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uppets'Drama】小说+插画

——欢迎约稿(详见版块/置顶日志)

 
 
 

日志

 
 

【《红蔷薇十字骑士团》·文·原创】Chapter 2  

2017-02-15 20:39:19|  分类: 《红蔷薇十字骑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本书的本来目的其实是为了想要商业化,自己也想依靠自己的才华依靠自己创作来做点什么,但因为种种的原因总是没有办法遂愿。
出本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自己总是挖很多坑给自己跳,也希望会有喜欢的读者愿意跟在我的后面入坑。哪怕只是催催稿子我就会动力无限。

【正文】
默默地坐在一边,行李搁置在身旁。伸手到裤子口袋摸了摸,将口袋里鼓鼓囊囊的东西搜出来。黑色皮面搭配富有设计感的金属质感的搭扣,大概如手掌的尺寸一样的便利携带的记事本,中缝的地方可以卡上一支常用型的钢笔。这样的记事本主要常用于记载一些备忘录一样的信息,自己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然而像这样偶尔记载着些什么,却仿佛又堪比得上日记的记载一般。
根据所记载的信息,在傍晚六时三十分在这里,东D码头,等待着下一步地安排。其实这样的说法主要还是源自于自身地理解,不过就这样依据自己的想法等在这里应该也算不上是什么不妥的作为。抬起手腕注意到手表指针的指向,现在这样的时间与所记录的时间相比相差甚远。下意识地皱紧眉头,不可避免地焦躁起来。从现在的状况来看,自己的决定极大可能是有误的,然而自己却又不愿意去直面这样的现状,在自我的内心里想要推翻自己的意愿的这件事情的概率,准确的来说是并不可能存在的。
双腿在较短的时间里不断地改变着姿势,坐在码头的边沿,自己知道并不能够坐在这里,毕竟这里并不是可以允许当做座位的地方,稍不留神向后仰去便足以令自己栽倒在冰冷的海水中。双脚下意识地轻跺起地面,鞋底与地面的撞击发出清晰的声响。将手上的记事本重新塞回到裤子的口袋,抬眼随意张望着却丝毫没有找到什么类似于引领者身份的对象。
多少有些犹豫但还是下定了决心,默默地来到码头另一侧的管理台。从昏暗的灯光下,可以看见可视窗口里那个应该是管理员身份的大爷坐在里面,恍恍惚惚打着盹。曲起指节小心翼翼地在窗玻璃上敲了敲,然而细微的声响并不能够引起里面那人的注意。心里多少感到有些不安,入夜的天色着实已经太暗,在这样的时间待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绝不是件足以令人感到舒服的事情。
曾经听说过会有一些类似于黑手党的组织会在码头进行不正当的交易,当然这样的说法在自己眼里大多都会停留在更早的时代,至少像现在这样的法制社会应该不会再去把这种说法当做绝大部分,不过在内心依旧停留的东西还是会有所停留,黑手党至今还并未退出历史的舞台。
方才还没有注意到的码头仓库外有一两名男子奔跑着,从集装车厢的间隙里可以看清偶尔回头举起手枪向身后进行射击的动作。身后三三两两的男人紧跟其后,手上依旧举着手枪肆意射击。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奔跑着的轨道距离自己这边的位置变得越来越近。鲜血飞迸,从弹孔溢出,甚至能够清晰地感到只有在3D电影院才会有的临场感。不愿去面对这样的局面,面对真正意义上“生与死”的问题,这样的事情超越了自己可以在脑海中瞬间作出反应的范围。
脑海中闪现今早在家一边准备着早餐一边从录音机里所听到的新闻,预计在今晚会在东D码头,在这个国家颇有些名声的黑手党组织将在这里进行又一次地毒品交易。今晚警察将会在这里埋伏,企图在今晚彻底将其一窝端。
下意识地迅速向后迈出步子,抬起双臂交叉着遮挡住头部,弯曲膝盖放低下盘尽量减少身体暴露的部分。余光清楚瞧见脚边的行李箱由于被子弹射中而瞬间多出的小小坑洼,从这样的角度下无法验明弹孔存在的数量。下意识地咽下口腔里剩余的水分,心脏跳动的频率似乎早就超过了身体的负荷,努力地深呼吸调整自己的状态。意识里慌乱的成分达到临界点,竟有一瞬感受到了意识的模糊。背后是冰冷的海水,虽并不如寒冬一般的刺骨,却也不会如温水一般舒适。脑海中所剩下的似乎只有这种程度上的认知,循环往复。
发软的躯体似乎突然间多了份支撑,被一只坚实的手臂搂住。似乎瞬间就变得意识清晰起来,从腋下搂住的拥抱在任何层面上都是过于亲密的举动。侧过脸去一张脸映入眼帘,那张与自己有着一面之缘的陌生脸庞,那张脑海中还有着记忆的侧脸。不由得双颊变得绯红,双唇张张合合却什么都说不出,在某种程度上这样的现状更加令人感到羞耻。
慌乱中只瞧见身边的他从衣服口袋拿出了串什么,接着直接套上自己的手腕。有些惊讶于对方的做法,只是就这样默默地一声不吭,却似乎在下一秒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能够忆起的只有那突然闪现出的刺眼白光,揉揉双眼眯成一条缝似乎可以感觉上要好上很多。所处的地方与方才所处的地方是完全的如此般的一模一样,同样的码头有着同样的仓库和集装车厢,同样的管理台却没有了那个坐在里面打盹的管理员大爷。方才的枪战仿佛就像是在做梦一般,身边有的只有空旷的场所,以及那重新富含新鲜的空气。来回走动去证明自己的疑惑,侧过头来也只能瞧见他抬起手腕确认着时间,接着余光扫来,四目相对。
面前的他侧过头去望着窗外徐徐退后的世界,坐在他对面的自己多少感到了隐约的尴尬。从刚才上船的时候自己就有发现,像这样一艘足以称得上是五星级的豪华游轮,内部设施应该相当的丰富。然而自从自己登上之后就发现了最为不寻常的事情,这里似乎除了那些可以称之为服务员的人以外就没有了其他人的存在,仿佛这里就只有自己和他这两位乘客而已。
双手不自主地敲击着面前的那半杯饮料的杯壁,瞥见到手腕处那串有着特殊设计的手链,这才发现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有询问过有关于它的详情。带着这条手链的时候遭遇到了那道无法用言语可以解释的光芒,随后自己便被带到了这另一个世界。也许这边就是曾听人说起过的平行世界,在同样的世界发生着同样的事,却因为不同的抉择而铸就不同的结局。这样的一条手链也许就是可以随意世界跳跃的钥匙,这样的说法应该是可以解释这样的现状的。
“那串手链,是可以从任何平行世界跳跃到圣芙利亚国度的钥匙。当然也是可以进行反转跳跃的。”
对面的他说着调整了个舒适的坐姿,直面这边的眼神着实透露着无法令人直视的坦率。圣芙利亚,应该就是指的有着圣芙利亚这个学院的国度的世界吧。脑海中顺利搜寻到自己早就已经得到的基本信息,可以迅速地在脑海中顺利地给出这样的答复。
“嗯,你需要知道的是圣芙利亚是只有被选中的人,才可以肆意从其他的平行世界跳跃过来……”
“冒昧地问你一个问题,对于圣芙利亚,你,会有什么其他特别的认知么?”
突如其来地问题,多少令人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对于圣芙利亚自己是陌生的,不仅仅只是这样,就连现世的网络上也都是完全陌生的状态。面前他的脸庞,能够渐渐地与梦境中的那张脸进行重合,然而这样的说法却是完全无法去进行推敲的。转念想想似乎又像只是自己一瞬的错觉,自己在内心这样否决一番,也就忽略掉了对此的探究心。
像这样被他直视着,这样的状况现在算得上是头一遭。他算不上是个冷漠的人,哪怕并没有被他好好地面对,但从他说话的语气里都还是可以清楚知晓他的部分情绪。他面无表情,然而却在更深处的可以知晓他并不是个心浮气躁的对象。也许他本是个只愿收敛自己的表情,挂着一张扑克脸面对世人,从他人的反映知晓所想知的东西,然而在最为根本之上掩藏着自己,从侧面深知他人的真心。
默默地摇摇头表示自己的回应,对面的他接受到这样的讯息只是微微有些停顿,接着缓缓地点点头,双唇嗫嚅着似乎只说出了只有自己才能够听清才能够听懂的话语。再一次伸出手去撑住下巴,侧过头去望向窗外后退的世界。
自己并不能够很好的与面前的他相谈甚欢,然而却能够在相对无语的境地同享一份短暂的宁静。侧过脸去望着他所望着的后退的世界,静静地,等待。

=================================================================================================
以上~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