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uppets'Drama】小说+插画

——欢迎约稿(详见版块/置顶日志)

 
 
 

日志

 
 
关于我

自由画师+自由写手(欢迎约稿)二次元, 耽美狼,声控,正太控,美型控,本命众多。娃麻(等我后续多拍照片),乐器宅(等我以后发作品),唱见(努力中)。

网易考拉推荐

【《红蔷薇十字骑士团》·文·原创】Chapter 12  

2017-02-15 21:05:49|  分类: 《红蔷薇十字骑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文】
默默地将药液的小瓶塞进了口袋,接着便起身将自己的椅子收到课桌的下方,接着便直接离开。现在要去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去一定要去的地方做一定得做的事情。这样的事情本是自己所厌烦的,不由得皱起眉头,自己已经开始依赖药物,被药物所控制的这种说法哪怕不愿就这样承认也没有办法。
远远地观望着前方的状况,根据自己所知道的信息,医务室的医生每天都和其他所有人一样在早上的七点三十分来到学院进行自己的工作。粗略地数了下数字,在这样平常的日子里只能够偶尔看到两三个人走进室内,接着却又在不够长的时间后出来离开。
前方的身影多少有些熟悉的感觉,原本想要走近的脚步停下反而向后退回几步。在自己的预料之外事情的发展,事件的女主角出现在了对的场所,感觉这次可以依靠这样的走向得到自己可以证实的佐证。她似乎并没有发现到这边的样子,只是平常地走着,一只手插进口袋似乎在确认着些什么。
今天的追查只有自己一个人,塞丽斯和诺伊、卡洛尔似乎正在为他们的发现进行相关的调查。有些蹑手蹑脚地来到门边,轻轻将门推开,在自己的意料之外门并没有被反锁。可以清楚地从门缝看到医务室里面的模样,她只是坐在医生对面的凳子上,接着小声交谈了些什么。说话的声音并不算大但却还是可以听见的程度,对话内容里并没有透露任何自己想要的信息,毕竟是很含糊地对话,仿若只有彼此双方才能够听懂的话语一般。接着她从口袋里将一个小瓶递给了医生,那是自己之前就有看到过的小瓶,是在之前从她的手上所看到过的小瓶。医生看了只是点点头,接着打开冷冻柜,从里面取出一个密封的大瓶。拿起手边的滴管汲取一滴,然后与其他的液体混搅在一起。接着顺着漏斗灌入手上的小瓶递给了她。
这样的做法仿佛就像日常的事例一样平淡,彼此间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慌忙迈开步子想要移动到别处,然而四周环顾并没有找到什么合适的藏匿之处。如果装作路过的行人,情绪只会显得更为明显,说不定会影响到身体的行动,四肢变得僵硬起来。然而如果不走向相反的回去的方向就会引起他人的疑心,这样的情况并不是自己想要得到的,而且还会和自己今天的目的背道而驰,这并不算是合适的选择。
还在努力地为自己假设可以应付这种局面的方法,抬起眼帘却刚好和面前的她四目相对。思考的时间超过了预想,她拉开了门站在了自己面前,脸上满是意料之中的疑惑。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局面,双唇张合竟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接着无意扫到室内医生所处的位置,他只是转过头看看这边的动静便没了下文。双颊似乎附上了窘迫的颜色,红晕直到眼角。面前的她扑捉到自己一瞬的眼神,转过头去确认所看着的方向。转过头来,脸上表情转换,从一丝的意料之外中噗地笑出声来,接着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肩头,一种“我什么都明白,你一句多余的话都不需要多说”的感觉从脸上的表情分明地看出,接着点点头离开自己的视线。
有些不明所以的自己错愕地观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下一秒却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耻。也许她是误会到了什么,误会到了最不可能发展的事情。调整了下呼吸,长舒一口气来平复下此刻内心的纠结,抬眼瞧见室内正前方医生的方位,那位男子挑挑眉一脸的兴味。
至少不想要面前的这个男人误会什么多余的东西,只是径直走到他的面前坐在那张她方才坐过的凳子上。侧过头注意门口的方向,自己有特意留一个小缝,比起紧闭被人偷听的可能,现在这样的做法反而会显得更为安全。确认并没有人在外偷听的可能,便转过头来调整了下坐姿。单刀直入地将问题摆上台面,面前的他听了只是停下手中的事情继而直视着自己,半晌的宁静。
“作为一名合格的医生,我觉得我不应该向你透露有关于我的病人的任何情况,我有保护她的隐私的义务。”
这是自己意料之中的回答,不论到任何地方一个有着道德标准的人都会给出这样的答复。如果就这样妥协于他的做法,那么整件案件将没有办法在想要证明的地方得到真正的解决。下意识地咽下口水,在这种时候也许自己需要从更加重要的地方开始,最为基本的,得找到可以引起他的注意的条件,在不去完全公布案情的情况下。
“不知道您从前是否有有听说过贝尔德这个人的存在,不管您是否听说过,我都想要告诉您现在有一件很重大的事情发生了,我想您应该有听说过这件事情,就是前不久才发生的女生宿舍夜半坠楼事件……”
说到这些,有意识地做了停顿,去观察他的表情得到了意料之中的信息。他应该是听说过贝尔德的存在的,因为他并没有表现出对这个人的疑惑,反而点头示意一番。他应该是知道学院前不久的这起事件,因为他同样没有表现出任何疑惑,反而有种急于表达自己意思的作为。
“贝尔德我听说过,毕竟在很久以前我就有去听过他的某次研究发表会,不过如果你知道他的存在那么你一定就会知道那次发表会的内容。那起事件我当然知道,毕竟在校内疯传的速度简直太厉害,而且我也知道你,你和那几个打着学生会执行部旗号的家伙们一样参与了这起事件的调查。”
事情的走向似乎朝着更为便利的方向行进着,有些惊异于他知晓自己的存在,不过转念想想倒也可以作出合适的猜想,兴许是在调查初始的时候,在女同学们排队接受询问的那一天刚好被看到了吧。
“我偶尔发现她似乎总是有着什么足以困扰她的东西在脑内盘旋不去,为此她需要一定的药物帮助。我怀疑你为她提供稳定精神给予镇定的药物,而那种药物就是整件案件唯一的物证,由催眠草物质提取并稀释浓度的药液。至于你是怎么获得相关情报的,应该是从她那里得到了研究报告文件的数据,对吧。”
面前的他听闻只是面无表情,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言语。直接站起身来,便走到冷冻柜边,打开并从里面取出自己方才偷偷窥视所发现的那一大瓶药液,接着直接搁置在桌边。嘴里什么也不说,只是一种随意的态度。接着悠悠地给出仅一句的话语,便侧眼望向自己这边的位置。
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里面装着药液的样本。接下来的事情是去好好地检验这样本中的成分,看是否正好印证了那个男人的话语。也许自己应该保持着不轻信的态度,一口咬定他就是制作药液的嫌疑人。忆起医生告诉给自己的信息,多少令自己感到了更多的纠结。去随便怀疑一个人不是自己的本意,然而在现在的局面下却又是如此般的令人无可奈何。

=================================================================================================
以上~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