正在内番的小孩子们走到跟前招呼一声,身边的少年听闻,只是默默地站起身来,跳下长廊,嘴里招呼着和他们一起走开。望着他走远的身影,不免心里有些宽慰。虽不认为和孩子们待在一起可以减轻他对于岩融的思念,但此时的这种做法应该也算得上是很不错的选择。

一边学着身边小伙伴们耕种田地的模样,一边在不顺利中皱紧了眉头。早先就有听说今剑在畑当番并不擅长,今日一见倒也真是符合不擅长的范畴。直起身子,和身边的小伙伴说了些什么后便直接向马厩跑去,远远望见和马儿们和睦相处的模样也算是松了口气。

每每岩融出战,自己就会对今剑多加注意。他本不是个会将自己的事情放在平面与君倾吐的人,就算每每瞧见他一脸的纯真乐观,却也能够在某一个侧面深知他内心深处所隐匿的一丝小小的苦闷。    

从很久以前就知道他俩算是挚友一般的存在,更是彼此之间的相遇相识才铸就了这样的仿若是“你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这般的情谊。二者均是由同一名刀匠所铸,属同样的三条派系。有的时候我也会想,过去岩融每每出门参加战役今剑总会流露出一丝丝的担心,担忧全数表现在了脸上,苦笑着一改往常活泼阳光的模样,就连平常的机灵都带着些迟钝的犹疑。我知道,那便是对于前世所遗留下的最后的感情。

五条大桥之上,岩融跟随着武藏坊牟庆,在那里,与跟随着源义经的今剑相遇了。也许是历史的造化,羁绊便隐约地存在于二者之间。也许是历史的洪流不忍将他俩拆散,岩融在战场战死,而今剑也在最后完成了使命。我总觉得在某一天他们一定会再次相逢,哪怕越过前世只迎今生。

岩融在那天大喇喇地推开本丸的大门,肩上扛着大型薙刀,嘴里操着大嗓门说着嚣张的语句。陌生的人陌生的环境,这样的岩融在瞬间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我深知对方是投奔本丸的来者,便默默地原地端坐在长廊品茶。今剑仿若是遇到了前世今生般的再会,从不远处奔跑着直接扑向了对方的怀里,攥紧衣料死不松开。在那一刻,带着惊慌的岩融定了下神色,反手将对方搂入怀里,脸上露出最为幸福的笑颜。

隔尘过世,只为再次遇到你。抬眼所见的一幕,大概只有这样的话语才可以很好地作出形容给出个总结。细想,便也只是笑笑。

出阵前彼此间一定会互相留有的“一定会活着回来”的誓言,出阵前彼此间最为信任的鼓励与寄托。这便是我在那一刻,清楚明晓的彼此间最为美好的情愫。岩融与今剑,前世今生。

今天的岩融与往常一样,说完那承诺的话语便与其他的几位队员勾肩搭背奔赴战场。今天的他是最佳的状态,偶尔见他独自一人在晚间默默舞刀的模样。主公努力招兵买马,倒也为了他装备了一队不错的精兵。不愿看到他伤痕累累奄奄一息的模样,不愿在手入室门外等待太久。今剑手中为马匹梳理毛发的刷子渐渐加重了力道,无意间听闻面前马匹反抗性沉闷的一声啸鸣,这才慌慌张张回过神来。

本丸的大门被推开,周边的人员都吵吵嚷嚷地聚拢,搀扶本次归来的伤者。今剑从另一侧跑来,在人群后面蹦蹦跳跳着试图看见人群所遮掩的前方,却怎么样都无法顺利辨析伤者的模样。伤者被迅速送进手入室,今剑默默地站在人群身后小心翼翼点点人员的数量,手指停滞在半空,竟在瞬间泪腺崩溃。

他,那个名为岩融的男人,那个走时对自己承诺一定生还的男人,没有回来。

泪珠不听话地顺着脸颊滚落,一颗一颗滴落在衣服的前襟,晕开一片。

说话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聒噪的大嗓门,满满的熟悉。回过头去,用自己的眼睛确认。眼前的男人肩上扛着鼓鼓囊囊厚重的布袋,脸上多了几道擦痕。一边对身边的人叫嚷着,一边将手中盛满资源物资的布袋扔向一旁。眼见对方吃痛的模样竟不掩饰地笑出声来,侧过眼来,注意到眼前的那个小小人影。蹲下身来弯起嘴角,还未将要说的话说出,便迎来一个拥抱。

耳边的哭喊声是那么的熟悉,满载着最为真挚的担忧。轻轻在对方耳边说了些什么,可以辨析的只有那清晰的嘴型。

“不要哭了啦,我这不是遵守约定回来了嘛!”


==========================================================================================================

以上~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1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