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uppets'Drama】小说+插画

——欢迎约稿!!!

 
 
 

日志

 
 
关于我

自由画师+自由写手(欢迎约稿)二次元, 耽美狼,声控,正太控,美型控,本命众多。娃麻(等我后续多拍照片),乐器宅(等我以后发作品),唱见(努力中)。

网易考拉推荐

【《红蔷薇十字骑士团》·文·原创】Chapter 13  

2017-02-15 21:08:11|  分类: 《红蔷薇十字骑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文】
从对方手上接过只有数张的文件,稍稍翻动便可以知晓其中的内容。这是之前从那位医生手中得到的药液样本的检验结果,打算认真仔细地去辨认其中的记载,然而却也只能重重叹出口气来。根据一般的程序,在文件的前头记载了简单的检验过程,接着是检验出的药液成分,之后根据成分来进行结果的判断。很显而易见地对于我们这些这方面的门外汉而言,前面的部分完全就像在看天书一样不明觉厉,直接跳到最后的结论处才是适合我们的做法。
眉头下意识地皱紧,眼睛所能够看到的字句轻易的和之前那位医生嘴里所说的话语重合,最为重要的几个关键字告诉了最终的结果。自己的猜想是错误的,那瓶药液并不是自己所认为的催眠草物质提取稀释浓度的液体,而是与它有着基本相同的作用的一般向镇静类药物。这种药物是最为常见的品种,在如今的医学界被广泛地应用。
有些懊恼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就搞错了事情的走向,也许自己是一开始一件件的事情都得到了猜想中的答案,反而就这样轻易地先入为主起来。药液的嫌疑被洗清,那么使用这种药液的人也将剔除嫌疑。就算这样想着却还是会感觉到别处的一点疑惑,那么和她一样手上可以得到那份来自于贝尔德的催眠草研究报告文件的对象到底还会有谁。
“有关于可以有效获得详细研究报告信息的地方早早就得到了确认,有可能的就只有那位目击证人以前所在的平行世界。多少感到有些诧异为什么会有文件材料流出,结果被那位告知是因为强行恶意的崩解防护系统,然后就有那么短暂的几分钟处于无保护自由的状态。”
“然而为了证实所有的可能性我们也尝试了多种方式,最后表明导致这种情况是可能的。接着便着手进行了调查,上次与你一样我们翻动着学院学生们的档案资料,终于找到了我们所想要的,顺利将范围缩小到一定程度。”
面前的诺伊坐在专座的单人沙发上,认真向不明情况的自己说明最近大家在进行的工作。去拜访那位国家机关部门的检测员的事情在不久以前,自己有一同前去所以很清楚当时的情况。之后检查学生们的档案资料自己多少也有些猜想,果然大家都把注意集中到了从那个编号为AD-OO163的平行世界来到这里的人身上,与之相关的所有人。
接过从他手里递过来的文件,全是些一般用于拷贝复制的普通纸张。一张一张地翻过去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一张右上角所贴着的登记照片,一张张全都是陌生的面容。要说起这些人中的共通点,第一个她们全部都是女孩子,第二个她们全部都是来自于那个平行世界。看起来这样的显而易见,却又没有办法找到其他别的什么来。
一个人晃晃悠悠地走在走廊,期间路过别的班级门口可以遇到正要放学离开的学生们。现在的时间是放学时间,然而在这样的时间里还是有很多学生选择去进行社团的活动时间。自己的目的地是学院里被称为生物研究会的地方,自己要去了解的那个人便是那里的成员。
偷偷从门口探视一番,里面并没有什么人在,只有一个人背对着门的这边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轻轻用指节叩了叩门,却只听见里面那人嘴里招呼了一声却也不转过身来。小心地走进室内,眼球转动环顾下四周,发现这里只是一间普通的化学实验室,工作台上所堆放的也都是些实验所需要的器材而已。
走到她的身后,多少有些好奇于她现在手上的工作。微微探出头去却瞬间被意料外的东西搅乱了内心的宁静,慌忙侧过头去喉头反酸,抬起手掩饰嘴角忍不住地恶心。也许是注意到自己这边的动静,身穿白大褂的她侧过脸来,瞧见这边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屑。脸上沾染上喷溅出的血腥的颜色,就算用手指抹去也还是会留下丁点儿的痕迹。余光的扫视更加促使着心底的反感,胃里不住地翻滚却还是被努力地压制。
“你看起来不是内部的人啊,过来这边是有什么事么?”
对方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手上的工作,自己则找了个位置坐在了后方,自己可真的是没有办法忍受一直与那样的光景作伴。简单询问了几句类似于闲聊一般的句子,她进行回答并没有任何遮掩。也许她是个奇怪的人,没有人会在社团活动的时间里在社团活动室里独自一个人默默地解剖一只小动物,比如她现在手上的那只已经被开膛破肚的试验用小白鼠。
旁敲侧击地询问了一些问题,然而面前的她似乎是个相当敏锐的对象,在接连的几句话之后竟直接就抖搂了自己的所有意图。她知道我此次过来找她的原因,她说她有听闻过女生宿舍夜半坠楼事件的事情。她说她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学生会执行部介入调查的事情从女同学们排队接受询问的一开始就知道的清清楚楚。她说她知道整件事情中唯一的物证催眠草的事情,甚至就连相关的成分都知道。
我觉得我应该有可以怀疑她的理由,她本是个外部的人员,然而却对我们的事情了如指掌。她本是个不相干的人,却自主观察整件事情的前后关联。当然最为关键的地方便是她亲口所说的她对于催眠草成分的了解,这样的地方将成为指出她是犯人的关键,只有曾经听过贝尔德研究报告讲座的人才能略知一二,当然拥有过研究报告文件的人才能够知晓其中的详情,同样进行过物质提取研究的人也可以。
“我有去听过贝尔德的演讲,嗯那份文件的话我虽然没有办法拿到复制版,但是我的话只需要记在脑子里就可以,况且还有笔和纸的借助那就更没有话说。”
“有关于催眠草的研究这边虽然很想要尝试,但是你必须要知道在全面封锁的情况下想要轻松找到催眠草的植物本体本就是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它的基本生存地点已经被卫星锁定。除非是自己私自进行养殖,但是对于我这样的只是兴趣爱好范围的研究者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总觉得你很怀疑我的说法,但是我可以清楚地告诉你这绝不可能的因素。不可能的原因很简单……我,很,穷。业余的人员是不存在资金回笼的,毕竟我所做的东西并没有专利的价值。”
她说着摊摊手,手上还拿着那把银质的手术刀,看起来太过于随意。也许她所说的话语是虚假的,那么她将会是最为可能的催眠草浓缩药液的制作者。如果她所说的话语是完全的真实,那么她将没有任何嫌疑,从我们锁定的目标中逃脱,不过相对的我们将又一次地陷入案件的解决迷谭之中。
眼前的资料库数据不断地运转,接着便直接出现一列信息来。这些信息便是那位生物研究会的部员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的所有资料,像这样去偷偷了解完全就是窥视他人的隐私一样,不过只要忆起对方当时一脸无所谓嘴里应答着的面容就会突然地松口气。
正如她所说的,她所进行的研究多数都和生物基因相关,哪怕有进行化学试剂的配平也都是些日常常见的东西算不上什么国家贡献。有些疑惑在这个不允许研究催眠草物质提取的国度里,为什么可以允许稀释成功后的产品面世。果然正如自己所想,国家害怕的并不是贝尔德本人,而是他嘴里所透露的可以成为杀人兵器的极端。
第一个嫌疑人在此结束了第一个段落的了解,多少感到了些不愉快。自己心里有些闷闷的,像这样一直被无头的信息拖拽着,也不知道要多少时间才能解决案件。算算开始调查到现在的时间,想想这才只是个开头怎么都令人感到一丝的灰心。突然像是记起了什么便询问身边的人,塞丽斯说着笑了笑。
“那个药液的样本啊,毕竟是很简单的事情所以我找了身边认识的人,那个人的话还是有这方面人脉的。”

=================================================================================================
以上~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