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uppets'Drama】小说+插画

——欢迎约稿(详见版块/置顶日志)

 
 
 

日志

 
 

【原创·文·同人】【VOCALOID-蕉橘】《夏日怪谈·暗猫又》  

2016-08-22 09:47:44|  分类: 私·写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是这个是参赛用的文,小说,字数:2839(以word计数为准)。
求滑求点赞求评论呐,地址: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4502711e94d246318901ea44bf6d8c2a

=================================================================================================

☆参与角色:镜音Rin/镜音Len

☆巫女神官Paro

☆一句话简介:千年木被毁,Len被暗猫又附身了。

=================================================================================================

努力地挥动着手中的扫把,将脚边的落叶聚集到一起,接着只几分钟的时间里便摞起好高。耳边蝉鸣声声声不息,吸进体内的空气闷闷的,多少令自己感到一丝的不适。微微皱起眉头,轻轻叹出一口气。抬手拭去额头残留的汗渍,不禁抬眼超头顶望去。

算算日子,再过几天就是是阴历的八月十五,这样的日子里自己本是很喜欢的,然而忆起之前长辈们的教诲却又只好满脸严肃起来。

犹记得正坐着的自己,直视着面前数位长老们一个接着一个地徐徐讲述着将要教给自己的话语。那些话自己现在都可以顺利地背诵出来,然而内心里却并不这样认为,像那种所谓的千年难得一遇的天灾聚现的事情,怎么想都不会轻易地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吧。

一边这样笃定着一边自顾自地摇晃起脑袋,接着脸上显出玩笑般的笑容。便立刻伸手掩住嘴角,这样的表情如若被那些长老们看见还不得多数落自己一阵子。

距离夜晚的时间只剩下数个小时,正坐在祠堂,手上的神器攥在手心加重了力道。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感觉,侧眼瞧见Len 一脸紧张微微颤抖的模样,这样的感觉在心里不禁又加深了一层。努力深吸一口气,努力表现出轻松的样子,放开声音哈哈笑出声来,接着便抬手拍了拍对方的后 背。直到瞧见Len 摇晃着仿若快要倒下的样子这才发现自己过重的力道,多少感到窘迫,噤了声。

相比自己而言,Len 的灵力算得上太弱,甚至在年幼的时候就被判定过根本就不适合神侍这一工作,现在看到他这幅模样自己也算是可以了解他内心的慌乱吧,毕竟也是因为人手不足长老们才会命令他陪着我待在这里,啊希望他不会就这样被一击命中瞬间倒下才好啊。

抬眼直视着祠堂前的那棵千年木,视线不允许有一分一毫的偏移。“轰隆”的声响炸开,一道闪电直接从天空垂直劈下,在面前的空地上炸出一个坑洞。马上 撑起身子摆好姿态,接着便快速地跑到千年木的一侧,嘴里一边念念有词着一边用神器围着千年木画了个符圈,加持的灵力与本属于千年木的力量产生共鸣,啸鸣的 杂音不绝于耳。

努力依靠着自己仅有的灵力将不住的落雷偏移轨道,努力地将千年木护在身后。自己心里相当清楚,千年木在整个四神位上进行外圈驻扎,经过星宿位的内圈 排列,千年乃至万年来镇守着百鬼保护着本都的安危,人类的安宁都多亏了这千年木的存在。自己身为古老的神侍一族,有义务要好好保护这千年木的安危。

努力与外力抗衡着,侧脸瞟见Len 一脸懵懵地呆坐在原地。也许这样的情况算是最好的吧,刚这样想着,却瞧见他站立起身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嘴里念叨着类似于咒文的东西,接着便跑出几步举起神器放射出抵御的灵力。

眼瞳不自主地收缩,偏离保护的范围向前跑去,也不知道自己凭借着本能做出了什么举动,只知道下一秒耳边轰隆声炸裂开来,余光扫视,身斜后方的千年木就这样被从中间劈为两半。

黑色的邪气从裂缝处泄露出来,啸鸣声不绝于耳。下意识地捂住双耳,一个黑影从眼前蹿出。待定睛,那背光的阴影处熟悉的背影,发出一声凄厉的猫叫声便一跃消失了踪影。

有些怔然,搞不太清楚事情的走向。方才还被自己护在身下的那个身影也不存在,方才的那个背影怎么看都是Len 的模样,然而突然多出的那一对猫耳以及身后摇曳的那两条猫尾……

被此方千年木镇压的暗猫又出逃,这件事情说起来应该不太容易的一件事。听长老们谈起过,早在千年以前家族的先祖大人就已经将它打到失去了原身,要找 到与它如此契合的肉体是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面前的长老们一脸的沉重,我总觉得Len 一定不是个普通的吊车尾,与自己一母同胞的他怎样也不应该差自己太多才对。犹记得幼年时期,第一次发动灵力的学习时,Len 要比自己更快的完成,那个时候的他一个不小心打折了千年木的一根粗壮的树枝,接着就被带去长老们的处所过了一个星期才得以归家。

Len 自从前两天的暗猫又事件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现在的他应该可以直接被称为暗猫又了吧,为了防止其他的千年木被暗猫又袭击,家中的长辈们才决定都在各处的千年木处驻扎。侧过头去才发现家中从来就没有像现在这样空旷过。

抬头,天空中的月亮越来越圆。这样的日子本就是百鬼躁动的时候,如果千年木的镇压一个接着一个被破坏,百鬼袭都的事情就不再是可能。目前唯一的办法 只有尽快找到Len 的踪迹,再经过只有长老们才会进行的拔除仪式,接着寻找到另一个足以承载的容器便罢。这些理论自己都明白,然而单凭自己真的是无能为力。下意识地攥紧手 指,泪水不听话地从眼角滚落。Len 一定还可以再见到的吧,不会作为暗猫又存在下去的吧……

就这样默默地守候在祠堂,听到周遭的消息说经常发现有流浪猫偷偷闯入他人的庭院,与家里看起来和善的家族成员嬉戏玩闹一番得到给予的吃食亦或者其他 玩具物品便叼起跑走离开。如若不给便化作害怕的人或物件在家中大闹一通,但凡是闹过的每天不论早晚便有不知从何处来的野猫或家猫聚在围墙之上成天的叫唤, 闹得不得安宁。

心中似有些眉目,然而却不知该如何是好。如若是自己去找,怕是该被躲藏着找不着踪迹。一个人多少有些抑郁,掰弄着手指。偶间听闻“喵喵”叫唤的声 音,抬眼便瞧见一只体型较大的野猫从庭院的灌木丛中露出脸来。接着朝自己的方向走上几步便停在了原地,舔舔爪子,坐立起身子毫不避讳地直视着自己的方向。

怔怔地凝望数秒的时间,心里似乎有什么突然明白了。开口说出几句话来。

“许久不见,汝可好?”

野猫听闻,张嘴叫唤一声。声线清亮,感觉不出太多的警戒。

“吾问汝,汝可是涟?”

野猫只是默默地静坐,然而眼睛直视着这边,没有一丝地偏差。

“这么多年吾也是独行一身,吾无不曾给予思念。哪怕汝恐怕早就将吾给忘记了……”

……

“吾再问汝,汝可是涟?”

面前的野猫抬起后腿,向前徐徐迈出数步,接着几步小跑来到我的面前。轻轻抬手,它却仿若早就期待一般整个脑袋朝着手心蹭来蹭去。嘴里喵呜出声,声线带着软绵。

此时此刻,我算是清楚地明白暗猫又心里无人理解的那份情感。侧眼瞧见身侧那个小小孩童的身影,只见他侧过眼来,眼瞳里那属于鬼的部分反射着光线,熠 熠生辉。他侧过头去,直接举起双手,灵力具现成一个圆球,手指弹开,直接打在那棵歪倒的千年木上,如幼年时一样又打折了一根粗壮的树枝。接着便侧过眼来, 凝望着自己的双眼,一声也不出。

我伸过手去,手心覆上他的手背,小小的手被小心地捧在手心。微微扬起笑脸,然而泪水从眼角滑落,无法控制般,喜悦的泪水。

暗猫又当年原来是家族先祖大人家养的那只猫,早在初见的时候,与那个有着一对猫耳摇曳着两条猫尾站在高处一言不发的少年四目相对的时候,先祖大人早 就知晓了他的身份,仅仅只是那毫不吝惜的一抹笑颜,就轻易地软化了他身为鬼所具有的戾气。只是因为莫名生出了身为人类才会有的情愫,那名为嫉妒的火焰不禁 灼烧了他也灼烧了与先祖大人之间的从属关系,因为他残忍地宰杀了身为主人夫人的和氏,在人们的恐慌下先祖大人对他进行了惩治,从此被镇压在这千年木之下。

“我觉得啊先祖大人一定还是对他有感情的,”身侧的Len 将口中的月见团子刚咽下接着又拿起一个塞进嘴里,“不然为什么要镇压在这本家的主木当中呢。”

看着他鼓起腮帮子的侧脸,我不禁笑了起来。是啊,也许在那嫉妒的情感中所隐藏的更多是那名为爱情的情愫吧。

=================================================================================================

以上!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6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