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uppets'Drama】小说+插画

——欢迎约稿(详见版块/置顶日志)

 
 
 

日志

 
 

【《红蔷薇十字骑士团》·文·原创】Chapter 9  

2017-02-15 20:59:42|  分类: 《红蔷薇十字骑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文】
在等待迪亚诺修复转换仪的时间里,我们可以说是正好进入了案件搜索的难关,在之后的日子里可以说是停在了原点没有任何进展。有的时候自己总会觉得,事件没有进展可能正是因为我们要找的对象所处的位置,我们需要迪亚诺手中的那台可以连接时间穿行轨道的转换仪,也许这个就是停滞的原因。不过转换过来想想,我们将希望寄予在转换仪上主要是因为我们锁定的对象是那个飘忽不定的贝尔德而已,如果我们从根本上所锁定的对象就有问题的话,那么我们的路径是否还会一直停留在原地呢?然而这样的说法显然假设成分过多,目前而言我们并没有得到任何可以证明这种猜想的证据。
手上拿着那本被肆意圈写的记事本,一个人坐在沙发的角落里,思绪运转着却也在自我的确认以及否定中反复。下意识地皱紧眉头,齿间啃咬着钢笔的笔帽发出不和谐的声响。细细梳理事件的走向,笔记本上被圈起的条件可以确认的有数项,这些条件均都可以互相联系起来。然而总还是会感到有哪里出了什么问题,因为那份可以称之为证据的研究文件,我们认为贝尔德曾去过别的平行世界,因为在这个本体的圣芙利亚国度里与他相关的所有创作都被收缴,然而贝尔德本人也遭到了迫害,所以可以排除掉这里可能还存有备份的嫌疑。之前也有想过也许是可以存在一些可能的,然而在多方的尝试下并没有办法达成假设的条件。
“嗯我已经尝试了无数次了,但是还是不可能做到这样的事情啊。”
“毕竟侵入国家机密库盗取资料的这件事情,我平常一直都有在做啊。但是关于贝尔德的东西,你别想找到一分一毫与之相关的。毕竟在国家的范畴上,他已经就像个不存在的存在一样……简单地理解就是已经确认死亡了嗯就是这样。”
说话的这个人是我们为了了解案情中的种种可能而去拜见的第二个人,第一个就是那位机械发明家的迪亚诺·贝克,而这一位似乎更是位了不得的人物。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揉着那头散乱的金色卷发,鲜艳的唇色加上过长的睫毛,一看就是浓妆的那张脸却并不会令人感到过于突兀,更多的更是种太过于适合的感觉。身上穿着稍显紧身的制服套装,也许只是因为她作为成熟女性的特征太突出了吧。手臂上带着类似于袖章的东西,上面的标志在自己的认知里可以清楚的得到答案。她的身份是位国家机关部门的检测员,主要的工作是进行国家机密库的系统维护以及检测,同时还有基本文件的传输以及分类。
面前的她只是不耐烦地说出这番话,但光凭她脸上的表情什么情绪都看不太出来。依旧懒懒散散的模样,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地打出,就连遮蔽张开的嘴型的手掌都无法顺利跟上多发的频率。一手直接将鼻间的眼镜取下,一手直接拭去眼角渗出的泪水。从侧面上来看,她确实是个很漂亮的女性,那张脸甚至可以瞬间就和站在自己身侧一边做着鬼脸一边不耐地用手指旋转着发尾的她重合起来。
关于系统的检测,在某种层面上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预想。方才她就随意地在自己的便携储存芯片中随意提取了自制的性能优越的电子感染病毒,接着就在整个工作室呈现出红色警报的状态中,随意地一边又打了个大哈欠一边肆意地看着电脑中的传输进度条迅速满格,“WARINING”的字眼闪烁着出现在眼前。一边仿佛像是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发生一样,一边弯下腰从工作台下肆意地拿出一瓶红酒来。
就这样单手在键盘上输入了些程式,眼睛都没有特别去注意屏幕上显现的运作。不知道在什么样的角落里找到了开瓶器,接着木塞随意地被扔到台面,拿起酒瓶就直接灌下。仿若像是在喝啤酒一般的爽快,仔细去看看瓶身上的标签,懂行的人只能够慢慢积累起负能量。
显示屏上所显示的程式迅速进行解读,更替的速度简直达到无法辨认的程度。在方才她的解释下自己算是清楚目前所运作的事情,添加了关键字的定向搜索。这样的搜索我们已经进行了多次,而她所能够表现出的情绪只有越来越差的耐心,至于其他的并不能够轻易地从脸上的表情看穿。
“所以你们说你们手上有一份有关于贝尔德研究的文件?”
她放下手中的酒瓶,随即挑起眉毛。自己知道现在的她也许是对那份文件产生了兴趣,虽然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会成为自己解读的障碍,但就目前而言自己也算是可以找到一丁点足以确认的东西,当然就是她说话的语气了。
这份文件对于我们而言相当的重要,眼看着塞丽斯不乐意地从手上的文件袋里拿出那份文件,自己知晓它的分量,只不过它仅仅只是昨天塞丽斯复印下来的摹本而已。她伸出手来接过文件,随即认真地翻阅起来。接着似乎是若有所思,竟在这一时间里无法读懂她的情绪。一只手撑住脑袋,上下扫视着文件的内容。接着换了个姿势,露出认真的表情。
“这份文件的话,我想我应该知道它出自于哪里,哪个平行世界。”
我们将希望寄托于她在文件整理工作中所存在的才能,有关于文件传输的事情也足以超过自己的预想。这样的传输工作主要是本世界各地的文件传输,当然还有从别的平行世界中传输过来的其他文件。传输工作所需要的无非就是日常所需般的时空跳转机能,只不过文件的传输更加意识化,是通过错综复杂的时空跳跃传输轨道运作的。简单地来说就是直接在时空中设置转换仪就可以将两处的基点进行连接,之后就可以顺利地进行传输的工作。
这样的解释在某种层面上,总觉得和迪亚诺的创作有着相仿的作用,只不过在载体上却又是如此地截然不同。她直接将文件整理整齐,接着便放在类似于扫描仪的机器中进行扫描,这样的扫描是为了检测出为了平行世界之间的物质鉴别问题而隐藏在纸质中的数码编号。听着她一边工作着一边向我们解释一番,间或侧过眼来。在那一对眼睛里所指向的方向,竟在一时间才注意到自己的窘迫。她一定是轻易地就读懂了我的表情,才特意进行这样的解说,然而却只是为了自己一个人而已。
电脑突然蹿出界面来,接着就看见她轻车熟路地在其间输入了什么,接着便如同接收到了什么指令之后出现了大量的程式接连滚动起来。最后的停止下只见她只是默默地了解到最后的内容,然后转过头来给出自己得到的结论。
“得到的信息表示,这份文件出现的地方果然是在别的平行世界,只不过有些可惜的是,根据所提供的信息已经无法找到所处平行世界的时空传输轨道记载,所以只有一个原因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我想你们应该已经可以猜到,那个平行世界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被时空扭曲影响,然后毁灭重置了。”
得到这样的结果,我们的想法就这样被阻断。像这样的情况下,哪怕真的寻找到贝尔德所在的位置也将会是直接又绕上一个大圈子。直接在内心寻找下一个突破口,从如今不存在的平行世界带来的研究文件……下意识地将那个人当做了事件的中心。抬眼偷偷望见身边数人多为凝重的表情,却又因为没有被察觉这边的情绪而松了一口气。
耳边瞬间被甜腻的声线所充斥,只见身为检测员的她又灌了一口酒,直接站起身来整个人就这样瘫软着腻在了站在一侧的卡洛尔身上。毫不在乎他人视线地直接一手挽住他的手臂,嘴里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语。身侧的塞丽斯只是一味地环住卡洛尔的另一只手臂,嘴里反抗性质地说着些什么。这样的气氛瞬间将原本的沉重替换,看着身侧的大家如此般的模样,便下定决心自己一个人也要好好去调查一番,最起码要证实自己的猜想是否有哪怕一丝的可能。
耳边传来他独有的清亮的嗓音,侧过头来可以清楚地看清他眼底稍纵即逝的不安。内心就这样鼓噪着,久久无法停息。

=================================================================================================
以上~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