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uppets'Drama】小说+插画

——欢迎约稿!!!

 
 
 

日志

 
 
关于我

自由画师+自由写手(欢迎约稿)二次元, 耽美狼,声控,正太控,美型控,本命众多。娃麻(等我后续多拍照片),乐器宅(等我以后发作品),唱见(努力中)。

网易考拉推荐

【《红蔷薇十字骑士团》·文·原创】Chapter 10  

2017-02-15 21:01:37|  分类: 《红蔷薇十字骑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文】
我们唯一的目击证人就只有那位为我们提供了证物的女同学,在第三起“自杀”事件之后所进行的询问调查时有好好地去询问了她的姓名班级以及所居住的寝室号码,现在去想想竟却没有办法好好地说出那个独有的答案。记得很清楚地唯有所处的班级而已,毕竟很凑巧的正好就在自己所处的班级楼层的正下方。
自顾自地与骑士团的各位说着要稍微离开一会儿的话语,接着不去暴露更多的信息,只是在诺伊的帮助下回到了楼层的表面。直接转动门把手,接着反手将门紧闭。身体依旧记忆着方才超重力的感知,多少感到一些不适。自己本不是个适应能力很强的人,然而在这种时候竟会表现的更为明显。
攀上常用一般教学楼的阶梯,直到达到第三层的时候才改变方向直接去往走廊。走在向里的一侧为来往的行人让出通行的道路,接着抬眼瞧见班牌上所标示的班级信息,暗暗在心里数数数字,接着在第五间教室的门口停下了脚步。抬眼去确认一番,确实在班牌上显示着脑海中有所印象的信息。
站在门口向里探望,来回扫视一番希望能够看到那张在脑海中浮现出来的面孔。在自己的记忆里,她是个很普通的女生,整体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闪光点,然而硬要指出一个的话应该就是娃娃头式的发型搭配着金属框的椭圆形镜片的眼镜。在心里一点点地去比照着,却完全没有办法找到可以符合的对象。
这种时候所需要的就是积极询问的行为,多少感到在原本的基础上多了些心理准备之外的东西。终于下定决心来,便直接询问了正好要从身边走进教室的某位女同学。努力地使用精简的文字来表达出自己的意图,努力地使用更为准确的文字去描绘那个自己想要找寻的对象。事实证明积极的行为是可以朝有益的方向进行发展的,嘴里说着道谢的话语便继续向自己所拟定的轨道行进着。
这些日子总是会被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占据脑海,接着毫无规律地盘旋一番,最后直接导致了自己现在困顿的模样。一边止不住地打了个大哈欠,一边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平时学院本来就有定时请园艺师来修建一下树木或者照料一下花坛,但是像这样的空闲时间,自己总会愿意给学院里这最为偏僻的小小花圃洒洒水。仿佛就像是随处而来的野花,开在人们所不知的角落里。这小小的花圃是在很久以前就被发现了,久到什么时候这样的事情想了想大概可以追溯到自己刚进这所学院不久的时候吧。提来水桶搁置在脚边,一瓢一瓢均匀地洒在花瓣和绿叶之上,这样的事情有的时候总会带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恍然脑海中闪现出杂乱的记忆,在这一刻更多的是种抗拒。
耳畔传来陌生的声音,侧过头去刚好看见那人在身侧蹲低下身子。自己对于她并不熟悉,但是却有种曾经遇到过的感觉。静等着身边的她先开口,然后便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所知。她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默默地听她说着些什么,也许话语中的内容并没什么特别的但足以感染到她自身所带的温婉。
自己并不是个擅长于交流的人,这样的认知一直都存在于自己的意识。想要从开始的气氛里得到对方的接受,毕竟自己知道接下来自己想要询问的内容都算得上是无差别对他人产生的怀疑。身侧的她伸手将手中的水瓢倾斜,接着清凉的水一点点地覆于花草的表面,每每被仔细照料一番便会在阳光的投射下泛出一层柔和的光晕。她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像这样对待着这些类似于野生的花草,不去冷眼对待这些不曾被人注意的角落。像这样的人,在一瞬又对内心对她的怀疑产生了怀疑。
“你真的是个温柔的人呢,像这样抽空来照顾这些花草,换做是我应该根本就不会作出这种打算吧。”
彼此间对彼此怀有着相同的想法,被如此温柔的人操着柔和的声线赞赏着自己的温柔,怎么去看都会觉得这样的场面太过于羞耻。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给出回应,只是自顾自地闪烁着双眼,羞涩的情感促使着双颊的温度逐渐攀升。忽然似乎想到了些什么,这样的话语似乎在很久以前就有听那个人说过,温柔的我,正是因为温柔的我才会在独自的时间里感受到更为沉重的孤独。
“从前某个人也有这样说过,因为自己是个温柔的人所以害怕让自己承受更多的苦难,强制性地将那些苦痛的记忆摒除……”
说话的声音变得越来越轻,接着就连最后的几个字都难以辨析。身侧的她似乎是遭遇到时间暂停一般整个人停滞没有接下来的动作,然而手中的水瓢却继续维持着方才的姿态,水顺着倾斜的角度泻出,聚集在一个点浇灌着的花草微微颤动着,枝干的周围积起了水塘。
双眼所视的地方没有改变,然而却并没有将所视的东西映入眼帘。巍巍颤颤,似乎在害怕着什么一样全身变得颤抖起来。一幕幕杂乱的画面交替着从脑海中闪过,停留的时间并不算长却足以令人辨析清楚。大脑似乎又一次地下达了违背的命令,刀刃划过肉体刺痛的感知强制性地嫁接。一刀而下,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滚落,咬紧下唇抑制住恐惧的嚎叫。
感觉到她一时间的异常,凑近后只见她抽出一只手在口袋里摸索着拿出一个小瓶,慌忙地扭开瓶盖后便轻轻抿了一口。半晌的宁静,只是默默地抬起手背抹掉眼角残留的泪水,随即侧过脸来露出一个淡淡地微笑。嘴里自如地回应着自己多方的关心,尽数看在眼里,仿佛就像方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多少还是有些担心于她一时的异常,虽然自己并没有清楚地了解到这方面的情况,但是目前而言只要是与她相关的情况都会引起自己的注意,毕竟在现在自己可是将她当做了解决整件事件的中心。中心的这种说法也许算得上很模糊,因为在自己的推理中对于她抱有着怀疑的想法。
有些介意于她嘴里所说的某个人的存在,如果真的根据所得到的信息,她便是从某个被扭曲重置的目前已经不存在的平行世界使用时空跳转机器来到了这里。那么她嘴里所说的人是否会和她本身有着什么特别的关联,也许是那个可以轻易拥有世界唯一的研究报告文件的存在。有些介意于她突然出现的异常,颤抖的身体携带着痛苦,也许她本身是有着什么病症,然而有关于病症的事情就会很轻易地和可以用作药物治疗的催眠草联系起来。
对于她,自己的猜想变得越来越多,在需要了解到对方的各种情况上自己都感到了更多的疑惑。原本决定自己一个人好好地去与她这个目击证人正面交锋一番,却又似乎莫名其妙地在其他地方得到了一些别的信息。多少带着些烦躁,不过转念想想似乎也算是为案件本身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默默地打开面前的门,刚跨进活动室就瞧见骑士团的众人在忙碌地做着些什么。茶几沙发和地板上都堆上了一摞摞的文件袋,三个人都在努力地查找着些什么。询问的话语还没说出,便被坐在一边的塞丽斯抢了话头。被告知目前是根据诺伊的推断,在努力查找这个学院里是从那个编号为AD-00163的目前已不存在的平行世界来到这里的学生。
随手在茶几上拿过一份登记表,可以清晰地看见上面有关于学生个人的详细信息,当然原本所居住的平行世界也会有所标注。有些惊异于这些记录的纸张,在自己的思维中以为会是更为高大上的载体,比如电子档案这样的东西。
“这些都是学院这学期收上来的学生登记表,每年的这种时期都会遇到这样的纸张堆积。“
”收齐后就需要直接送往国家人员户籍登记部门,据说会统一进行扫描在纸质中嵌入本世界的编号,然后建立电子档案锁进国家机密库。虽然这个国家什么都很烂,但是在个人机密上还算是能够有所保证。”
听闻着塞丽斯的话语,点点头表示自己的认同。自己总会觉得很奇怪,不光是自己的想法被他轻易地看穿,就连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都会和他所想的不约而同。侧眼瞧见他所在的方位,看见他一页一页地查阅着文件上面所写的信息而认真仔细的模样。下一秒却又暗示自己也许并不如自己所想,这样的推理节奏并算不上有什么厉害的,像他那样足以令人依靠的对象,对这样的推理应该是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吧。这样的思绪过后却又是更为矛盾的说法,毕竟在最为根本的情况下,自己所怀疑的那个对象,并不能够给自己提供更为优异的条件。自己对于这整件事情还抱有着不够充分的证明。
脑海中忆起今天所得到的各种信息,从口袋里摸出记事本认真地将之前思绪中所得到的更多的猜想罗列下来,一个一个地标上序号,强调调查的前后顺序。接着便找个空荡的地方坐下,调整好坐姿,从脚边拿起还未开封的文件袋,抽出里面的登记表认真地翻阅起来。

=================================================================================================
以上~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