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uppets'Drama】

——欢迎。

 
 
 

日志

 
 
关于我

自由画师+自由写手(欢迎约稿)二次元, 耽美狼,声控,正太控,美型控,本命众多。娃麻(等我后续多拍照片),乐器宅(等我以后发作品),唱见(努力中)。

网易考拉推荐

【《红蔷薇十字骑士团》·文·原创】Chapter 7  

2017-02-15 20:56:19|  分类: 《红蔷薇十字骑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文】
突然前面的人停下脚步,自己还算是反应灵敏,赶忙停下脚步调整了下站姿,不然可能会直接撞到前面那人的后背。只听闻前面诺伊说了些什么,接着便从前方街面半拉的铁质拉缩门内传来回应的声音。接着一阵金属互相撞击直接跌落地面的声响中伴随着几声抱怨的说话,接着在下一刻便又回归到平静。探出头去可以顺利看清里面一个男生跌跌撞撞地走来,一路上那些还制作在半中途的半成品绊了脚,到最后还差点直接栽倒在地面。
门被整个拉起,一个男孩从里面探出身来,脸上挂着爽朗的笑容。这个有着精神爽朗的短发,额头围着头巾,身穿暗红色无袖衫,腰间系着蓝绿色的外套,下身穿着五分裤,脚穿驼色大头靴的少年,应该就是方才塞丽斯有告诉给自己的那个可以肆意在平行世界穿行的男子。从他的外表无法猜测出他的年龄,但从说话的声音似乎早就已经度过了变声期,属于清朗的青年的阶段,不过想想也应该是和我们差不多的年纪。
他的名字叫做迪亚诺·贝克,貌似是个精通于机械的少年。在制作智能机械用具的领域里,有无数的发明被列入国家贡献当中。站在门口就随意地和诺伊他们聊上了几句,接着侧过眼来似乎是突然发现了什么一般,直接毫无预兆地与自己四目相对,接着在一瞬的不好意思中自顾自地笑出声来。
“诶,这一位是谁啊,不打算介绍一下吗?”
迪亚诺一边嘴里说着一边抬起手肘蹭了蹭前方那人的手臂,前方那人也不表现出对于此举的态度,只是稍稍正襟微咳上两声掩盖自己一时地慌乱。侧过脸来看看自己所在的方向,紧接着说出一连串介绍般的话语。背后被塞丽斯推着直接走上前去站在了他的身旁,在近距离地接触下他依旧保持着绅士一般的姿态。也许他和塞丽斯一样,在这个重生的圣芙利亚的国度里他也是个有着贵族身份的人。这样的想法在脑海中短暂地停留,转而触及他侧眼的余光,竟在瞬间慌了神。
芙利亚的转生,脑海中确认着从诺伊嘴里听到的信息。面前的这个女孩算得上是个可以称之为普通的对象,然而在细微的表情下似乎又可以感觉到一些稍微的不同。在自己的记忆中,对于圣芙利亚的世界崩坏论本是在很久以前就有从诺伊那里听到过的事情,对此自己一直都保持着极高的兴趣。战胜造成原圣芙利亚国度世界崩坏的罪人,将世界线引向正确的方向,这样的说法哪怕在第一次听来可能是件相当荒谬的事情,然而度过无数的时间现在看来却完全没有办法去举出相对的例子来质疑这样的事情。
平行世界,这样的世界现状本就是自己所感兴趣的,倒不如说就是因为知道了这样的事情,自己才开始尝试在时间跳跃世界穿行的领域中进行假设进行研究。虽然在一开始的时候自己也曾一度认为轻信这种事情的自己该是多么的可笑,在不同的世界进行着穿梭,再一次地经历过去现在以及未来,与同样的自己相遇,与错过的过去相逢。然而轮到现在,只要一想到日常总会去做的那件事情,便不由得在心里止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
自己曾听说过骑士团的日常中所含有的人情世故,骑士团的首领芙利亚与最强大的骑士米迦勒之间的爱慕眷恋,两人可是恋人一般的关系。眼前的那位名为雪莱的女孩略带着羞涩的感觉微低下脑袋,侧过眼来注意到身边那个男人收回眼神故作面无表情冷漠的模样,这样的彼此怎么看都没有办法去怀疑前世的那种说法。转念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重新审视着面前的这两个人竟不自主地在心底感到了隐约的不安。面对世界中那唯一的统治者,由于无法与之抗衡而导致的统治着真正意义上的全世界的那个人,在这重生的世界里,最后的战役中,只希望最后的最后不要留下遗憾才好啊。
转念回复到平日里的心境,嘴里哈哈地笑着,指着里屋现在混乱的模样,讪笑着表示无法在这里招待的意思。但紧接着随后伸手在口袋摸索起来,最后找到了一串钥匙,接着便嘴里招呼着走在前面。略带着疑惑但还是跟在了后面,据说方才停留的地方是迪亚诺平时为了打发时间而开的机械修理店,在邻里之间可是颇有好评,偶尔也会自己一时兴起搞些小发明。他一直都能够亲切地与诺伊交谈着,然而身后的卡洛尔似乎更加愿意与身边的塞丽斯讲些类似于秘密的悄悄话。
绕到修理店的后方,其实也就几步路的距离。跟在他的身后爬上金属的简易楼梯,能够清晰地发现扶手上的锈迹斑斑。随意地招呼着便自如地坐在室内靠墙的沙发上,端正起身姿多少感到些许的局促。身边的数人仿佛早就已经习惯一般,所处的这个氛围多少变得更为自由起来。
手里拿着从诺伊那里得到的文件,仔细认真地看过一遍便认真地听取塞丽斯些许的补充。略微停顿之后只见对方问出问题,与诺伊谈论着什么。自己知晓他们所谈论的内容为何,对此自己并没有产生其他的疑问。认真地从他们谈论的话语中找到可以称之为关键词的东西,习惯性地从口袋摸出常用的记事本认真地记载下来。
根据迪亚诺所说,那份文件确实是出自贝尔德之手,毕竟自己在很久以前也算是他的忠实粉丝。就算到最后他被传言精神开始变得不够稳定,总是呈现出疯疯癫癫的状态,遇到过的任何人对此都是统一的说辞。之后,他就独自一人沉浸在世界穿行的行为之中,这样的说法主要还是因为在本世界里无法找到他准确的踪迹,所以就全数归结于他曾成功秘密制造过平行世界跳转机器的这件事情。自己也还是可以在国家发布的消息中分辨其中的真伪,这样的说法自己多少带着些疑问。自己认为国家最初所作的没收行为根本就不如所公布的一样是用来集中销毁的,反而在那其中最为可能的应该是留做备用。毕竟像催眠草这样的发现,根据自己对贝尔德的认知,能够用作军队力量的发明可以说是数不胜数。
“这样的文件算得上是很稀有的文件,毕竟最后都被国家各种意义上的收缴了。”
“所以,这样的文件能够存在的地方,也就只有那些地方了。”
耳里听闻他说出这样的话语,眼里竟满是坚定。那些地方也许才是事情的关键,能够存在这种文件的地方,仔细想想看其实不就是分裂与这个世界的其他平行世界吗?这样的想法在脑海中成型,如若真的如自己所想的一样,如果贝尔德就是事件的中心的话,想要找到他的踪迹可能将成为一件不容易达成的事情。根据目前所说的内容,甚至没有办法掌握到一次他的踪迹,能够达成的概率完全就可以说是不可能存在了吧。
眉头直接皱了起来,又一次地将表情表现在了脸上。突然发现到这样的事实,回过神来才发现成为了众人眼中的焦点。迪亚诺哈哈笑着,接着说起了宽慰的话语。意识到自己又一次将心中所想讲出声来,便感到了极大的羞耻。
“平行世界的穿行并不是件不可能的事情,我想诺伊应该已经跟你说过,平行世界的穿行交给我准没问题。然而事情最为麻烦的并不是穿行的部分,而是因为锁定不了对方的位置,想要找到贝尔德需要不断地穿行进行寻找,然而可以穿行的平行世界的数量简直是太多了。”
他的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为难,但紧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便站起身来走进里屋半晌都没有出来。可以听见里屋翻箱倒柜物件碰撞的声响,最后他手里环抱着一个有些被压瘪的纸箱子走了出来。
“这个是很久以前自己研制的量子碎片感知器材,现在在我手中的是器材的母体,之前在平行世界穿行的某天感到很无聊于是在穿行的途中把子体直接丢进了穿行轨道。嗯之前有试着连接看看能够感应到多少个相应的平行世界,因为一直都有新的世界在扭曲重置,所以马上就没了兴致。然后就一直搁浅着,现在的话应该可以试着连接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新的发现。”
一些听起来完全没有可能的话语直接灌入了耳膜,在某种程度上自己真的是对这个世界的科学领域产生了崇敬的思想。想想在自己原本所居住的世界,那些活在科学领域的人们被推崇被神化的现象,那些日常会使用的工具的专利发明,与目前自己所看到的实物的作用是完全无法相互作出比较的。
眼见着他将纸箱子打开,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地隔放在面前那个所谓的工作台上。大概有一台感知器材的本体,一条类似于USB插口的数据线,一条直接与雷达感应组件连接在一起的线路,一块集装电匣。自己对这些东西并不了解,只是从迪亚诺的嘴里亲切地一件件介绍的情况下还是可以根据物件字面上的名称联想到一些基本的功用。
不清楚坐在工作台前的他现在是在做些什么,也许他在操作的机器和自己所拥有的电脑是同样的东西,只是感觉应该拥有着更加超越的作用。看不明白且又繁杂的程式快速运转起来,在键盘上操作的他迅速地跟上运作的速度,在适当的页面中进行新的编写,接着便等待着面前的运算给出想要的答复。
片刻后页面中突然出现类似于运动轨道一般的线路,在作为主脑的一端开始分裂成数条其他的支线,接着又从支线中分裂出更多的断层。间或还有线路自动断开进行重新组合,最终形成新的断层。这样的集线大概就是对平行世界数字化的转换,可以看出每个平行世界所处的时间段的不同,以及偶有不同的组成形式,在某一端被迫进入错误的结局时便会自动进行扭曲重新进行另一个新的平行世界的产生。
“我当时随意投放的子体目前属于休眠状态,仅能够根据雷达知晓一般电波。其实我有在子体上安装影像投影的功能,不过我现在手边的转换仪大概出了故障,上面所加载的程式被片段剪裁,有好几处的地方无法读出了。”
迪亚诺嘴里这样说着便将连在接收器上的转换仪拿给我们看,示意一番便又将其搁回了原位。嘴里接着说了些什么,诺伊稍稍与他协商之后彼此间都达成了共识,接着我们便站起身在他的招呼声中准备离开。
从方才他的话里似乎听到了又一个人的名字,不明白此人身份的我多少心里多了一份疑虑。看样子是要将这么重要的仪器拿去某个地方托人帮忙进行修复,能够令迪亚诺这样富有才华的人依赖的对象,不论怎么想都还是会抱有强烈的好奇心,想想似乎更加升腾。
“那个对象我们并不熟识,只是在某种层面上知晓,他与迪亚诺之间的关系似乎较为亲密。不需要担心,能够令迪亚诺信赖的人一定不会有错。只不过,我们都没有见过那个神秘的帮手罢了……”
意料之外听闻身边的他较为长度的句子,在这一点上可以轻易地感受到他对于迪亚诺这个朋友的信任。也许迪亚诺方才嘴里所提起的那个名字的对象也和他一样是个拥有着才华的科学家,也许他和那个传说中的贝尔德一样是因为着什么特别的理由才像如今这样隐姓埋名,不愿以自己的真面目示人。脑海中这样想着,仅感到脑袋运作的障碍。嘴里愣愣地说出什么后,才注意到自己语句里的不妥。侧眼去看身边那人的表情,却意料外发现他只是叹口气,操着安慰的语气说出话来。
“迪亚诺的话,不需要担心任何事情,毕竟他是个足够令人信服的对象。不要去怀疑他的才华,最为基本的,手上所带着的那串作为定向跳转钥匙的手链就是他的作品。”
有些超出自己的预想,抬手审视着那串“钥匙”,竟能在下一秒感到真切的安心。既然他都这样的说了,我就这样相信好了。

=================================================================================================
以上~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